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章 师傅,真的有鬼啊!

第一百章师傅,真的有鬼啊!

夜深了!鹅城的大街小巷,家家户户散发着淡黄色光芒的电灯泡关灭!

狗叫传深巷,行人夜归家,万籁此中静,夜话耳边绕!

小城最近故事有点少。原因无他,万人墓闹鬼让所有的人都不敢站在黑暗的小巷中撒尿,溜达!虽然此处不是万人墓,可是鬼是运动的,谁知道会不会一时性情大变,跑到这里害人性命!

为了省钱,也为了他人,鲁雅蝶和少年虽然没有夫妻之名,但是有夫妻之实,所以被关在一个屋子里睡大觉!

鲁雅蝶紧紧的蜷缩在少年的身边,双手紧紧地抱住酣睡的少年,熟睡了过去。

隔壁房间的葛仁杰此时已经结束了睡觉,打起了坐,双手放在大腿至上,三个手指头朝天,呼吸吐纳之间,一股迷人的酒香就散发出来。

“这个世界上真的有鬼吗!小黑。”

葛仁杰从床上走了下来,对着一旁不情愿的小黑说道。

小黑白天刚刚和少年叩拜天地,结为兄弟!本想趁着夜黑,和少年共处一室,联系兄弟情感,没想到被葛仁杰给揪着耳朵拽到自己的房间,说什么“少儿不宜,有你在,他们夫妻做起事来会有顾虑的屁话!”

奈何!自己打不过葛仁杰,只能落平阳,被醉汉欺。

汪汪汪!

小黑冲着葛仁杰叫道。

“你说什么,走,和我一起去捉鬼!”

葛仁杰大义的盯着小黑,虽然自己不问人间事,活在唯我的小世界里面,可是出于好奇,无聊,决定看看店小二口中的那两排面色苍白,唇红齿白,口中有蛆虫的小鬼究竟是什么模样!

汪汪汪汪!

小黑叫到。

“叫什么叫!赶紧给我闭紧你的嘴巴!万一惊扰了其他的人,你就触犯了佛教十恶中第四条恶口!会被推上刀树剑山,施以焦汤猛火之刑。”

“赶紧给我走,陪我做伴吧!万一真的有鬼,你就施舍点狗血给我,我浇他们个魂飞魄散!”

葛仁杰继续挑逗着小黑。

小黑对于葛仁杰的调戏,只能乖乖的接受,奈何自己敌不过他啊!

葛仁杰和小黑静悄悄的走出房门,朝店小二口中的万人墓走去,就在这时,少年也悄悄的走出房间,正好撞见了小黑和师傅。

“师傅!你们干嘛去。”

少年朝葛仁杰小声的喊去。

“我们去捉鬼!”

小黑立刻凑到少年的身旁,摇头摆尾,然后朝着葛仁杰汪汪叫了两声。似乎在对少年诉说着自己的委屈!

“小黑,乖!不怕!”

少年抚摸了一下小黑。

“师傅,你等我。”

少年急忙地走回房间,穿好衣服,兴奋的跟在葛仁杰的身后。其一是因为自己和鲁雅蝶睡在一张床上稍稍的还是有点不自在,其二是因为,人都有对未知事物的探索之心。

“你小子,真的要和我们一起去捉鬼啊!万一真的有鬼,师傅可也是无能为力啊!”

鬼乃是一种飘忽不定,形状不定,飘飘然于世的存在。擅长利用人心的弱点来攻击人的意识,是人精神错乱,然后被活活的吓死!葛仁杰虽然武道之心,坚如磐石,可是再硬的磐石也是有弱点的,例如二十年前的那个姑娘,至今在自己的心头都没有磨灭!

“当然了,我才不相信真的有鬼呢!就算有鬼,我也不怕!”

少年拍了拍胸口,奶奶的,自己作为一个读书人,还是接受了一些新时代的思想,什么鬼神之说,压根就是老一辈哄骗小一辈,让小一辈乖乖听话的措辞!

“那好,我们走!我倒要看看万人墓是不是真的有那么悬乎!”

葛仁杰一马当先,脚踏盘石大地,接着月色,两人一狗朝万人墓走去。

之前葛仁杰向旅馆的老板打探了一二,知道万人墓在鹅城的西北角,距离鹅城的县政府大概有十里地的地方!

月明星稀,夜凉如水,鹅城位于中国的北方,刚刚立秋,可是夜里确是凉呼呼的,少年走在这种阴凉的地方,望向四周到处都是黑漆漆的一片,连一点光芒都看不见,突然一阵冷风袭向少年的后背,单薄的长袍被风掀起,心里猛然间也泛起了嘀咕!

自己生活在偏僻的刘村,祖祖辈辈都没有什么大出息,也没有接受先进科学文化知识的熏陶,所以思想上一定程度上还是落后的。在刘村,最先进的思想就是无偿的遵循毛主席老人家的指示,然后一锄头,一把汗的耕地,养家糊口,从来都没有什么要求,只知道听从党的指示,落实党的精神,不怕苦不怕累,一辈子做个踏踏实实的老实人!

小时候就听自己的爷爷,和隔壁的刘大妈,王大爷讲说鬼故事来吓自己不按时吃饭,调皮的孩子,自己耳濡目染的也接受了一部分,之所以刚刚听到有鬼神之说,兴奋,奶奶的,那压根就是青少年叛逆的思想在作祟!

“师傅,真的有鬼吗?万人墓可是出了名的鬼神之地,我们是不是要准备一二,在前往!”

少年不自主的说道。

“准备什么!你小子不会是害怕了吧!”

“当然没有害怕,我才不相信鬼神之说,可是众口铄金,鬼神之说存不存在,合不合理,貌似都是不一定的啊!所以我们现在最好去买些糯米,拿些神符,朱砂,黑狗血,准备两只蜡烛,然后一人再拿一把桃木剑,以防万一嘛!”

少年话到最后声音渐渐低了下去,自己作为一个寒窗苦读十二载圣贤书的家伙,竟然被流传的鬼神之说吓到了,说出去,实在是丢人丢到家了!还好,自己这番话说给的是师傅和小黑。

“臭小子,别嘀咕了,我们有鬼捉鬼,我行走江湖将近二十载,什么事情没有听过,就是没有听到过有鬼神一说!习武之人,武道之心,要坚如磐石,不能动摇!练武者,先修其心,然后才修其身!切记!臭小子!”

葛仁杰语重深长的说道。

少年听到葛仁杰的话,心里顿时明镜了起来,回想一下之前自己滋生的想法,不由的为自己捏了一把汗,同时对自己的师傅更加的佩服!

九零年代,落后地区,鬼神一说,一直是个迷,葛仁杰是自己第一个见到宁信男人那张破嘴,也不信鬼神一说的人。

自从少年的心明镜下来,夜晚嗖嗖的凉风再也不能给自己施加任何的迷惑,一路高歌,不知不觉,万人墓到了。

万人墓自从抗日战争结束之后,那片不洁之地,也就成了工厂,“兴华纺织场!”,“振华炼铁厂”,“胜华水厂!”

当然这里也是少年之前与王天赐pk的落后炼铁厂。

这些工厂成圆形环绕,中间留有一个大概五十亩的空地,空地里面种着高大的杨柳,青松,榆树,臭椿,每一个下班的工人都要经过那里,初次观察一下,万人墓的万人坑,并不像鬼神一说之中的那么邪乎!至少从万人坑的坐落位置来看,此处四周都是工厂,被包围在其中,从阴阳风水来说乃是掌上明珠的地形,按理说闹鬼一说自然不成立!

月清风高,万籁俱静。

两人一獒,望着眼前生长的层峦叠嶂,郁郁葱葱,遮天蔽日的茂林,现在虽然已经是初秋,可是植被的枝叶还是在抽着嫩绿,吐着生机。可见万人坑的养料后劲很大嘛。

“鬼就在这里面吗!”

葛仁杰拿出腰间的酒壶,喝了一口,然后看向四周黑灯瞎火,一片寂静的工厂,走向万人坑的林间小道。

少年望着都已经停止生产的工厂,在看看那条看不到尽头的小道,“小鬼,我来了,奶奶的,赶快给我出来呀!”

汪汪汪!

小黑一双红宝石一样犀利的眼神,注视着周围的风吹草动,獒犬天生的敏锐性,让他提高着警惕!

走进万人坑的小道,前进了大概五十米,猛地一下,眼前一亮,接着就睁不开眼!

汪汪汪!

“师傅,真的有鬼呀!”

少年突然有些不太淡定的说道,接着就闻到一股刺鼻的气味。

“哼,何方鬼怪!我是天目,与天相逐。情如雷电,光耀八极。彻见表里,无物不伏。急急如律令!滚!”

少年闭着眼睛,双手成十字架,嘴里叨念着民间流传的道家驱鬼咒!

“混账小子,干嘛那么大惊小怪,慢慢地睁开你的眼睛,看看你眼前鬼怪的形状!”

葛仁杰拍了一下少年,不好气的说道。

少年将双手放在眼睛上,然后慢慢的松开五指,只见丛林的周围都是漂浮不定的小斑点,散着淡黄色的光芒。

“咦!那是什么!”

少年睁开了眼睛,突然看见身外五米外,一个草丛中冒起了白烟,接着其他的草丛接连冒起了白烟。

一眨一眨放光芒,一缕一缕冒白烟,秋风吹来,夹杂着刺鼻气味的空气,溜进了人的后背,心里不自然的就冷飕飕的,再看那犬牙交错,纵横错织的树叶被白烟包围,地面上落下奇形怪状的烙印,一时间让人晕头转向,分不清南北!

仿佛置身在一个唯美凄凉的鬼镜!

“师傅,这是怎么回事呀!我怎么感觉自己的头有点晕啊!难道我们真的遇到鬼了!”

少年磕磕巴巴的说道,对于眼前的异相一时间有点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刚刚赶到万人墓眼前的万人坑是一片漆黑,林间也是一片清冷,没想到进去走了不到五十米,就发现这异常的一幕!一时间理智被突变的环境给淹没了!

就在这时,林间小道猛地窜出一个白影,少年不自觉的就追了上去,可是这一追,可把少年吓屁了!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