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九章 都知道了

王凡只顾着吃醋了,完全忘记了时间。听到肖仁锋这么一提醒,才恍然想起时间真的不多了,于是捶了他一下把这耽误时间的罪过迁怒于他:“都怪你!”说完,一扭头走进了厨房。

肖仁锋一怔,看着她的背影很冤枉的解释道:“是你在这里无理取闹不吃饭,关我什么事啊?”愤愤的说完,随后跟了过去。

自从家里来了两个女人,肖仁锋的生活质量是明显的改善,不过上班的时间却是越来越晚。吃过了早饭,两个人就急匆匆的跑出门去,连收拾桌子上的东西都没来得及。苏爱每次一看到他们两个这样就会忍不住的抱怨,她一个人跑出来的原意是散散心什么的,可是没想到来了这里之后成了这两个人的专职保姆,每天一个人闷在家里不说,还要给他们洗衣做饭打扫卫生,开始的几天苏爱还真不以为意,可是时间久了就有些不爽了,不由的在心里企盼李蓉新快点儿来这里找她,早日带着她脱离肖仁锋的这个苦海。

肖仁锋把王凡送到幼儿园之后跑到星愿,这个时候离上班迟到刚好差了一分钟。喘着粗气大步的迈进星愿,刚一走到菲菲的面前,还没等菲菲说话,他就已经感觉到这里气氛的不对,使了个眼色想问问菲菲出了什么事,可是菲菲还没理解的时候就见前面杀出了一群的人,把肖仁锋严严实实的堵在了门口。

肖仁锋心里一慌,在这里这么长时间从来也没有过这种阵势,而他近来也十分的安分守己,没做过什么坏事,那他们群起而攻之是什么原因呢?细想了一下才又恍然想起,难道仅是为了昨天的事吗,要是因为点儿小事,这场面算是大动干戈了吧?

下意识的退后了一步想留一个退路,万一他们要把刀丢出来的时候自己也好有一个可以躲的地方,总之不能坐以待毙就是了。

在肖仁锋还没有来的时候中心里就有了一个大新闻,而这个新闻就是有关肖仁锋的。谭强今天来上班要比平时早一些,因为没事做所以很无聊,就到茶几那里翻了本杂志看,无意中就发现了一张有关于名家名媛的照片报道,其中的一张十分清晰的照片赫然就是谭强念念不忘的苏爱的照片,找到了这个之后,谭强就像发现了新大陆一样满世界的嚷嚷开来,仅是片刻的时间,大家都知道了苏爱的真实身份,同时也开始对肖仁锋的身份产生了怀疑。

一直以来,作为肖仁锋很要好的朋友都很少问及肖仁锋的事,所以细细品味一番才知道真正了解肖仁锋的人根本就没有,于是大家针对这件事很认真的讨论了一番,并且通过举手表决一致认定,等到肖仁锋来了之后一定要问清楚他真正的来历,如果他要是敢抗旨不说,就凌迟处死!所以就有了这场面宏大的一幕。

肖仁锋看到这气势磅礴的几个人,咧着嘴勉强的挤出一丝笑容,以掩饰心底的恐慌,虽然不知道自己犯了什么事,但是事关重大,还是小心一点为好。

阿雅首先走出来一步,没有说话却先拿出了印有苏爱照片的那本杂志递给他看,肖仁锋接过来疑惑的扫了一眼,顿时就明白了他们为了什么事而变得这么激动,心里有了底,肖仁锋明显就轻松了很多,丢开手里的杂志,然后微笑着低下头叹息:纸始终是包不住火的!

事情到了这种地步,肖仁锋再隐瞒下去也没有什么意义了,所以坦然一笑,对他们说:“你们想问什么,现在就问吧!”

有了这句话,阿雅当然也就不再和他客气,直接开门见山的问道:“阿锋,你到底是谁?为什么会认识苏爱?”

又是这个问题,难道两个人要成为朋友,必须要知道他的过去吗?肖仁锋问着自己。

“我就是我,一个普通人。以前自己有一个发廊,不过现在已经没有了,苏爱当时算是我的顾客,这次她会到这里来是因为和她的男朋友吵架,这个我已经说过了”肖仁锋简单的解释着,简单的让人感觉他是在敷衍。

对于这样不清不楚的答案大家都不是很满意,所以开始耐不住性子一个一个的站出来追问道:“阿锋,拜托你说话不要拐弯儿抹角的好不好,有什么一次性说完行吗?”谭强真是受不了肖仁锋吞吞吐吐的样子,在这么下去,说不定会因为着急上火而导致自焚而死。

“是啊,你就老老实实的把你是谁说出来就行了,不要让我们再胡乱猜疑了,如果你真的有什么困难,也可以说出来,就算帮不上忙,多个人出出主意也是好的!”隋远也在一边劝道。

肖仁锋瞥了他一眼,知道隋远平时很少理会这种八卦信息的,可是一旦他也关注起这件事来,就证明这件事在他们的心里真的很重要,如果自己不告诉他们,总会在他们的心里留下一个疙瘩,不管吃什么药,它都会像肿瘤一样顽固的长在那里,不被药物所消除掉。

“好吧!”肖仁锋叹了口气。“我其实和苏爱一样,都是一个地方过来的人,也和她一样算是一个有钱人,至于有钱的什么程度,我自己也说不清楚,之所以会来这里,是因为和我爸爸关系不和,独自一个人离家出走,不过现在已经有人来找我让我和她回家了,这个也就是我要辞职的原因”

“哦”众人算是明白了一点儿,然后像是观看什么奇异动物一样的重新打量着肖仁锋,这个时候,他们才发觉肖仁锋的与众不同,无论是他镇定时候的言谈还是他那从骨子里流露出的高贵气质,都表明他非同凡人。

肖仁锋被他们怪异的目光看的浑身不舒服,甚至想立刻找一个地方躲起来,可是这个时候他根本就无处可躲,只好站在原地发表他的不满意见,试图让他们收回那令肖仁锋不自在的目光。

“喂,你们不要这样看着我好不好,这让我感觉很不舒服,一开始我不告诉你们这件事,就是不想你们把我当成是熊猫一样看待,知道吗?”肖仁锋极其无奈的道。

是啊是啊,肖仁锋虽然是个有钱人,但是他也长了两只眼睛一张嘴,吃的五谷杂粮,没什么了不起的,唯一了不起的就是他很有钱,有钱到无法想象。小海收起那看珍稀动物的怪异眼神,换上了一个很龌龊的表情,亲昵的凑到肖仁锋身边,嗲嗲的说:“锋哥”

肖仁锋忍不住的打了一个冷战,顿时觉得脊背发凉,还没等小海说完下半句话是什么,就先打断他插了一句,“小海,我们正常一点儿说话行吗,我鸡皮疙瘩掉一地了!”

众人也是颤抖着点点头,表示他们也深有同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