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四章 绝对的坑比啊

萧冰与西门雨速度都快到了极点,只是一瞬间便撞在了一起!

“叮……”

“嘭……”

伴随着一声清脆的撞击声,旋即发出一阵能量撞碰,两人各自大退几步!

西门雨一动,身后几十人同时窜起,气势颇为骇人,火炽等人面色一变,来不及多想,直接将神经病老头子扔在地上,快速支援萧冰!

“哎呦,你们就不能对老头子多点爱啊……”

神经病老头子捂着屁股,龇牙咧嘴的对着众人不满的大喊道!

数十名内功高手,一起运用内力,挥动出一圈圈空气波动,这阵仗很是骇人!

“都给我住手……”

叶昊大喝一声,身形一闪窜到那些人身前,一股狂暴的能量瞬间随体而爆发!

“轰”

浑厚的百年以上内力雄厚无比,将空气震的都是连连浮动,冲在最前方的十几人纷纷退到几步,震惊的看着叶昊,这恐怖的内力绝对不止二三十年,但是看叶昊不过也就二十出头啊!

西门雨刚才还震惊萧冰的实力,然而看到叶昊的内力波动,顿时瞳孔猛缩,就说他们武门门主的内力波动,也不过这种程度吧?门主都一百多岁了,而眼前这个人才多大?

所有人都被叶昊这手内力波动吓了一跳,叶昊扫视全场,冷冷的说道“来我天涯海角做客,我叶昊欢迎,但若是来我天涯海角找事,我保证你们,一个也没办法活着走出去!”

西门雨眼中精光一闪,刚想要说些什么,叶昊猛的偏过头盯向西门雨,西郁闷顿时一哆嗦,叶昊的压身太过锋利冰寒,让西门雨一时间不敢对视,伴随着叶昊一道冰冷的声音“不信你可以试试!”

“行了,行了,多大点事啊,大水冲了龙王庙,一家人不认识一家人了,行了,没事!”

这时,神经病老头嘿笑着走了过来,对着众人摆摆手,叶昊偏过头一看,顿时吓了一跳,不知道神经病老头从哪淘换来了一件白色古衣长袍,穿上还人模狗样的!

白色古衣长袍,上面绣着浅蓝色的龙纹,袖口上似乎是镶着金边似得,给人一种很舒服,很漂亮的感觉!

“我草草草草……”

叶昊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这玩意换装也太快了,变戏法呢,众人也是一脸呆滞的看着神经病老头!

叶昊忍不住走上前,摸了摸神经病老头的白色古衣长袍,嘿嘿一笑“摸着挺舒服呢!”

神经病老头子哈哈大笑“摸着舒服,其实穿着更舒服,你试试?”

叶昊眼前一亮,他曾经也有一个梦想,如若生在古代,不是一个无敌大英雄,最起码也得项羽刘邦啥的,那也是一个独孤求败,杨过啥的,少儿英雄梦,穿一下古装感觉一下嘛!

看着频频点头的叶昊,神经病老头子嘿嘿一笑,匆忙脱下白袍古衣,西门雨与众人面色都是一变,尤其是西门雨,似乎想要说些什么,但是看到神经病老头的眼神,将到嘴边的话咽了回去,只是脸色怪异无比,拳头不由攥的紧紧的!

叶昊则是不疑有他,急急忙忙接过白袍,套在身上,整理一翻衣衫,在抽上一个腰带,甩了甩头发,挤眉弄眼的回头道“其实我明明可以靠脸吃饭,但是却一直用实力来证明自己,太累了!”

众人颇为无语,这个得瑟啊,不过不得不否认,穿上古衣的叶昊的确很帅!

“光有衣服不够,还得有这个!”

神经病老头子努力努嘴,摘下手中的戒指,戒指通体翠绿,如大拇指大小的宝石,戒指本身刻着古朴的龙纹,一条条迷你的小龙,栩栩如生有灵!

大拇指的宝石,翠绿的似乎能照到人,在那宝石其中有着一个金灿灿的‘武’字!

看到这一幕,前面的西门雨终于忍不住大喝一声“门主!”

“别比比,麻烦,闭嘴!”

神经病老头子一瞪眼,指了指西门雨,西门雨面色一阵抖动,好半响才双手抱拳,应声退下!

此时,众人也终于明白了过来,这些人不是来寻仇的,而是神经病老头子的人,看这番恭敬的模样,应该是神经病老头子的手下,看着样子,神经病老头子的身份似乎不一般,算了,只要不是来寻仇的,都好说,不然这么一大批内功高手,别说金陵市,整个华夏还不反了天!

叶昊看到这枚戒指眼前一亮,犹豫了片刻说道“不好吧?”

“卧槽,你小子还跟我装客气,要不要我帮你戴上?”

神经病老头子无奈摇摇头,泛着白眼说道!

“靠,说的人家都不好意思了,不过我戴上可就不给了啊!”

叶昊哈哈一笑,无耻的一把抢过戒指,匆忙戴在手上,嘿嘿一笑“漂亮,正好!”

“给我我都不要了!”

神经病老头咧嘴一笑,眼中露出一抹别有深意的笑容!

小康等人纷纷围了上来,上摸下摸“草了,老大,这衣服面料真滑,还带点香味呢?”

“老大,我瞅瞅,瞅瞅,摸摸,这宝石真他么大,亮瞎我的钛合金狗眼啊!”

叶昊哈哈一笑,傲立当场,古朴白衣长袍,修身飘逸,加上叶昊帅气端正的五官,男人味的霸气,飘逸的气质,加上手中的翠绿大宝石戒指!

“武门各位英魂门主在上,我王血世,逍遥王再下,弟子以武门门主第六十七代掌门传位叶昊为武门六十八代门主,将武门统一,发扬光大……”

只见神经病老头子当即化为了神棍似得,一本正经,跪在地上,举起双手,用力朝着东边狠狠的拜下!

“叶昊,还愣着干嘛?过来跪……”

神经病老头子对着叶昊挥手说道!

叶昊楞了楞,一脸无语道“我跪你妹啊,老子不跪天不跪地,不就穿你个破衣服戴个破戒指么?给你,给你,他么的……”

叶昊急急忙忙拖了衣服,快速摘下戒指,然而摘了半天都未摘下来“别急啊,我回头打点润滑油给你摘下来……”

“参加门主……”

这时,以西门雨为首,一群几十人对着叶昊单膝跪地,大声喊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