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五章-力不从心的赫继权

杨京辉住院期间,兴安镇征地工作没有停止,赫继权安排了陆东升牵头继续推进征地,一来陆东升曾经任职过兴安镇党委书记,二来陆东升当初曾是杨京辉的老领导,对杨京辉颇为照顾,赫继权还很看中陆东升的一点是他为人沉稳。在陆东升的稳步推进之下,杨京辉出院时,征用地全部结束了。

那规划设计很快就出了方案,最终的图纸就有近十种之多,完全平面图,平面布局图,带山势地貌的规划图……,规划设计方案很快在海城常委会上全票通过,有了规划做指引,招商引资有序进行,云阳转移过来的企业就安置在云阳合作园区,明珠市招引来的企业就坐落到明珠企业园区,海城开发区建设的如火如荼,每一位乘车去省城的人每次路经海城开发区都会发现这里的变化,可能不久前经过还只是块空地,而过了不久再路过那里可能就有铲车在那里平整土地。

而海城县委宣传部适时的邀请省市媒体来采访赫继权,赫继权总结了自己的执政理念,推介了海城县招商引资的做法,实行内联外引,只要发展优于海城的就会借鉴,就会学习,而不分地域远近。赫继权特别推介了与云阳开展补位发展的经验,他总结为云海合作模式。还介绍了由引进飞龙集团为起点到目前海城的一系列招商成果,以及兴建中的海城开发区建设进展情况。县委宣传部邀请来的媒体不光有报纸还有电视,报纸和省电视台策划了一系列的报道,市电视台还对赫继权进行了专访。那报纸的写手也甚高明,没有否认前任海城县领导的政绩,开篇就是“低调的海城无声巨变,从数字看变化……将海城的发展归纳成为海城现象”。海城的系列宣传引起了省里的高度重视。而海城也适机将一系列经验和做法上报给了省委研政室,省委有关领导很快在那材料上批示,海城的做法值得相类县份借鉴。

一时间海城在江川市变得无比耀眼,江川市的大小经济类会议,海城都会做经验介绍,成为典型。全省县域经济工作会议上,赫继权代表海城做了经验介绍,是会上发言的唯一县份,杨京辉总结出的一系列招商经验被全省推广,

参加完县域经济会后。载誉的赫继权如沐春风,去拜访老领导,于人大硬拉着他陪自己下棋,赫继权棋艺不精又心有旁鹜,怎及得上闲情雅致的于人大。连下了几番棋后,一把也没赢。于人大便感叹赫继权心不在他这。觉得这棋下得特没劲,索性把棋一推,问赫继权,最近还比较得意?看了省报连载的几篇报道,还不错,有些模样。那些做法确实符合这些省内经济发展较落后的地方,不过还是要切记勿骄勿傲,你放心大胆去做,省里这边我还是能说上些话的。赫继权又向老领导汇报了他在党代会提出的那些目标,于人大闻听后又给他指点了哪里需要注意,哪件事需要如何办……。

出了省人大,赫继权又主动承担起接女儿放学的任务,买菜、为饭定好时,然后去女儿学校等候女儿放学,女儿己经就读初一了,升入初中就和小学不同了,眉宇间开始有了大姑娘的韵味。女儿长得很像赫继权,脸型瘦消,下巴尖尖的,特别是眉毛和眼睛,而皮肤则像妈妈,白白的。女儿看到许久没见过的爸爸,兴奋的跑了过来,赫继权接过女儿的书包,替她背着,自然而然的像小时候那般牵着她的手一起走,女儿非要和他一起再去接妈妈,于是父女二人便拐去了赫继权爱人的单位,赫继权爱人叫冷云,在省内一所著名大学任教,同时还兼着一所专科和两所中专的任课,今天课业量正好也很多,赫继权打电话告诉她爷俩的行动后,冷云的心有了一丝久违了的小小的感动的温暖。二人都是受过高等教育的人,在省里时,自己倒还好一年有两个假期,每次双休日或是假期时,看到别人一家三口,或是夫妻二人看看电影,喝杯咖啡,或是逛逛公园,便觉得这些对于自己都只能是电影里的或是幻想出来的景,这些场景只在她与赫继权谈恋爱时,才程序化一般有过一遍,还都是自己主动提出来的,赫继权总是在忙,嫁给了省政府的秘书,只有外人看上去的风光。

“嗬!冷教授的爱人是省政府的大秘呢,是于副省长的贴身秘书,于省长何许人也?那可是主管全省重要的经济和交通战线的司令呢,手头资金、项目动辄超亿元”。可谁知,这所谓的省政府的大秘牺牲掉了多少个人的时间……

而再后来,于省长赴任人大之前,动用个人的力量将赫继权委派了下去,实指望能比省政府轻闲些,可出了龙潭却又入虎穴,在那县一级,他要算是级别较高的领导级,却也不可能为了家庭而不在岗,于是从此开始了牛郎织女般的生活。如果生活可以重新选择,冷云宁愿他不是所谓的大秘和领导,只是像自己一样做做学问,或是是名医生也好呢。

一家人聚在一起难得的吃了一餐团圆饭,饭后冷云去涮碗,赫继权给女儿辅导功课,上了初中课业量就开始大了,不单纯是多,关键是初中开设的科目多,等赫继权辅导完女儿课业了就己经快九点钟了,催促女儿洗漱睡觉后,冷云抽了间隙冲了冲澡,冷云裹者浴巾出来时,赫继权己经躺在床上了,冷云上了床后伸出了手臂环住了赫继权,赫继权都有些迷糊得要睡了,便嘟呶了句“我困了”,冷云没有理会赫继权,执着的对他进行探索,慢慢扳转过了赫继权的身体,赫继权只好回转过来搂住冷云,一番亲昵之后,赫继权一翻身将冷云反压在身下,挺着分身进入冷云身体,脑海中突然想起了那日看dvd的情形,便愈战愈勇,接着往来了十几个回合,突觉大汗淋淋,伸手去擦汗突然间睁开眼,一看冷云在身下呢喃,而不是dvd那情形,顿时泄了一口气,没攀上顶峰便软缩了下来,冷云关切的问,“你怎么了?是不是压力太大,累了”?赫继权道,“可能是”。冷云道,“明天你晚些走,我们去省中医院找个好中医为你把把脉调理调理身子,年纪轻轻的我还指望你给我带来性福呢”。又安慰了赫继权一番,才慢慢睡去,赫继权按着砰砰而跳的心,心虚不己。(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