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为辽东巡抚,王化贞在军中拥有无上官威。

能在广宁势危之际,独自站出硬抗重担,且不提那军事眼光如何,单单是这份魄力就足够别人敬佩。

王化贞是外强内刚之辈。

认准的事情,无论是谁都无法改变其意图,说好听叫坚持己见,说难听点叫老顽固!

也因这般方使王化贞同熊廷弼不待见对方,这根源就在于二人都坚持自己的战略才是拯救辽东的良药!

这事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

远的不想单论这执行力,赵宗武这心中还是挺钦佩王化贞的。

已过五旬的老者,在得知有损辽西利益的事情后,能第一时间做出相应举措,这本身就是件不易之事。

官场之中多纷扰。

驻守城中的军队这一夜注定无眠,得王化贞紧急召唤,参将江朝栋,游击祖大寿、孙得功领兵2000围剿。

先前王化贞、赵宗武在交谈中,便已知晓在巡抚府中存有内鬼。

王化贞这一次事情闹得够大啊,这深更半夜竟调动2000大军出动,看来这次老王心中是发狠了!

赵宗武隐藏在人群之中,那带有警惕的眼神不时扫视四方。

辽西私盐的幕后势力绝对有人在官府之中,不然也不可能会存在这般的规模,而能让他们小心翼翼的安插,那背后牵扯到的利益绝非小数。

让巡抚府大小官吏或随行,或留守,这存着的心就是防止府衙中内鬼放出消息。

身为辽东巡抚,这王化贞手中要没有一支强军那肯定是不行的。

作为王化贞最依仗的将才,江朝栋是经年老将,祖大寿出身宁远望族,孙得功个人勇武了得。

为一举剿灭藏于城中的私贩势力,王化贞亲定江朝栋担任主将,祖大寿、孙得功在旁协助。

兵锋浩荡。

江朝栋亲领800枪兵、弓弩手震慑在前,祖大寿、孙得功分领500将士围剿,留200精锐护卫巡抚安全。

火把映照。

本藏于暗夜中的许宅被照的很亮,府外如此响动,不惊扰府内之人是不可能的,由许府暗哨传递,这府内百余名家丁便持刀、握弓的分站府墙之侧,战斗一触即发。

府内。

鲍乘先衣衫不整的从屋中走出,神情间多有疑虑,见从旁走来一人,见清是谁后便询问道:“冯兄,这究竟出了什么事儿?怎府外如此嘈杂?”

顺鲍乘先目光看去,那冯赋此时心情格外不好。

先前不知走了多少趟,这其中并未出现过任何问题,但唯独这一次却被广宁中人察觉到了,府外大批官军来扰更说明这是一件天大的坏事!!!

冯赋语气中带有不善,目光中闪烁着精芒,震声道:“鲍乘先,你麾下是不是让人混进点子了!”

别看鲍乘先是参将,但冯赋并不在乎。

那鲍乘先听后当即否认:“怎么可能,老子这麾下不可能混进来点子!”就在二人对峙时,府外喊杀声已响起。

作为私贩盐铁的中转点,许府在建造之初便考虑到会被官军围剿。

平时并不显现。

一旦有兵围剿许府,那藏于周遭的机关便派上用场,这使得官兵根本无法做到大批抵近府墙。

这幕后势力到底是怎样的存在!

鲁密铳、三眼铳、制式弓箭,弩床……;小小许府中怎会藏这般多利器。

见到战斗陷入焦灼的场面,赵宗武心中除了惊叹外,更多的却是庆幸,庆幸自己当初在潜入许府时并未惊动他人。

倘若惊动了许府中的任何一人,那能否成功逃脱就成了未知数。

坐于轿中等待消息的王化贞此时心情非常不好,此次他点兵2000,且皆是精锐之士,可这盏茶时间已过,眼前这座小小的许府却依旧未被攻陷!

你说这事儿搁谁身上能高兴?

强压着心中怒意,王化贞那带有磁性的声音响起:“王忠,给江朝栋传令!再过盏茶而许府未被攻克,那他这参将就不要再当了!”

“是,老爷。”

王忠能感受到自家老爷的怒意,越过纷杂人群,步履轻盈的朝阵前奔去。

“巡抚有令,再过盏茶许府未被攻克,那江参将就不要再做参将了!”王忠此言一出,让坐于战马之上指挥的江朝栋心中一震。

原本想着用最少的代价攻克许府,可如今看来这事儿是不能再等了。

只见江朝栋紧皱双眉,双眸闪烁着几分寒光,语气冷漠的讲道:“传我令,命祖大寿、孙得功齐攻左右,我部直冲府门杀去!!!”

虽说参将在文官面前不值钱,可大小那在军中也算高官,江朝栋可不想因为这事儿丢了自己好不容易混上来的军职。

小兵死了就死了吧。

有此军令,这接下来的战斗就变得简单了,即便这许府设计再过巧妙,可面对精悍将士的进攻,那些家丁护卫终究不是对手。

尤其是祖大寿亲持长刀,在前拼杀,悍勇之姿无人敢敌!

越过满是血污的道路,这许府前后已站满了负责戒备的官兵,空气中弥漫的血腥味让赵宗武眉头微皱。

为攻克许府,此次所领官兵折损80余众。

那就是祖大寿吗?

长得端是雄伟!

作为资深历史迷,赵宗武怎会不了解明末将领?

从萨尔浒之战再到广宁之战,这期间战死的良将数不胜数,倘若这主导战争的领头者不那么坑,单论良将,大明并不比建奴少多少!!!

因想起这事使得心中多有愤慨,努力平复心情后,赵宗武便神情淡然的随队进入府中。

现在的他还没有能力去多管这些。

解决许府这处私贩势力的点只是开始,唯有借助风波顺势再起,说不定自己便能以最快速度达到目的。

但眼前就看这许府是不是私贩幕后势力的七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