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7 我们约定,谁也不死

“小心”江月初只来得及说了一句,风澈便已经把她推开了

等江月初稳住身形之后,回头一看,却见风澈和那个红衣的尊主已经大打出手

一红一白,两人招式大开大合,一交手便是天崩地裂一般水面炸起的波涛高达几百丈

风澈的骨扇在身边飞舞,周围缠绕着紫色的雷电,那噼里啪啦的雷击狰狞的闪烁,将战斗的节奏衬托的无比紧张

忽然,只见河湾之上波涛汹涌,翻滚的水面似是有巨兽潜藏水中,忽然间

“轰”的一声

巨浪腾起从各个方向攻向魔教尊主

一时间河湾上画舫翻了无数,落水之人亦不知道有多少,乱七八糟如同煮饺子一般

岸上的人却是隔着老远的距离惊讶的观望这场声势浩大的战斗这可是货真价实的高阶修士之间的战斗,一出手便是杀招,一点花哨都没有

很快就有人认出交手的两人了

“白衣之人是麟王那日他初到龙南州时,我亲眼见过的”

“天呐,不愧是我黑翼国的麟王驭水之术竟然如此出神入化跟他对战的红衣男子是谁为何那般邪气”

“他是魔你看他的能量,是纯正的魔气”

“什么时候黑翼国出现这么强的魔了难道最近的传闻是真的,魔界真的复苏,魔物又要祸害我们中洲了吗”

“那些黑衣人也都是魔修他们难道是冲着麟王去的吗”

众人议论纷纷,河湾上的打斗让所有人看的眼花缭乱。

而风思画从人群中飞身落在桥头,这才看清这混乱的源头那双温婉的眼睛在看到红衣的男子时猛的一缩那人很强

风澈已经用了“八面来潮”,这是水系功法中最霸道的一招了攻击化作潮水,生生不息,让人应接不暇,然而,在困住那红衣男子一会之后,“八面来潮”被那人破了

紧接着,头顶乌云盘踞,狂风肆虐,岸边一棵棵的垂柳不堪重负的被连根拔起吹入河中

一声声沉闷的吼声自风中而起,像是天怒,又像是来自地狱的嘶吼,天空之中好像裂开一个口子,那飞速张开、旋转的漩涡,紫雷盘踞在其中,狰狞的蜿蜒、咆哮

岸上的人惊恐的伏低了身体,强者的威压与招式的霸道,让他们是围观也感同身受,根本直不起腰来

而还在水中的人见此,更是拼了命的往岸上游素闻麟王玩水、风、雷三系先天之炁,其中令人闻风丧胆的一招便是“封雷诀”,犹如雷劫一般,常人根本受不住这要是被劈一下子,元神都能被劈散

江月初也微微驻足,眯着眼看风澈,她见过一次封雷诀,可这一次的封雷诀,远比第一次见到的时候震撼这就是出剑期修士该有的力量吗

再这样的招式下,根本没有旁人出手的机会

江月初又看那红衣的尊主,却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刚刚那一瞬间,那红衣尊主也在看她

这怎么可能他不要命了吗这个时候还有时间分心风澈的“封雷诀”所表现出的实力,是远远超出他自身的修为的,就算那红衣尊主很强,也不可能那么轻松

“封雷诀,出”

只听风澈低喝一声,而那天空中倒扣的漩涡之中,紫雷炸响无数雷电汇成一束,悉数攻向那红衣尊主

而就在千钧一发之际,那红衣尊主结出一道黑色的结界,那结界之上泛着浓郁的魔气,雷电在那结界之上乱窜,将整个结界都变成了一个发光的紫色球形

那接连不断的紫雷将夜空照的通明众人眼中写满了惊叹和恐惧

这就是强者之间的战斗,近距离看的时候,真的令人恐惧

“那个魔死了没有”

“还没有结束吗”

“我听说,没有人在麟王的封雷诀下全身而退的”

过了半晌,那结界“砰”的一声炸了紫雷击穿了结界,霸道的落在河中,犹如银河倒泻,过了许久才结束

空气中充斥着“封雷诀”的余威,水面依然是波涛阵阵,难以平静。

可是,却没有见到那个红衣尊主

“难道,那个魔被劈的粉末了”

“原来这么不堪一击”

众人远远的瞧着,忍不住要为风澈喝彩了。

可风澈却是皱紧了眉头,眼中像是滴了墨,深沉无比。

江月初也心中一跳,飞快来到风澈身边。

“月儿退远一些,这里危险。”风澈说道,他微微隔开了江月初,语气中没有一丝玩笑,无比认真。

江月初微微垂眸,却是握了握风澈的手,“风澈,我可以跟你并肩作战,你不愿让我面对危险,我也不愿让你独自一人。”

闻言,风澈没有说话,却是更加有力的回握江月初,“万事小心,不可逞强。”

“嗯。”江月初说道,“刚刚那个人,从结界中消失了。”

风澈点头,眼神又沉了沉。

那个红衣尊主,根本不是像众人猜测的那样,被封雷诀劈的魂飞魄散了,而是在中途、遁走了

他竟然设下一个结界之后,还有余力遁走,并且是从“封雷诀”中找到了空隙这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

封雷诀是一个密不透风的网,当初风澈以筑基期的修为对上出剑期的郑古,用封雷诀时,郑古也是蛮力扛下的,可是现在那红衣尊主,竟是遁走了

两人等了一会,狂风肆虐,却依然没见到那个红衣尊主再出现

“不对”江月初忽然说道,“他们的目标是天宝水月三生镜”

说着,江月初立刻掐诀,手指上出现一根银线,追到了隐世家族那个女子的位置她立即飞身追去,风澈与她并肩。

然而,晚了一步

那红衣尊主一只手抓着隐世家族的女子,另一只手抓着夙樾,从一只船上飞了出来,在那高高翘起的船头轻盈的停顿片刻,红衣肆意的张扬,一张如妖如魔的脸带着一丝笑意,准确的望着江月初,他嘴唇开合,似乎说了什么,然而瞬间不见了

江月初和风澈来到船上,江月初低头一看,连她追踪的气息也断了

有人落在了风澈身后,汇报了一些事情。

江月初虽然在想那个红衣尊主的事情,但也听到那人说话了,风澈确实安排了许多人手,原本都是为了隐世家族的那个女子准备的,后来却是都用来对付那些魔修了。

抓了几个魔修,风澈让他带回去审问。

江月初回头,正好见来人对她也恭敬的拱了拱手,然后退下去了。

那人正是危星宇。

江月初看向风澈。

风澈也看着江月初,他神色冷凝,连嘴角的笑容都消失了,“月儿”

江月初却打断了他的话,“不必自责,这又不是你造成的,魔教本来就是冲着天宝水月三生镜来的。”

风澈微微皱眉,但是他也是冲着天宝水月三生镜来的,而且是要给江月初,现在被人抢走了

“你们俩没事太好了。”风思画赶到,一看两人都面色凝重的样子,自然知道事情的严重性,便道“先回去再说吧,这里我来处理。”

江月初微微扫了一眼,原本人间天堂似的销金窟,现在杀气弥漫,破败不堪,整个海湾之上飘着无数翻了肚皮的死鱼,看上去很是诡异。

江月初也看向风澈,“先回去,我有事告诉你。”

风澈点了点头。

不一会,两人就回到了飞虹山庄,一进门,风澈只看着江月初。

而江月初也直接说道“那是一个魔教,我不知道他们是从哪里冒出来的,但是他们人很多,他们的目的不光是天宝水月三生镜,还有第三个魔界的殿前魔灵。”

风澈问道“月儿为何知道的这么清楚”

江月初道“我今天在大街上看到一个人,觉得有些可疑,就跟上去了,没想到就跟到了魔教在这里的地宫,我想,现在子言和那个女子就在那里。”

“在来之前,你已经见过那个红衣的魔了”风澈顿时问道。

江月初看着风澈,她现在对风澈的许多习惯都已经非常了解,就比如现在,风澈那棱角分明的脸上一丝表情都没有,看似冷酷,其实是在紧张。

江月初不由的放轻了声音,试探着轻轻勾了勾风澈的手指,说道“我的确见过,不过你别担心,我有混沌空间,只要我藏起来,谁都找不到我”

风澈却一把抱住了江月初,什么话都没有说。

江月初任由他抱着,又看不到风澈的表情,便侧着脸,微微蹭了蹭他。

“月儿,若是你出了事,我会活不下去的。”风澈忽然说道。

江月初正要起来,闻言,不禁停住了,她忽然紧紧抱住风澈,道“不行,你要一直活着而且我也不会出事的,我们约定,风澈,谁也不许死”

说着,江月初对他伸出了小拇指。

风澈微微垂眸,看着那纤细的小指头,慢慢把自己的小拇勾了上去,“好,我们约定。”

江月初笑了笑,正要松手,风澈却依然勾着她,只听他道“月儿,我们顺便约定一下我们的亲事吧。”

江月初一愣,有些反应过来似的看风澈,刚刚他还一副深沉的模样,怎么突然如此跳跃

“说什么呢现在不是应该想怎么去救子言和那个女子吗”江月初用力抽出了手指,坐在一旁。

风澈却道“但是今天发生了许多事,害我有些担心。”

江月初疑惑的看风澈,“你担心什么”

风澈两只手撑在江月初的椅子上,看着她道“今日你扮了男子去画舫,便让隐世家族那个女子对你一见钟情了,还有那个红衣的魔,他临走时还对你笑,我不该担心吗我未来的夫人男女通杀,魅力无限,你一天不与我成亲,我就要担心一天。”

江月初更奇怪的看他,“你把我说的太好了而且也对我太没信心了我都说了只喜欢你,那别人自然不入我的眼了”

风澈微微靠近了一些,侧着耳朵倾听,“月儿说什么再说一遍吧。”

江月初看着他的侧脸,心里知道风澈这家伙就算有再多的心事,也不会把负面情绪在她面前展示的,这会又不正经了,可他心里绝对不是真的轻松。

因为江月初现在知道了,风澈是个步步为营的人,今天的意外对他来说算是失败。

江月初没有如风澈的愿,没有说他想听的,可却忽然向前一探。

风澈顿时愣住。

而江月初已经拂开他的手跑到窗边去了

她打开了窗,让夜风吹一吹她现在发烫的脸,脑海中只有一个想法,她刚刚竟然亲了风澈,只是,她不确定到底亲到了没有不禁又有点抓狂,这有什么好紧张的明明是很简单的事情,亲上去的时候竟然懵了

风澈也是懵的,不过他很快就回过神来了猛的转身看向江月初,修长的手指摩挲着自己的脸颊,那轻盈的触碰像是羽毛一样,落在他脸上,摘不掉了。

“月儿。”风澈唤了一声。

“啊”江月初只望着窗外,黑漆漆的,她真想现在也融进那黑暗里。

“下次不要突然袭击,我又不会拒绝,相反,我很乐意配合。”风澈说道。

即便江月初不看他,也知道他现在笑的多荡漾了

这厮,根本就不应该担心他

“月儿,你今日碰到的人是谁”风澈却很快又道,转移了话题,否则他实在担心,江月初一会要把他扔出去了,见好就收。

江月初轻咳了一声,也收敛了思绪,她知道风澈问的是什么,便道“我碰到江万涛了虽然没有看到他的脸,但我能确定,那个人就是江万涛。”

没错,就是因为她在大街上看到了江万涛,才跟上去的,也就有了后来发现魔教地宫的事。

只是,江万涛早就在铁斧龙山的时候自杀了这才是令人想不通的地方。

------题外话------

啊啊谢谢昨天给我送礼物の大佬“akaka剌剌”和“童心未泯”,无以为报,我就给你们转个圆润的圈吧爱你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