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巴车颠簸了整整一路,摇摆得杨京辉的胃翻江倒海,再转过一个路口,就看到了兴安镇的镇门,那镇门活似插在路上的两个铁梯子,延伸到空中打了个交结,铁架子漆了一层铁红,不知漆了多少年,斑驳脱落了一块一块地,铁架子左右两侧分别写道“发展乡镇企业”、“树立文明新风”,横批“兴安人民欢迎您”。

驶过镇门,大巴车停了下来,杨京辉捂住胃部,抢在第一位跳下车,闪在路边,大口大口吐着酸水,吐得两眼直冒金星,腿肚发软,额头上出了一层冷汗,一阵风吹过杨京辉身子一紧,略微感到好受了些,便直起腰身,这时身后有人拍了拍他的肩膀。

“没事,小伙子?山路不好走,晕车的滋味可难受着呐。”

杨京辉回过身来见是大巴车的车主。就答了句,“哦,是挺难受,没想到这路这么颠,还有那么多弯”。

“小伙子你来兴安镇是要。。。。?”

“参加工作,到镇政府报道。。,对了您知道镇政府往哪一边走吗?”

大巴车主是个热心人,便指给了杨京辉,“看到那个食杂店没?食杂店对面的胡同直走,再右拐就是了”。谢谢您了!紧了紧背包带,杨京辉朝镇政府走去。

镇政府是座二层楼,是兴安镇为数不多的“高层”建筑,是座由特殊时期时期的俱乐部改建的,大门的左右两侧分别挂着兴安镇人大常务委员会、**兴安镇委员会、兴安镇政府几块牌子。

看了看表,时间还早,杨京辉迈进了镇政府的大门,进入大门之后就是一条通长的走廊,走廊左右两侧是镇党委和镇政府的岗位监督揭示板,杨京辉便站在揭示板下仔细看了起来:

书记,陆东升主抓兴安镇党委全面工作

镇长,乔国民主抓兴安镇。。。。。

一边看着公示板上的姓名一边用心记着,“陆书记、乔镇长。。。。”不由得对号入座看出了神。这时左侧走廊的尽头传来开门声,一位中年妇女提着一个红塑料桶,拿着一把拖布从左侧最里间走了出来,放下拖布回手用钥匙拧了几圈把门锁好。又提着那些工具向杨京辉这边走来,杨京辉见状向前快走几步,抢过中年妇女手中的红塑料桶,说“阿姨,我来替您拿”。中年妇女楞了楞神,“不用不用,我活儿干完了,这桶是要放仓储间的”,说完朝杨京辉一努嘴,“到了,就你身后这间”,杨京辉不好意思的挠挠头,闪在一边,等中年妇女把仓储间的门打开后,帮助她把红塑料桶和拖布放了进去。

中年妇女上下打量起杨京辉来,杨京辉穿了件白衬衫,藏蓝色的西裤,白衬衫收紧在腰间,梳着三七偏分的学生头,清瘦的身材,青春的脸庞上闪烁着矍铄有神的目光,任谁看了第一眼都会想不由自主的和这孩子亲近亲近。

“你是刚毕业的学生?,你是来?。。。。”中年妇女问

“哦!是这样的,我是刚从省师范校毕业的学生,我叫杨京辉,今天第一天来兴安镇报道”,杨京辉自我介绍说。

“大学生哇!真年轻帅气,兴安镇好多年没来年轻的新人了,那你得去找陆书记报道,我刚刚打扫完的就是他的办公室,这会儿还早,再过10多分钟,陆书记就该来上班了。我是给陆书记打扫房间的,你管我叫赵姨就行”。

还得再有一会儿,陆书记才能来,你到我平时待的总务室坐会儿,好等等陆书记。

杨京辉跟着赵姨来到了位于镇政府大门边的总务室,赵姨给他倒了杯水。

“喝点水,你家是哪的?今年多大年纪?”

“哦,谢谢赵姨,我家是过马乡的,今年21。。。”

正说话间,一辆212吉普车停在了镇政府门前,赵姨对杨京辉说,这就是陆书记的车,陆书记来了。

杨京辉透过窗户向外看去,那车的车牌号是xx66428,车门开了陆书记走了出来,陆书记穿着一件灰白的半袖衫,一条米黄的休闲裤,腰里别着一个硕大的汉字寻呼机。头发向后背着梳起。手里拿着一个褐色的皮包。进了镇政府的大门向办公室走去。

杨京辉看了看表7:50,刚要去陆书记的办公室,赵姨拉住了他。

“你得再停一小会儿再进去,找领导办事,你得让领导座在椅子上喘口气歇上一会儿”。

杨京辉回过头感激的看了赵姨一眼,又过了3分钟,赵姨让杨京辉赶快去找陆书记,要不然8:00上班后就会不断有人找他汇报工作了。

杨京辉道了声谢向陆书记办公室走去。

来到陆书记门前,杨京辉做了一个深呼吸,紧了紧背包带,敲响了陆书记的门。

“请进”,一个洪亮而温和的声音传了出来。

杨京辉立即推门进了去,把门轻轻带了一下,并未关严。向前走了两步,距离陆书记的办公桌还有一定的距离。朗声说道:“省师范校毕业生杨京辉前来报道,陆书记好”,说罢给陆书记鞠了一个大躬。

然后直起腰身,呈立正姿势充满期待的笑看着陆东升。

陆东升正在往水杯里添茶,杨京辉的到来,让他不由放下手中茶叶,来到杨京辉的面前,伸出他厚重的双手握住了杨京辉。

“欢迎欢迎,组织上给我们分配了位大学生,为兴安镇充实了力量,快请座”。说罢把杨京辉拉到办公桌对面的沙发上坐了下来。

陆书记上下打量起杨京辉来,在他看来杨京辉那俊朗的模样,清亮的瞳眸,淡定的微笑,似极了年轻时的自己,内心生出好感,不由自主的想关心这个年轻人。

“在学校时学什么的?今年多大了?。。。。”

看到眼前的陆书记这般和蔼可亲,杨京辉放松了紧张的心情,想起来从衬衫口袋里拿出省人事厅、省教育厅联合发出的派遗证,递到陆书记手中回答到。

“我在学校学的是中文专业,今年21岁。。。。”

“有没有设想过来兴安镇会被分配到什么样的工作”?

“不管是什么工作岗位,对于刚出校门的我都是步入社会最重要的历练机会,我一定倍加珍惜”。

“说得好,年轻人就应当能沉下心来。”

正说话间,有人敲门,推门进来一人,看到陆东升与杨京辉,一边后退一边说,“哦,陆书记正忙呢,那我过会儿再来。”

陆东升叫住了来人,说道:“你来得正好,这是组织上分配到咱们兴安镇的大学生,一会你带他到乔镇长那,结合咱们镇实际给分配一下工作。”杨京辉你就跟他去。

杨京辉一头雾水跟着来人走了,临关门时出于礼貌向陆书记道了别。

刚一出陆书记门,那来人就同杨京辉说,“我是咱镇上的人事助理,叫李强,陆书记叫你杨京辉?”你和陆书记是亲戚吗?

杨京辉连忙矢口否认。

在他俩去乔镇长的路上,陆东升播通了乔国民的电话:“老乔啊,县里分配到咱镇里一位大学生,我瞧着挺有灵性的,是个可造之才,我记得前几天计生办缺个搞宣传的,你看着安排到那工作?。。。。”

来到了乔国民的办公室,李强引领着杨京辉敲门进屋后,为乔镇长引荐了杨京辉,乔国民假做略加思考,然后对李强说:“计生办空出个位置,你帮小杨办好人事关系,带他去那上班。”

就这样几经辗转杨京辉又被李强带到了计生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