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八十五章 尖兵

季月的急性肠胃炎来的快去的也快,只在医院住了一天便好了,第二天就生龙活虎的照常上班,甚至还扬言周末休息的时候要挑战制作蛋挞。

江枫怀疑她就是想翘班请假,甚至不惜对自己痛下杀手。

3月15日是星期日,也是顶层餐厅开业的日子。这几天江枫一直密切关注微信群,想看看大家有没有get到什么有关于顶层餐厅的最新情报,结果微信群里一切正常,甚至都没有过多的讨论有关顶层餐厅的话题,就连凌广昭也照常每天发红包。

直到3月14日下午,卢晟敲咪咪私聊江枫问他有没有预定到顶层餐厅3月15日的桌位,如果定到了介不介意拼个桌。

江枫:???

一脸懵逼的江枫觉得微信聊天不能解答他心中的疑惑,于是打了个微信电话过去详细探讨。

然后江枫才知道,虽然大家在微信群里都按兵不动,但实际上早已明修栈道,暗度陈仓,敲眯眯的定了顶层餐厅在3月15日开张当天的餐位,决定派出自己的尖兵去打探对家的情况。

卢晟因为是个老实人,原先也没这方面的经验,慢了一步没订到位置。于是便打电话来问问和自己关系比较好的江枫,看看能不能和他一起拼个桌,双方尖兵一起合作共事。

虽然也可以直接派人现场排队等餐,但卢老板总觉得这样有些跌面子。

真正的老实人江枫:……

卧槽,你们居然有这个操作。

挂了电话之后江枫第一时间去询问了王秀莲同志,在得知王秀莲同志也没有想到还有派出尖兵作战这一计划之后,便开始琢磨现在出兵是否还来得及。

顶层餐厅因为走的是尖端餐饮路线,座位以预定为主,排队如果愿意的应该也能排到,关键问题是派谁去排。

尖兵人选很重要。

然后江枫就想到了章光航,章光航正好3月15日轮休。

虽然轮休日还派老章去干间谍有些不太人道,但江枫觉得这种报销餐费随便吃的间谍任务老章估计会欣然接受。

要是换他,他肯定也欣然接受。

于是江枫便去商场里的咖啡厅找了章光航。

江枫找到他的时候章光航正靠在座位上玩手机,桌上的咖啡一点没动,旁边还有一姑娘装作自拍在偷拍他,吧台的咖啡师也装作擦杯子的模样偷看他。

帅哥的日常。

此情此景,江枫不禁油然而生一种自豪感。这些漂亮可爱的妹子都只能偷偷看老章,而他不光能明目张胆地看,还能正大光明的上前找他搭…

呸,谈话。

“老章。”江枫坐在了章光航对面。

章光航放下手机,奇怪地问道:“你怎么来了,要喝点什么吗?”

“我不爱喝咖啡。”江枫摆摆手,他只爱喝碳酸饮料,“今天三爷爷不是有点感冒身体不太舒服嘛,下午就没教我吊高汤直接回去休息。”

章光航理解性地点点头,接着看手机。

摸鱼。

“你明天有什么安排吗?”江枫直入主题。

“去顶上餐厅吃午饭,然后回家睡觉。”章光航道,继续玩手机。

“噢,其实我是想……嗯,你预定了顶上餐厅的位置?”江枫一脸震惊,没想到章光航资敌资得如此痛快。

“我师叔上个星期就邀请我了,我想着反正我明天是轮休就没和你们说。”章光航道,“正好我也可以借此机会去看看他们家的菜色和价格如何。”

江枫顿时对章光航肃然起敬。

“对了,江师傅的感冒怎么样了?今天上午我看他咳的好像有些厉害。”章光航问道。

江枫摇摇头:“应该还好,比年前那次要好一些。这几天不是突然降温了嘛,可能是前几天受了点寒,三爷爷又不太愿意吃药只喝姜汤,好像昨天晚上才吃的药,既然吃了药应该很快就能好。”

“是该多注意,这段时间好像病毒性感冒的患者比较多。我前两天去医院的时候看见了不少,我看季夏好像也有些感冒了。”章光航叮嘱道。

“她那是晚上偷玩手机,为了蹭我家wifi跑到楼梯口蹲着凉到了。病一次也好,是该给点教训了。”

“季雪说她前段时间天天晚上玩手机玩到12点多不睡觉,所以才每天11点半一到就把家里wifi给关了。结果她倒好,直接溜出来蹲到我家门口蹭我家wifi,现在我家wifi密码也改了,看她下次蹭谁家的。”江枫一说起这个就哭笑不得。

“那她能蹭的还挺多的。”章光航笑道。

江枫:……

是啊,他忘了这几层住的都是江家的,看来回去得提醒一下大家把自己家里的wifi密码都改改。

江枫和章光航就这样在咖啡店里一直坐到了晚间营业开始才离开,晚上回去之后又去江建设家看望了一下江卫明。

江枫进去的时候,江卫明正裹着一床被子把自己裹成毛毛虫的模样,靠在沙发上看电视,江建设在厨房里煮姜汤,客厅中弥漫着浓浓的姜味。

“三爷爷,您现在怎么样?”江枫问道。

“挺好的,就是一点小感冒而已没什么大事。”江卫明笑道,整个人看起来没什么精神,说话也是有气无力的。

江枫觉得他这个样子可不像是挺好的。

“刚刚吃了药所以现在有点困。”江卫明打了个哈欠解释道,“我发现人老了就是身体不行了,原先在南方的时候没暖气,冬天也没见生病。现在到了北方到哪都有暖气,反而还生了两次病。”

“三伯您就是穿少了,我都跟您说了平时出门要多穿点,你肯定是前几天出去的时候没围围巾。这两天降温,怎么出门能不围围巾呢?你不围围巾那冷风就直往脖子里灌,那和没穿衣服有什么区别?”江建设端着一碗滚烫的姜汤从厨房里出来,开始了自己的碎碎念。

可能是因为江隽清和江隽莲这两个混世魔王小时候都是江建设带的缘故,江建设比江家其他人都要会照顾人。

“您要是吃了药困,把这碗姜汤喝了就进屋里睡觉,感冒这种小病睡一觉就好了。您今天回来的时候咳成那样肯定不舒服,还不如去睡觉舒服些。”江建设道。

“三爷爷回来的时候咳得很厉害吗?”江枫问道。

“何止是咳得厉害,简直都快咳得喘不上气了。”江建设道,“我今天早上就跟他说了不要去店里,他非要去。小枫,要是明天你三爷爷还咳你就带他去医院。原先你奶奶就是,一到年前就感冒,在家里咳嗽死活不肯吃药去医院,拖到最后还不是要去医院打吊针。”

江枫对此深有感触,因为每次江奶奶去医院打吊针陪去的人都是他。

可能不愿意去医院是每一个老年人的通病吧,就像小孩子不爱吃药一样。

江卫明默默喝姜汤,不敢说话。

一碗汤喝完之后,江卫明才悠悠开口道:“小枫,别听你五叔那样说,没那么严重。就是下午咳的时候痰卡在喉咙里,所以才显得喘不上气。一点感冒而已,本来药都不用吃的,现在都吃了药了哪还用去医院呐。”

眼看江建设还要开口,江卫明连忙抱起被子起身:“唉呀,我觉得有点困了,建设,小枫,我先进屋睡觉了,你们在外面接着聊。”

落荒而逃。

江枫不禁瞠目,没想到三爷爷也有落荒而逃的时候。

“五叔,那明天还要带三爷爷去医院吗?”江枫问道。

江建设一脸无奈:“要是咳得不厉害的话你三爷爷他不想去就算了。”

“对了小枫,厨房里还有点剩的姜汤,你要不要也来一碗?”江建设问道。

“不了,不了,我也要回去睡觉了,五叔再见,你也早点睡吧。”江枫落荒而逃。

因为就两层楼的缘故他也懒得坐电梯便直接爬楼梯,结果在楼梯口看见了蹲在江建国家门口是wifi密码的季夏。

季夏小小的脸上写着大大的疑惑,显然是不理解为什么自己连接的时候会显示密码错误。

“夏夏。”江枫满面笑容地看着季夏,笑得很阴森,就像每一位在教室后门看见玩手机学生的班主任一样。

季夏:∑(°Д°)

“你在干什么呢?”

“我…我…我在……”季夏差点吓得把手机都扔了,“我在爬楼,刚才…刚才爬到一半腿有点酸,所以就蹲着休息一会儿,我…我先回去了,师父晚安。”

季夏落荒而逃。

江枫情不自禁地摇摇头,果然每一个小孩的叛逆期都是从玩手机开始的。

季夏小朋友的叛逆期到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