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7几个人做一样的梦?

“轰”脑中传来一声轰鸣,好像打开了灵魂中一扇尘封已久的大门。沐寒烟心中一阵空明,胸中翻腾的气血也完全平息下来。

而她的身影,也同时消失在姜玉哲几人的面前。

沐寒烟可以清楚的感觉到,在自己的身外,紧贴着衣衫形成一圈透明的结界,光线照射到这结界之上,被扭曲弯转,直接投向身后,于是在别人的眼中,她便消失无影。

好神奇的结界!生平第一次感受到结界的奇妙,沐寒烟激动不已。

脚下一动,便来到了姜玉哲的身后。

没有隐约可见的残影,也没有半点气息透露,远比姜玉哲施展结界之时又是残影浮现,又是体香外泄完美得多了。

不用多想,沐寒烟也知道,这完全是因为脑海中突然浮现的古老咒语。其实她也不知道这到底该称为咒语还是口决,不过从那似吟似唱的音调来看,应该象是咒语更多一点吧。

“不可能,怎么一点气息都没有,他……他到底是怎么做到的?”姜玉哲全神贯注,都没能找到一点沐寒烟的气机波动,惊讶之余更是大受打击,一脸沮丧的说道。

为了悟出这移形换影,他不知道吃了多少苦头,好不容易才有略有小成。可是沐寒烟呢,才第一次修炼就成功了,而且如此的完美,这让他情何以堪。

看到姜玉哲那一脸的挫败,沐寒烟差点笑出声来。

完美,是的,这移形换影的结界简直就是完美。

她清楚的记得,叶嫣然的结界也能隐匿身形,但却是以压制修为为代价,没被人发现还好,若是被人发现的话,便是一个毫无修为的人都能一剑戳死她,或者不用剑,用板砖也能轻轻松松拍得她满脸桃花盛开。<>上次若不是星幻千机及时开口,她绝对被自己一掌误杀。

而此时,身处这移形换影的结界之中,沐寒烟却能清楚的感觉到,自己的修为没有受到半点影响。相比叶嫣然的结界,不但更加的完美,也更加的实用。

沐寒烟伸出手去,正想拍拍姜玉哲的脑袋逗逗他,却又突然停了下来。直到这时,她才猛然发现,虽然她的修为没有受到半点影响,可是想要出手攻击的话,就必须先解除结界,而在解除结界的瞬间,气血会再次逆行,修为依旧会大幅下滑,或许比叶嫣然完全压制实力稍强一点,但也不会强出太多。

更重要的是,这不过才片刻功夫,她便感觉到胸中气血再次翻腾起来,无论她愿不愿意,结界都会自行解除,她依然会有短暂的实力大幅下滑。

看来,世上还真的没有完美的结界啊。不过想想也是,若是真有完美的结界,大家还修炼什么武技功法,混吃等死算了,反正再强的实力,也比不上别人移形换影背后一记冷刀子抽过来。

沐寒烟对比了一下姜玉哲和叶嫣然的结界,还是发现一些不同之处。

叶嫣然的结界持续时间更长,却是以压制修为为代价,隐匿身形的同时,不但毫无攻击能力,自身也是完全处于无防御状态,稍有不慎就可能死得不明不白,而且即便解除结界,也要很长时间才能恢复过来。

而姜玉哲的移形换影虽然持续时间很短,但实力却不受影响,只是在解除结界的瞬间实力下滑,如果利用好了,依然是偷袭刺杀背后捅冷刀子的不二神术。

心里琢磨着如何发挥出这道结界的最大威力,沐寒烟没有注意到结界已经自行解除,直到姜玉哲一声“啊”的惊呼。

“你什么时候跑到我背后去的?”姜玉哲看着沐寒烟停在自己头顶的手掌,脸色发白的说道,一向都是他用移形换影对付别人,当这种神出鬼没的招法落到自己身上时,他才知道这感觉还真不那么好受。<>人吓人,吓死人啊。

姜大公子突然觉得,沐玉莹的巴掌扇得也不算太狠,要不是知道沐寒烟的实力有多强,他也很想一巴掌扇过去。

“就在刚才啊,不好意思吓到你了。”沐寒烟笑了笑,戏谑的说道。

“快告诉我,你到底是怎么做到的?”姜玉哲回过神来,一把抓住沐寒烟的胳膊,急切的问道。

他察觉得到,沐寒烟用的虽然是他的移形换影之术,但却不知道比他的强出多少,完全没有一点气机外露,更没有残影出现,更重要的是,没有那该死的体香啊。

其实所谓的体香,只是气血逆行之时渗透而出的气息,剑士体炼,最重要的便是淬洗肌体磨炼筋骨,体质比常人要洁净得多,那气血逆行气息外渗,闻起来是有些淡淡异香,和真正的体香还是不同的,不过此时的姜玉哲当然不明所以了。

“你先告诉我,这移形换影真是你自己参悟出来的?”沐寒烟问道。她怎么都无法相信,姜玉哲可以凭借一套无影剑法,就参悟出如此高深玄妙的结界之术。

“其实,是莫名其妙想出来的,就好像它自己出现在脑子里一样,跟做梦一样。”姜玉哲指了指自己的脑袋,说道,“不过我一直没能悟透,还是在上次跟着你来到沐家以后,才突然福临心至,一下子就悟出来了。”

“是不是我去藏宝库那天?”沐寒烟心中灵光一现,紧跟着问道。

“没错,就是那一天。似乎在参悟移形换影的时候,脑子里还奇怪的响起一些声音,什么神武降世,纵横八荒啥的,跟做梦一样。”姜玉哲回忆着说道。

“什么!”花月和姿容同时一惊,齐齐望向姜玉哲。<>做梦,难道他们几个人都做同样的梦么?

沐寒烟也是心头一震,花月和姿容几人都不知道,正是那一天,她得到了沐天烈遗留下的天命星盘,天心功法再次晋级,同时也打通了隐脉,走上一条和常人截然不同的修炼之路。

如果说自己的血脉真有什么与众不同的话,细细说来,也就是从打通第一条隐脉开始,自己的血脉便开始觉醒。

难道,这一切,都和自己有关?

看来,必须要去京城了,只有从祖父那里,才能知道真正的答案。

“怎么了?”看到花月和姿容震惊的神情,姜玉哲疑惑的问道。

花月和姿容也没有隐瞒,将上次实力突飞猛进之时发生的事情告诉了姜玉哲。

听完之后,姜玉哲也是一脸的惊讶和迷惑。

“这是怎么回事,怎么会发生这种事情?”姜玉哲喃喃自语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