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二百五十九章 上八十七峰

沈放苦笑了笑。

他知道程一落有多优秀,想和那种天才争,他手里不留几张底牌怎么会有底。

三级法纹师这件事他是当做一张底牌来打的,没想到程一落刚入主第七峰,就将他这张底牌逼了出来。

并且现在的情况是,他就是拿出这张底牌都未必有用。

程一落和萧堂主坐而论道,是让萧堂主都承认不及的。

而他就是拿出了三级法纹师身份,有资格和那位法纹堂的大堂主切磋,但是如果不能将那位大堂主折服,在势头上他还是斗不过程一落的。

可是,想将法纹堂的大堂主折服?

人家是什么人,学会了三级法纹不知多少年了,对法纹那种天道的理解与应用均已臻至化境。

而他学法纹术一共还没有几天。

对于直接挑战那位大堂主,他毫无把握,这么仓促进行,全是被程一落给逼的。

黎树都感觉这件事太疯狂了,激动地帮沈放拟定文本,准备向法纹堂替上帖子。

法纹堂的大堂主的确是高高在上的,但沈放也是三级法纹师。

这个身份一拿出来,相信法纹堂也不会怠慢。

帖子递了上去,等待回信期间,沈放又和药童走进药田,将下一步的生产种植任务一步一步地落实着。

忙活了两天,药谷这边的事都妥善安置了下去,这才放下心。

交待药童和众药师安心生产,他一个人动身前往87峰赴任。

离宗门的年度宴只有五天时间了。

在年度宴之前,他要将87峰峰主之位确定下来,也要帮傅灵儿将魔毒之事解决一下。

而他不知道,这一刻傅灵儿也正在被年度宴的事折磨着。

87峰的主坡上,傅灵儿住的那座楼阁整体上就如一簇燃烧着的火焰。

她擅长布阵,擅长炼器,住的地方火脉聚集,楼阁像是在燃烧着一样。

住在这样的地方,炼器时控火能够更加轻松流畅。

楼内的闺房秀雅温馨。

傅灵儿和莫蕊坐在主位,客位上坐着一个穿着浅黄色衣裙的女人,正一脸热情地拉着傅灵儿的手絮叨着:“灵儿,姐不是替孙敖说好话,不过他对你真是真心的。

人家都一连追了你三年了,今年的年度宴,你考虑一下人家吧,孙敖怎么说也是堂堂的器堂堂主,宗主殿的亲传弟子,和孙敖一起出席不算辱没你。”

傅灵儿和幕蕊对视了一眼,都有些无奈。

这个黄裙女人叫紫娟,是宗籍院的执事,也很有些身份,因为公事,和两女时常联系,关系很熟。

本来两女对她的印象还可以,可是这几年一直替那个孙敖来做媒,就让两女有些烦了。

傅灵儿是一度要去阵堂赴任的,阵堂和器堂密切相关,以前和孙敖也有过几次交流。

孙敖做为器堂堂主,炼器术自然极为精湛,交流之下对傅灵儿的炼器术赞不绝口,感觉极为惊艳,从那以后就一直明里暗里示意,还劳动紫娟多次上门,替他表达进一步结交之意。

傅灵儿对孙敖并没有太多的印象,怎么可能会这么随便地选人交往。

更何况孙敖几次提及,想和傅灵儿一起去参加年度宴,就让傅灵儿更有些反感了。

年度宴就是她们这些弟子显摆的地方。

孙敖追求她,有多大一部分是想带着她到年度宴,借助她宗门才女的名头去出风头的,有多大一部分是真心喜欢她,这都有待考虑的。

见傅灵儿还是不吭声,紫娟又劝道:“灵儿,姐知道,你的才华在宗门里是无人能及的,不过孙敖也不是一般人啊,他的炼器术那么精湛,和你完全有着共同的爱好,你们两个要是能在一起,将有着聊不完的话题,那岂不是天作之合”傅灵儿皱了皱眉,刚要委婉地说些拒绝的话。

楼外突然传来守门侍者的传音传报:“峰主,药谷谷主沈放来访,正在半山处等候,沈放谷主让我传报,就说是与您约好了的。”

“峰主,让沈放谷主入峰吗?”

“沈放?”

“沈放来了?”

莫蕊和傅灵儿对视了一眼,眼中一下子全是喜慰,齐齐站了起来。

上次在药谷外意识到沈放能帮傅灵儿净化魔毒后,她们就一直期待着,已经忐忑不安地等了两天,今天终于将沈放等来。

“快、快请,赶紧请沈放谷主进来。”

傅灵儿说着,想起了什么,又急急地道,“等一会儿,我和师姐一起出去迎接。”

然后又不好意思地看向紫娟:“紫娟姐,你看,我们这边有个客人”“哦,你们忙。”

紫娟说着。

看着莫蕊和傅灵儿急急切切、那么开心地迎了出去,站在后边深深地惊愕,不知道那个沈放是什么人,能劳动这两位奇女子出去迎接。

她是深知这两个女人有多傲的。

平时待人虽然还算谦和,但是骨子里就没有将普通人视为她们的同类。

突然来了一个沈放,让两女一下子这么热情,并且能看出来,这种热情完全发自内心,不是装出来的,这可就极为不正常了。

她眼神闪烁着。

如果是平常的一个人,不能让这两人这样啊,难道与她们有着非同一般的关系?

亦或说,沈放是莫蕊或是傅灵儿喜欢的?

否则不可能会这么主动啊。

“莫蕊那么漂亮,没听说谁能追得上她。

难道说,沈放是傅灵儿喜欢的人不成?”

联想到这些,紫娟心里一下子就警惕起来。

她可是孙敖那边的人,欠过孙敖一个大人情的。

孙敖今年下了大心思,想带傅灵儿一起去年度宴,如果这件事没办成,孙敖怕会很不满意。

本来人家这边有事,她是想先告辞的,不过这一下子又不想走了,就是大着脸也要留下来看看,那个沈放到底是什么样的人。

不大一会儿的工夫,莫蕊和傅灵儿一左一右地陪着一个年轻人走进屋。

年轻人一身青袍,身材修长,脸上带着和煦的微笑,举手投足间都很有教养的样子。

两女十分亲近地陪在旁边。

莫蕊还很沉稳,一直明媚地微笑着,傅灵儿浑身上下都洋溢着一种雀跃的味道,就是隔着面纱都能感觉到她的开心。

看着傅灵儿的神态,紫娟的心一沉,更有些意识到不妙了。

“师姐,这位是”沈放一进屋,见到紫娟一愣,今天他过来是接任87峰的,也顺道来帮傅灵儿做做诊治,没想到屋里还有外人。

“这位是紫娟姐,宗籍院的,我们的一个朋友。”

莫蕊有些无奈地介绍着。

“你就是药谷的谷主啊,这么年轻。”

紫娟假意地笑了笑,和沈放打了招呼,然后又转过头看向傅灵儿:“灵儿,我和你说的孙敖的事你再想想。

孙敖怎么也是一堂之主,还是宗主殿的亲传弟子,前途不可限量,并且对你完全是一片真心。

你要挑一个喜欢的,也要考虑一下门当户对啊,像是一个下等产业里的,哪里配得上你呢。”

“下等产业里的”,她这句话虽然没有明说,不过屋里的人全都能听出来是在暗指沈放呢。

沈放刚进屋就遭到了这人莫名的指责,莫蕊和傅灵儿的脸色顿时就有些不好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