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章-辟建开发区

因为飞龙集团的落户,海城县招商引资实现了历史性的突破,特别是招商工作的日益规范,各类优惠政策的相继出台,行政审批中心的落成让海城县无论是投资环境,还是政府形象上都得到了极大的提升。而随着海城县在云阳市成功举行了招商会之后,相继有一些云阳企业开始向海城转移,因为出台的招商政策对海城县的各主要经济部门都下达了任务指标,所以各乡镇为了完成任务开始出现了争抢项目的趋势,为了完成任务各部门之间互相竞争,不择手段。

杨京辉向赫继权建议辟建经济开发区的想法,杨京辉说可以依托在兴安镇国道那个区段,前几年有一些乡企,县里出面再征用一些土地出来,建立一个大的经济开发区,规划设计好功能分区,设计好不同的园区,即便于集中开发,又便于向省、市上级部门汇报展示,招引来的企业按照规模入驻园区,还能避免分散于各乡镇,以及各乡镇为争项目而采取的不正当竞争。

赫继权很快同意了杨京辉的建议,常委会表决通过后,交由杨京辉负责牵头建设开发区。杨京辉积极咨询,很快便联系到了一家国内一流的规划设计公司,先期从县国土局和县规划办调来了数据,将那区段的面积初步规划为30平方公里,涉及了兴安镇和过马乡两个乡镇,兴安镇将占地20平方公里,过马乡为10平方公里。在与两个乡镇协调征用地时,过马乡很快作出了回应全力支持县委的决策,派出了专人积极配合杨京辉进行征用地事宜。而到了兴安镇,杨京辉却遇到了阻碍。

乔国民早就接到了县委县政府下发的关于建立开发区以及征用地等事宜的文件,那文件就放在他的桌子上。文件里面标明了辟建开发区的领导机构,赫继权任组长,纪永海为副组长,一众县领导领衔之下就是杨京辉任办公室主任,主要负责开发区规划的全部事宜,而自己这个堂堂一镇书记,却位列杨京辉之下,想想一年之前杨京辉还在自己手下,任由自己拿捏而不能言语,而现在都混得风声水起的。声势上完全超过了自己,更可恼的是这毛头小子颇得领导器重不说,工作得名有利,提拔成为招商局长不说,光是重大项目奖励就得了6万多元。无论如何这些都是乔国民看不下眼,越想越气的理由。他自是知道辟建开发区的想法肯定就是杨京辉的主意。当时杨京辉还在兴安镇。和陆东升一起迎检时,那个迎检的汇报材料就是杨京辉起草的,当时就有意向提及规划类似开发区的想法,还得到了江川市长的认同。养虎终成患啊,这是乔国民此时的想法。

杨京辉第一次电话与乔国民沟通时,乔国民说他外出招商去了。等招商回来时再做联系,而杨京辉的老同事兴安计生办的孙友斌母亲过大寿通知杨京辉时,杨京辉顺口问了句“乔书记出门了吗?”,那孙友斌说今天一早还看见他呢。杨京辉自是知道乔国民这一环,肯定不会那么顺利就配合完征地的,因此杨京辉给足他面子和自尊,你不是能端住架子吗?那么好,我先从过马乡的工作做起,过马乡的征地如果全都结束,看你兴安还能拖到何时,开发区是常委会都讨论决定后通过的,又不是我杨京辉自己的决定,便没再去主动联系乔国民。

赫继权的执政理念在杨京辉的坚强落实下,件件掷地有声,还有了很好的结果,因此纪永海等人便都认同了赫继权的想法,纪永海自认自己的视野、胆识和思想不够超前,不够高瞻远瞩,于是便果断的调整了战略思维,决定做一个赫继权思想的坚定执行者,海城县的党政空前认识上保持一致,对于建设开发区,赫继权和纪永海每周都要听杨京辉一次进展情况的汇报,杨京辉将整个计划的进度统计表往两位主官面前一放,二位便表情凝重起来,兴安镇占了开发区面积的三分之二,而目前进度为零。过马乡那三分之一却即将全面完成征地,纪永海当场就要给乔国民打电话,却被杨京辉阻止了,杨京辉非但没给乔国民下绊子,反倒为他说起话来,说道乔国民书记忙于兴安镇的招商引资工作,等他回来后就应当会马上推进。而到了赫继权面前,赫继权是知道那乔国民对杨京辉的诸多“照顾”的,他也不想因为自己或是纪永海的领导施压而让杨京辉与乔国民间关系变得更加僵持,便授意杨京辉在督办全县损商引资计划指标时,再加上一个奖惩措施,你乔国民不是总外出招商吗?就看你年末能完成多少,年末计划完不成的给予亮黄牌警告,不具有任何先优评批资格。连续两年被亮黄牌者,其单位党政领导将被免去现职,另行任用。他还安排县委县政府以两办的名义发出督办简报,面向所有县级领导发出重大项目包括开发区的建设进展情况。

乔国民一直在等杨京辉主动低姿态来求他,但拖了一段时日之后,杨京辉竟然没有了动静,最后反倒等来了一纸县委、县政府办公室联合下发的督办简报,那上面第一项公布的内容就是开发区建设的进程,截至目前过马乡区段的征地工作己经完成征地计划的80%,征地工作进展顺利,兴安镇征地结果为零,乔国民不禁十分恼火,虽然这结果是他自己一拖再拖的结果,但他却把怨恨怪在了杨京辉身上,肯定是杨京辉那边向县领导汇报,再添油加醋说了一些话,县领导才会把自己当成了干扰和阻碍县域经济发展的拦路虎。再三权衡之下,不得不着手安排人去与杨京辉接触,启动兴安的征地事宜。(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