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4震撼众人,“兄弟”情深

紧接着,一道耀眼的赤红光芒洒满天空。只见沐寒枫剑气破空,凝聚成一只火色苍龙,全身烈焰燃烧,张牙舞爪没入沐子平那道九天瀑布之中。

“轰”,一声巨响,苍龙破开冰雪瀑布,直入云霄,仿佛连万里苍穹都要被它破开一个大洞。

沐子云全身劲气凝聚而成的冰雪瀑布如脆弱的肥皂泡一样破开,四周的空气都被扭曲,只见一道道混乱的剑气如同冲击波一样朝着四面八方飞速扩散。

除了沐睿安和沐寒烟等少数高手,沐泽等一众年轻子弟全被震得东倒西歪。

“赤霄剑,不可能,你怎么可能得到赤霄剑!”场地中间,沐子平一口鲜血喷出,望着沐寒枫手中长剑之上的赤霄二字,无法置信的说道,话一说完,又吐出一口鲜血。

此时的沐子平披头散发,身上露出一片烈焰焚身的焦黑,一口接一口的吐着鲜血,显然是内腑遭受重创。

这还不算最惨的,最惨的是,他手中的真水剑都断成了两截。

沐家祖传几大神剑,虽然号称神剑,但也只是品质远强于一般利剑罢了,又怎么可能与传说中的赤霄剑相比。

赤霄剑,才是真正的神器。就连那几名曾经拥有过赤霄剑的主人,其实都是因剑成名,若是没有赤霄剑,他们能不能成为名震一时的绝代高手还是两说。

“赤霄剑!竟然是赤霄剑!”望着手里传说中的神器,沐寒枫也有短暂的失神。

原来还在担心,沐寒烟送给他的这柄剑承受不住他的剑师之力,所以他还留了几分余力。毕竟这是沐寒烟正式送他的第一件礼物,他舍不得轻易损坏。

可是哪里想到,这竟是传说中的赤霄神剑。

也幸亏他留了几分余力,否则沐子平现在哪里还有命在?

拿着赤霄剑,沐寒枫的眼睛也有些湿润了。比起来,赤霄剑的品阶不知道比他送给沐寒烟的寒霄剑高出多少,若是换了别人,为了这样的神器,师徒反目手足凶残都不足为奇,沐寒烟竟然毫不犹豫的就送给了他。

可是,他怎么好意思接受这样的礼物。

沐寒枫看着沐寒烟,便要开口。

“如果你还当我是你的亲人,就好好留着,保护自己,不要让我担心。”沐寒烟看出沐寒枫想说什么,抢先说道。

她的声音平静有力,充满了对弟弟的关心和怜爱,也有着一些以往从不曾有过的威严。

“嗯。”望着沐寒烟,沐寒枫竟是一个字都说不出来,只是重重的点了点头。

四周,一片寂静。震撼于赤霄剑的神器之威,又感动于沐寒烟“兄弟”二人的手足情深,沐泽等人都是内心震撼无比,甚至都忘记了欢呼。

“子平,你怎么了,你怎么了!”就在这时,耳中传来沐云水惊惶失措的悲呼声。

众人扭头望去,就看见沐子平不但口吐鲜血,连身上都渗出一道道细细的血色斑点,显然是经脉破裂,而且破裂得极其严重。

对一般的剑士来说,除了炼化存储劲气的丹田气海,便属经脉最为重要,沐家天心功法虽是以心脉为核心,但经脉也同样的重要。伤成这样,很可能对沐子平的修为造成极大损害,甚至会走上他父亲的老路,一辈子都无法突破大剑士的巅峰。

沐水云手指飞快的从沐子平身上点过,将他身上的脉点一一封闭,然后,又拿出十几瓶丹药,一股脑儿的喂进沐水平的口中。

即使隔得远远的,众人闻到那淡淡的丹药清香依旧心旷神怡,不用猜,都知道这是千金难求的极品疗伤丹药。

被沐水云封住脉点,又服下一大堆的丹药,沐子平没再吐血,陷入昏迷之中,气息也平和下来,看来经脉的破损暂时弥补,没什么大碍。不过丹药终究只是外力,他的伤势这么重,以后能恢复到什么程度,或者会不会影响到修炼,还是得看他自己的体质,外加几分运气。

“沐睿安,你竟然纵子行凶,把子平伤成这样,还毁掉了宗家祖传的真水剑,我……我跟你没完!”沐云水一脸悲愤,红着眼睛吼道。

他的资质不怎么样,只是靠着父亲的萌荫和义父的地位,才在宗家有立足之地,但也没有太高的地位,不过师凭徒贵,他运气好收到了沐子平这个天赋惊人的徒弟,再加上义父临死之前替他开口说情,这才当上了沐家第九供奉。

这些事情旁人不说,他自己也是心知肚明,所以对沐子平格外看中,甚至连义父遗留下的真水剑都送给了沐子平。他很清楚,想要在沐家站稳脚跟,或者是地位更上一层,只有把希望寄托在沐子平的身上才行,毕竟他岁数已经不小了,再怎么修炼,也不会有太大的突破。

哪曾想到,沐子平眼看就要晋升剑师之境,却折戟黑石城,重伤于沐寒枫之手,万一留下什么隐患的话,他所有的希望都全泡汤了。

沐云水越想越气,只恨不得将沐睿安一家千刀万剐。

“公平比试刀枪无眼,两人实力相近,出点意外不是很正常的事吗?”沐睿安漠然的说道。

他虽然对沐子平父亲的遭遇有些同情,但绝对没有半分愧疚,一切,都是他咎由自取。他没有亲自对沐子平出手,已经算是心地仁慈了。

就刚才两人交手的情况,如果沐寒枫实力稍弱,或者手中长剑品阶太低,谁胜谁负还真是不好断定。若是沐寒枫落败的话,结局肯定比沐子平还要凄惨,他又怎么可能去管沐子平的死活。

“什么叫意外!沐寒枫身为剑师之境的高手,实力远远高于子平,又身怀赤霄神剑,更是远超子平,怎么可能有意外,分明就是存心下毒手!”沐云水腾的跳起来,指着沐寒枫,恨意滔天的吼道。

“老头你到底要不要脸,这种血口喷人的话你也说得出来。那把剑明明是寒烟大哥才送给沐寒枫的,他怎么知道那是赤霄剑,他要存心毒手的话,沐子平早就死了,怎么可能活到现在!”小母老虎沐玉莹性情外柔内刚,才不顾管什么宗家不宗家,供奉不供奉的,一脸鄙视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