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六章-婚前准备

杨京辉与张小梅约定了结婚日期,因为今年是1999年,第二年就是2000年,便是新世纪的开始,作为本世纪的最后一年,所以二人不约而同的想到了将婚期定为9月9日,除却年份中占据的那个开头的一,时间排列下来竟占据了五个九,祈祷婚姻和爱情长长久久之意。

步入婚姻的倒计时后,便是一连续的忙碌,杨京辉用那笔招商奖励买了一套80平米的新居,工作之余便抽时间对新居进行装修,土木工程、厨卫做防水、粘贴瓷砖,木工装完阁柜之后,铺设好改装后的电路,便换上了粉刷匠上杨来处理墙面,铺装地板,安装好灯具,添置完厨具、家电之后便算是一应具全,只差迎娶张小梅过门了。

二人抽时间去江川拍摄婚纱照,按照张小梅的要求,一大早二人就赶到了婚纱影楼,先是挑选拍摄的套系,现今的商家网上有人统计和评价过了,最为暴利的行业就有影楼、殡仪馆、眼镜店……,影楼就拍摄几张照片,用一些精美的框框装裱之后再配一本相册,两个玻璃相架,一个拍摄光盘,动辄便上千元;而殡仪馆因为国家不让个人开设,所以更不具备竞争力,且还有番说辞,丧事是白活儿不能讲价,于是那骨灰盒从500元复合板的开始起价,一路到价位到最贵的8888元,再贵的骨灰盒也不过是个方寸之地的手捧般大小。眼镜店不知何时早就告别了玻璃镜片的时代,称之曰超轻树脂镜片,小小的一副眼镜动辄二三百元。

那婚纱不同的套系,除却洗出来的大片尺寸不同之外,还配有不同的赠送服务,基本每个套系都是两张大片。从24寸起、36寸、42寸、51寸,还有更大的,相适配的另一款大片便是从18寸起、20寸24寸、32寸,两张大片中大的可以挂客厅或主卧,小的任意挂副卧或是书房,二人根据新居面积的大小最终选择了一套合适的套系,除了两张大片,额位的附赠是新娘结婚当日的婚纱免租,免费新娘妆,另赠两个水晶摆件。一大一小两个相册,总额是998元套系。

二人被化妆师分别带领到不同的房间分别化妆,杨京辉比较容易和简单,化妆师先是为他刮了刮胡子,再给头发定一定型。又施了点粉底对脸上的痦子和痘痕进行遮补,最后用湿毛巾擦了擦被粉盖住的眉毛。没超过十分钟一个唇红齿白的大男孩出来了。而张小梅的妆则要复杂的多。粉底、腮红、口红、画眉、假睫毛,戴假发,试婚纱,一样样完全结束之后,张小梅走出房间时,杨京辉惊呆了。像张小梅又不是张小梅,总之是完美无瑕升级版的张小梅,难怪有人会说“女人最美丽的时刻就是当新娘,手捧着花束身着婚纱”。张小梅见到杨京辉如此神情,心底很是得意,二人便轮为了木偶,被摄影师摆布着做出各种不同的姿势。拍完一个布景之后,杨京辉换衣服,张小梅则需要去换婚纱和不同款式的假发。一连换了七套服装之后,整个拍摄过程才算结束。

换回自己的服装之后,杨京辉迫切想要找个地方洗把脸,就这样顶着妆容出去,他可做不来,而那影楼却没有适宜的洗漱场所,张小梅也觉得不舒服,办理完其他的手续之后,二人去了一家浴池分头冲洗,半小时之后两人神情气爽的会合在了一块,一起去吃饭。

拍了一上午的片,又洗了洗澡,二人早就饿得发晕,没再那么挑剔,寻了家步行街上的最近距离的一家天津包子铺,点了两屉笼包,痛快的吃了起来。“真没曾想,照个照片还会感觉到这么累”,杨京辉一边嚼着包子一边感慨,“还真是个体力活呢。”张小梅笑道,“主要累是在耗时间上了,另外还有摆拍,固定下一个姿态得静止维持好几十秒,就是这个环节累了,你想一下,是不是快相当于大学时军训时的站军姿了?”,杨京辉笑道,“真是高见呢,头一回听说照婚纱照等同于站军姿”。

二人一顿饱餐之后有了力气,出门去了步行街散步,杨京辉道,“抽时间时把你的户口带上”,“带户口干嘛,你警察啊?你要不要看我身份证”,杨京辉道,“要你户口难不成你以为我还要倒卖人口吗?我们得去注册登记啊,我可不做无证驾驶”,张小梅一开始没反应过来,待听杨京辉说的有些荤了,便嗔怪他伸手捶了他一拳。

二人在步行街上又相继逛了几家装饰品商店,看一些插花、摆件、绿植等,相中了几件却不想立刻便买,一则是有些累了,二来那些东西不是必需品,想多去几个商家好好选一选。张小梅一般中午有个午睡的习惯,今天没睡成,拍完婚纱之后又穿着高根鞋逛了这许久,便觉得有些累了,想要找个休息区歇一会,亦或是回家,但杨京辉偏拖着她去挑选婚戒。二人只好再到那一家珠宝店去看婚戒。

那珠宝店紧临着的就是妇产医院,二人快行至珠宝店门口时,迎面走来一位孕妇,她的脸色苍白,一双大眼睛里仿佛藏着许多故事,她不知在想些什么,没注意到迎面走来的杨京辉二人,而张小梅二人也正在说着一些关于婚戒的事情,没留言到对面会走过来人而对人视而不见,双方差一点就撞到,张小梅发现那孕妇时,二人己经快撞上了,二人连忙躲在一旁,代价是杨京辉摔倒了,张小梅便有些不高兴,“走路也不小心些,撞到我们事儿小,心事重重的样子,你也应当注意一下自己的身体情况”,那孕妇显然也意识到了自己失神惹下的祸,连声道歉,询问有没有摔坏,张小梅扶着杨京辉起来时,杨京辉脱口而出,“映蓉!”。(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