“嗯,应该可以吧,这灵符看来有聚集凝炼天地之力的作用,你有没有发现,这瑞兽卵周遭一尺之内,天地之力明显要浓郁纯净许多吗?”沐睿安将瑞兽卵递给了沐寒烟,有些含糊的说道。

沐寒烟正激动着呢,倒是没注意到父亲的话有些含糊不清。接过异兽卵,果然,以其为中心,方圆一尺之内的天地之地要浓郁纯净得多。

难怪了,在路上修炼的时候,沐寒烟就发现劲气提升的速度比以前快了不少,开始还以为是因为境界提升,再加上从严雨初身上吸纳了九天星辰之力的缘故,现在才知道,原来是这道灵符起了作用。

连她都能从中获益,这枚瑞兽卵得到的好处当然更大,应该是可以自行孵化了。沐寒烟的心情,也终于轻松下来。

“对了,你还没有告诉我这枚符到底是从哪儿得来的?”沐睿安岔开话题问道。

“你刚才都没有听我在说什么?”沐寒烟撇了撇嘴,又将小池城发生的事情细说了一遍,而后拿出小池城的地契交给他,说道,“元家丢了一条上好的陨金矿脉,怕是很难咽下这口气,消息怕是很快就会传扬出去,我可没功夫天天在那里守着,矿脉就交给家族打理吧,不过我可不是白送给家族的,矿场的收益我要占一半。”

“你这个小财迷,都赚了上千万还不满意,我的身家都比不上你了。”沐睿安又是好笑又是好气的在她额头敲了一下,提醒道,“听你说那凌宝宝精通炼金之术,还会些坑蒙拐骗的神棍法门,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他很可能便是那些钻研灵符的上古强者之后,要知道我们圣廷大陆现有的炼金之术,星卜之术,丹药之术,很大一部份都是来源于灵符,他倒也不是完全的坑蒙拐骗,很可能是用不得法罢了,你莫要小看了他。”

“嗯,我知道了。”沐寒烟郑重的说道,知道那枚美玉的神妙,她自然不会再小看凌宝宝。

“还有,关于他的身份也不要随处宣扬,免得给他带去麻烦。”沐睿安又补充了一句。

“爹你放心,我会小心的。”不用他说,沐寒烟也不会把凌宝宝的事四处宣扬,那可是五年的免费长工啊,要是出了什么麻烦,她上那儿找合适的炼金师去。当然这是调侃说法,凌宝宝这个家伙她是真的有些喜欢,当然不希望他出任何事。

“好了,我这就请三长老过来,让他派人去打理小池城。”聊得差不多了,沐睿安说道。

“嗯好。”沐寒烟将瑞兽卵放回胸前。想到这枚瑞兽卵再无命元耗尽的危险,迟早能孵化出传说中的瑞兽,沐寒烟就是一脸喜色。

“我说,我要请三长老过来了。”沐睿安又说了一次。

“哦,那我先走了。”沐寒烟以为父亲不愿意有自己在场,于是朝外走去。

“我不是说让你走,我是说,你笑得是不是太开心了一点?”沐睿安说道。

沐寒烟这才明白过来他是什么意思,父“子”两人十几年来都是形同陌路,突然眉开眼笑其乐融融,难免让人生出疑心。

万一落到有心之人的眼中,岂不就前功尽弃了。

好吧,继续装下去,至少在她晋升剑师之前,还得继续装下去。好在她已经到达大剑士巅峰,相信用不了多久就能晋升剑师之境,那时应该就不用装得这么辛苦了吧。

沐寒烟用力揉了揉脸,又装出一脸的苦瓜相,这才朝外走去。

“请三长老过来。”房门一开,沐睿安就一脸威严的朝伫立在远处的护卫吩咐道,连看都没再看沐寒烟一眼。

“是,城主大人。”那名护卫低头应道。目光却悄悄打量了沐寒烟一眼,心中满是同情:唉,可怜的大公子,不知道又干了什么傻事,居然被训成了这样。

“唉。”等那名护卫转过身去,沐睿安望着女儿的背影,微微叹了口气。

其实,他刚才的话并没有说完,就算有了灵符,能够凝聚天地之力,也只能保证这枚瑞兽卵不会因为生命力耗尽而死,想要孵化出来,还得有其他的条件才行。而且,灵符的作用也是有时限的,如果迟迟无法孵化的话,终有一天,灵符会失去作用,这枚瑞兽卵迟早还是会耗生命力。

不过,看到沐寒烟那欣喜的样子,这些话,他是怎么都说不出口了。

别人家的女儿从小便娇生惯养,养点花花草小猫小狗的,自己这个女儿,却是从小当成男孩子来养,由着他与别的男孩打架胡闹,如果没记错的话,这瑞兽卵,该是她的第一个宠物吧。沐睿安实在不愿意看她难过的样子。

沐睿安察觉得到,那枚异兽卵的生命力还算强劲,至少数百年之内还不至于耗尽,靠着那道灵符,也许可以存活更长的时间。就算寒烟有一天成为绝顶强者,能够活得更久,到那时候,应该也可以接受了吧。

……

沐寒烟可不知道父亲的担忧和善意谎言的用心,而是喜滋滋的回自己院子去了。

回到院子,就看到韩经纶正背着双手,站在一株腊梅树下举目远眺,神情平静而安宁,似乎在回忆着什么,目光悠远而深邃。

沐寒烟本以为他来到城主府会拘束难安,看到他那平静的样子,倒是有点小小的惊讶。看来这位韩掌柜在前往仓山城之前,家境应该也很是不错,若换了寻常平民,到了城主府绝不可能如此从容。

身为主人,沐寒烟先带韩经纶在沐府参观一圈,而后,便领着他前往南烟商会。

虽说韩经纶荣辱不惊,很有点出乎沐寒烟意料之外的大家气范,但沐府毕竟人多事杂,把他留在沐府多有不便。

刚出院子,沐寒烟就看见沐寒枫的贴身侍女。小丫头一脸愁容,托着下巴,坐在水池边望着水面那几朵睡莲发呆。这侍女是后来提上来的,倒是安分守己,而且对沐寒枫的事很是上心,将沐寒枫的院子倒是打理的井井有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