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三十四章 毫无人性

“张哥的婚你也敢毁,你怎么还钱,你怎么不去卖,你去卖啊!想要睡你的老板一大把吧,你公司的都追到家里来了,去啊,让他拿出几十万来睡了你!”

艘地远地鬼敌球由冷酷敌不

“你怎么能够这么说,你怎么可以这么说!大伯,你是我大伯啊,你的良心呢!”

芳醇同样被芳一正的话语惊呆了,这可是自己的亲大伯,居然能跟她说出这样的一番话!

“少在老子面前装纯,别以为我不知道,不就是为了那个叫做叶昊的男子你他妈就悔婚,这下好了,我么收拾!”

“贱女人,是不是倒贴人家不要你!”

芳一正彻底失去了理智,自己还不上赌债命就没了,他哪里还能管的了那么多!

听到芳一正的骂声,叶昊再也无法压抑心中的愤怒,他起身冲到厨房,二话不说,冲着芳一正的脸就是一巴掌,俗话说打人不打脸,对于这种没脸的人就该狠狠的打脸!

“我去你妈的!”

叶昊的速度太快了,快到芳醇大伯根本就没有反应的时间,只感觉到眼前一黑,脑子里就嗡嗡作响,回过神来已经倒在地上,抬头望去芳醇正拉着怒火中烧的叶昊,不断的恳求着。

“不要打,叶昊我求求你不要打他!”

“这种人你还念及什么情面,打死了算我的!”

叶昊的力气太大了,芳醇根本就拉不住,他抬脚在往地上那无赖身上踢了几脚,疼的那无赖哭天喊地。

“不要,不要打!”

芳醇从后方一把抱住叶昊的腰身,贴在他后背哭声说道“求求你了叶昊,不要打他,他是我大伯啊,你要是打死了他,我真的真的一辈子都没办法原谅你。”

后远远仇酷敌恨由阳术地指

隔着单薄的背心,叶昊感觉到了她温热的泪水,湿润的触感带着凄凉透过肌肤直达他的内心,让他的动作凝固在半空之中。

这个傻女人,到这个时候了,还是无法割舍这所谓的‘亲情’,她把那个无赖当做家人那个无赖却纯粹将她个随时可以拿到钱的取款机。

“芳醇对不起,以前是我对你了解的不够多,如果我早知道你现在过得这么辛苦,我……”

叶昊回头,一只手伸到背后轻轻的拍打了一下芳醇的柔软的背部。

“别说了,我说过这些都与你无关,我欠你的已经够多了!”

“你说无关就无关吗!这件事我管定了,芳醇你别想一下子就甩开我,你不是说欠我的么?好,我要你欠下我的人情,欠一辈子。”

艘远不远独后术战月陌鬼战

“叶昊你别这样,你不要这样……”

她不想因为自己的事情连累叶昊,刚才对他才那般的冷清,但是面对叶昊此刻的温情,她的内心被深深的触动着,再这样下去,她会心软的。

就在此时芳醇的大伯从地上站了起来,大嚎大叫道“一对狗男女,我杀了你们!”

叶昊连头也没回,一脚踹向他的腹部,眼中闪过一丝冰冷,若不是因为芳醇,现在的芳一正早就变成了一个死人!

碰!

芳醇大伯倒飞出去,撞在橱柜上,疼的直接蜷缩在地上动弹不得。

艘科仇不方后学陌阳地战方

“吗芳醇,你拿他当亲人,他重视过你吗?”

“别说了,别说……”

她的声音哽咽着,抱住叶昊的手不断的紧扣,好似此刻的叶昊已然成为了他最后的救命稻草。

叶昊轻轻的拍了拍她的手背,然后将她的手从自己身上解开,他转身按住她的肩膀,迫使她抬头己。

“芳醇,你不要在逃避了,有些事情该承认就必须承认!你的大伯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无赖,就算以前他对你有过恩情,那也是过去的事情了,在他一次次的用你的钱去赌博的时候,你欠他的早就还完了,就连血亲之间的联系,也被消磨掉了!”

他必须要让芳醇认清事实,有些麻烦他可以帮芳醇处理,但有些事情必须从根源上出发,只要她还对那个无赖念及旧情,那个无赖就会一直骚扰她的生活,将她逼入无底深渊。

芳醇昊,双眸中满是晶莹的泪水,突然她的神情变得惊悚起来,大喊道“小心啊!”

芳醇的大伯拿着一把水果刀朝叶昊刺了过来,叶昊察觉到了背后的动静,以他的能力想要闪躲轻而易举,但他闪开了,遭罪的就是芳醇,无论如何也不能让芳醇受伤。

他向前一扑,将芳醇抱在怀中,同时侧身往一般闪躲,带着一个人,叶昊的速度慢了许多,水果刀擦着他的手臂过去,留下一道血痕,鲜血顿时流淌而出。

听到厨房里动静的露露走过来恰好一幕,这还得了,居然敢刺伤我家老大!露露当即暴起,操起身边的椅子就要往芳醇大伯头上砸过去。

芳醇的大伯见状,撒腿往房间外跑去。

露露想要追,却被叶昊制止“别追了,让他滚吧,他已经没有人性了!”

艘地不远情艘恨由冷方后

在芳醇面前叶昊至少还能保持理智,不会直接将那个无赖给杀了,但是露露可不见得能够忍到这般地步,让他追出去,只怕芳醇的大伯还没跑出楼道,就要被露露给弄死。

“可是老大……”

“我说别追了!”

露露只好不甘的放下了椅子“老大你没事吧。”

“没事小问题。”

被叶昊护在怀中的芳醇,突然感觉到手上有些黏糊糊的感觉,她猛然挣脱了叶昊的怀抱,自己的手,满是血迹。

抬头昊手臂上的伤势,芳醇的脸色前所未有的慌乱“你受伤了,对不起都是我害的,对不起。”

“你没事就好,一点小伤而已。”

“我,我爸房间有止血的,我马上就拿过来,你等一下。”

说着,芳醇急急忙忙的往父亲的房中跑过去,一路上跌跌撞撞,还差点被倒在地上的冰箱绊倒。

“老大,你没事吧?”

露露走到叶昊身边问道。

“没事,这点小伤,就蹭破了点皮,芳醇要是拿药的速度慢一点,它就自己愈合上了。”

“老大,你就这样放过那个无赖?”

后地科仇方敌察由冷术显接

叶昊的眼中闪过一道阴冷,放过那个无赖?芳醇在场,他不想芳醇太难做,芳一正如果真的想死,叶昊不介意成全他!

“他大伯的事情先放一放,你先告诉我,放高利贷的那群人是怎么回事,为什么突然砸了芳醇的家。”

叶昊抽出一根烟,浑然不在意自己的伤口,现在芳醇的事情才最重要!

“哦,事情是这样的……”

露露第二次打算讲诉的时候,房间里却突然传来芳醇的呼声“爸!爸你不要吓我,爸!”

本书来自 /book/html/23/23559/index.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