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哦!”王佳钰哦了一声,这才松开他,然后拾起放在床上的一件黑色内~衣,套在了肩上,然后背过来道“学长,帮我扣一下好吗?”

俞博龙眉头皱了皱,抬手快速的给她扣上。

“谢谢!”王佳钰转过身来脸上带着羞意道了声谢,然后就用脑袋把俞博龙给撞倒了,侧卧在他身边,脑袋贴在他的心口。她淡淡的道“学长好熟练啊,你是不是也帮姐姐扣过啊?”

俞博龙捏了捏她的脸“小家伙,这是你该问的问题吗?”

“你不承认那就是有咯。你是不是已经和姐姐那个了?”

“哪个啊?”俞博龙佯装不知的道,她怎么能问这种问题呢,她做妹妹的能这么问吗?

“就是那个!”

“那个是哪个啊?”

“就是做那个嘛!”

“做哪个?”

“就,就是做......爱啦”王佳钰支支吾吾的道,她怎么感觉学长一下子就变笨了呢,脑袋一点不开窍!

俞博龙很是疑惑的念叨“做...爱,是什么意思?”

王佳钰很是诧异“啊?你,你连这个都不知道啊?”

俞博龙很是懵懂的道“知道什么?到底是个什么意思嘛?”他那样子真像是虚心求教的模样,好像他真的不知道没听过那个词似的。

“就是,就是那个意思啦,反正是两个人之间很美好的东西!”说话时王佳钰又向俞博龙贴近了些,雪白的一条美腿就搭在了俞博龙脚上。

啪,俞博龙一巴掌拍在她大腿上,严厉的道“睡好了,本来就有点热,你还压着我!”外面打雷已经开始下雨,屋内闷闷的一股湿热,他身体里又有那么一股火气,综合起来很热。

“热的话,你可以脱衣服嘛!我帮你脱呀!”说着王佳钰就试探性的把手放在俞博龙的胸膛上,慢慢的解他衬衣的扣子。

俞博龙暗自心惊,这妮子难道欠调教不成,先是她自己脱衣服,这会儿要脱自己的衣服。如果说之前是正常行为还说得过去,可现在绝对已经不正常了。再这样下去自己恐怕也把持不住了呀,小钰,不要,不要这样啊。你难道看不出来学长也挺喜欢你的吗?你这样我很难再控制住自己啊。

说实在的王佳钰那么青春漂亮,身上还有那么多的优点,声音美,歌也唱得好,音乐上的才艺也是很出众的。这样的女孩子如何不叫人喜欢。同样俞博龙也是很喜欢她的,可就是因为喜欢她,他不能让她坠入感情的泥沼啊。他握住了她解自己扣子的手“小钰,不可以这样!”

看到俞博龙那透着怜爱的眼神,王佳钰愣神了一下,然后把脑袋贴在他的胸口“学长,如果你想要知道做~爱是什么意思,我可以现在就让你体验,因为我喜欢学长!”她抬起了头,勇敢的直视着他的眼睛。

俞博龙一愣,看到她那认真的眼神,他有些想退缩,他不忍心伤害她,也不想骗自己。他微笑着道“呵呵,我也喜欢小钰!”

王佳钰大喜“啊~真的吗?”

俞博龙眨巴了两下眼睛“真的,做哥哥的怎么能不喜欢你这么好的妹妹呢!”

王佳钰脸上的神色黯淡了一下,只是兄妹的喜欢吗?

“好了,也不打雷了,你睡吧,我到外面去睡!”

王佳钰恋恋不舍的望着他,想留却又没有理由。

看到她那副可怜巴巴的模样,俞博龙有些不忍,于是俯身下去在她的额头亲了一下“睡吧,做个好梦!”

让他亲了一下王佳钰心里在微微满足了些,嘴上道“能够梦见学长的梦才是好梦!”

俞博龙笑笑“好,我们梦里见!”说罢轻轻带上了门。

这一晚王佳钰还真在梦里梦见了俞博龙,她梦见俞博龙被雷劈傻了,一下子什么都不记得了,除了她自己,然后俞博龙天天粘着她和她在一起。

而这一晚俞博龙也做了梦,不过他并没有梦见王佳钰,而是梦见了那个周期性的一个月大概会梦见一次的梦中情人,她还是那么的美,和她见面的时光也是那么美好。这一次和以往不一样的是俞博龙问了她一个问题“你在哪里,我要去找你!”

她说“我不知道,不过我在这里等着你!”

醒来之后俞博龙心里很遗憾,她怎么不直接告诉自己地址呢,假如真有其人,那自己去与她相会多好啊!唉,梦罢了,不过是一个梦罢了。

睁开眼睛的第一件事俞博龙正要叹气,忽然看见身边有个人影,定睛一看发现王佳钰拖着下巴呆呆的望着自己“呃......”

“早啊,学长!”王佳钰甜甜的笑着,那笑容如朝阳般美丽“嗯啊!”她俯身下来就在俞博龙脸上亲了一口。

俞博龙一愣神,梦里的遗憾瞬间被这丫头的早起问候给扫走了,他的心情瞬间也好了很多“你也早啊!”说着俞博龙勾着王佳钰的脖子把她往自己面前一带,也在她那漂亮的白扑扑的脸蛋上啄了一下。

王佳钰也是一愣,难道说自己的梦成真了,学长真的被劈傻了只记得自己了,是爱自己的?“啵,嘿嘿,你做了什么梦啊?”她一不做二不休,又在俞博龙脸上啄了一口。

“噩......好梦,你起得真早啊!”看着王佳钰脑袋微仰,嘴唇微翘,离着自己还那么的近,俞博龙有了种想吻上去的冲动,他的脖子不由自主的向前探了探,把两人嘴之间本来就只有十来公分的距离缩短成了几公分,不过好在他收住了,他知道这是不能乱来的。

他感受到的王佳钰也能感受到,看到俞博龙的凑近,王佳钰很乖巧的闭上了眼睛,并且抿了抿嘴唇,一副任君品尝的模样。

看到那对湿润的粉嫩嘴唇,俞博龙感觉嘴唇好痒,这不是存心要陷自己于不义吗?心里挣扎了一番,最后俞博龙在离她不足两厘米的近距离处停顿了一下,然后在她的鼻尖亲了一下便起身洗漱去了。为了艺凤他忍了,回去一定找她好好的讨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