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骄阳道“就当你是在夸我吧!”

她对梁倩道“我忙去了!可不像倩姐你现在这么火,小透明每天还有做不完的事情。”

梁倩知道路骄阳是在奚落她。

她看着路骄阳,说“骄阳,我……对不起。”

“……”路骄阳听到她的道歉,回过头看了一眼梁倩,“这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梁倩说“之前你生病,我都不知道,是我不好。”

最近她一直被骂,剧都播完了两部,骂她的人却越来越多。

梁倩现在仿佛感觉到了以前路骄阳的滋味。

那种被所有人骂的感觉,有时候真的让人痛不欲生。

路骄阳看了她一眼,笑了一声,然后走了。

她这个人比较冷血,一旦讨厌了一个人,就算对方来跪下给她认错,她也不会再跟这个人有任何的拉扯。

……

路骄阳进了龙有余的办公室,龙有余看到她,笑得很开心,“骄阳。”

路骄阳坐了下来,道“龙总见着我这么客气做什么?你的小可爱还在外面呢。”

“什么小可爱?”龙有余坐了下来,看着路骄阳。

路骄阳瞄了他一眼,“梁倩不是你的小可爱啊?”

龙有余道“哪里?”

路骄阳说“龙总之前不是还偷偷给她介绍商务活动?”

就是《大司马》播得很火的那些天,龙有余给梁倩找了不少活动。

龙有余否认道“哪里有,谁说的?”

路骄阳伸出修长的手指,托着下巴,看着他心虚掩饰的样子,道“龙总,做了就做了,你这么否认做什么?”

她又不会吃人。

龙有余说“我这不也是为了赚钱吗?等我赚了钱,也要给你分的。”

路骄阳现在是有股份的。

听到龙有余的话,路骄阳也没说什么。

她跟他提这个,就是为了让他知道,这些事情,她都是清楚的。

不追究,是给他人情。

龙有余见路骄阳的脸色缓和了一些,笑了笑,不知道为什么,他发现自己现在越来越害怕路骄阳了,总觉得她好像又变回了以前那个气场秒天秒地的路爷。

区别只是现在的她,少了一些记忆。

事实证明,一个人会长成什么样的人,无论怎么改变,都会变成那样的。

……

龙有余感叹道“不过……骄阳,你是真聪明啊!”

之前路骄阳就暗示了,就算《大司马》火了,梁倩也未必会火,事实证明,还真是这样。

她总是能一针见血地看穿所有的事情。

这让龙有余越来越不舍得放她走了。

总觉得在她身边,好像……什么样的事情都能够做到。

路骄阳听着他的夸奖,有些受宠若惊,“怎么说这个?”

“真心话。”

路骄阳从口袋里拿了个玩偶,放在桌上,“给佳佳的礼物。”

“谢谢。”龙有余听她提到佳佳,脸色温柔了不少。

路骄阳看着这个男人,发现他谈生意的时候,脸上的笑容都会很虚伪,但提到女儿的时候,那份温柔,却是掩饰不住的。

……

见过龙有余,路骄阳就去了机场,她最近要去拍电影,已经准备进组了。

她之前拍的那部网剧《夏·年》,也正好在网上播出。

主题曲是盛书行的歌,在这部剧里面,听到盛书行的歌,粉丝们都很意外。

“靠,路骄阳的面子也太大了吧!居然能够请到t神为她的剧写歌。”

而且还是盛书行亲自演唱的。

他这些年越来越懒,很少出一首歌,现在为路骄阳捧场,让大家都不得不感叹,两个人的关系,实在是好。

夸完了歌,大家又把注意力放在了作词人身上。

这首歌的作词人叫初九。

这是他们第一次见到这个词作者,然而,这首歌的词实在太美好了,让人印象深刻。

……

路骄阳拍电影这段时间,一直没有回家,都在片场。拍了整整两个月,她才回来。《夏·年》正好播完。

也不知道是谁泄露了她的行踪,她刚下飞机,就被人堵得死死的,那些粉丝都疯了似的,“啊啊啊啊!是路爷!路爷!”

手里还拿着海报和横幅,路骄阳隐约扫了一眼,又扫到了那个辣眼睛的后援会口号骄阳放心飞,小鹿永相随。

她看一眼,感觉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怎么会有这么多人?”路骄阳道。

孟夏跟在她身边,怕她受伤,小心翼翼地保护着她,道“现在《夏·年》刚刚播完,大家都在兴头上。”

本来以为《大司马》今年会是最火的剧,一枝独秀,没想到路骄阳的这部新作品,作为网剧,也一点都不输给《大司马》,虽然制作成本不高,但导演很用心,尤其是剧本不错,所以,很受欢迎。

虽然播放量比在电视台上播的《大司马》差很多,但,这个网剧实在是太圈粉。路骄阳重新爆红就算了,之前跟她一起搭档的那个新人男主,也火得不要不要的,热度都赶上了去年的季海洋。

……

在机场堵了近两个小时,路骄阳才终于离开,还是沈长河来接她的,她坐在车上,看着沈长河,道“你怎么亲自过来接我了?”

“两个月没见了,想你。”沈长河说“怎么样,累不累?”

“还好。”路骄阳说“坐飞机本来觉得很累了,结果一看到那些人,硬是将我堵了两个小时,才发现飞机上根本不算什么累。”

而且这种人多的时候,最怕出什么意外,到时候,对她影响不好。

沈长河说“辛苦了,我们直接回家吧!”

“嗯。”

家里早让人准备了吃的,路骄阳踏进客厅,就闻到了香味,然后看到了沈若兮坐在沙发上,路骄阳两个月没见她,她肚子已经很明显了。

她看到路骄阳,道“嫂子回来了!我好想你呀!”

路骄阳现在已经习惯了她的粘人劲,道“我也想你,宝宝还好吧?”

“挺好的。”

路骄阳说“我上去洗个脸先。”

她现在狼狈得不行。

她上了楼,刚刚进洗漱间,打开水龙头,看到沈长河也进来了,直接从身后圈住了她。

路骄阳道“脏死了,一身的汗。”

chuandaoqianhouwochenglerenshengygji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