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有俗语如此讲,“三十年前看老子,三十年后看儿子”,这话里的前三十年说的是人活一世,对于一个家庭的而言,家里有什么大事小情,人与人之间礼尚往来等事,要看当家主事的父亲的地位和实力,孩子能做什么?只能是看客;而三十年后看儿子则是指,这一家庭之中一旦儿子长大成人,父亲渐渐步入风烛残年,家里再遇到重大事情,考验和衡量的就是儿子在现今社会的地位了。

杨京辉的新房安在了海城,虽说是父母在过马乡生活了一辈子,大多数的乡里乡亲都在那里,但杨京辉今时不同往日,己发展成为海城县最年轻有为的招商局局长,在海城县有了更为认可的人脉关系,因此和家人商量后决定将婚宴分成两次在两地举行,婚礼当日的正宴就在海城县城举行,婚礼第二天再去过马乡举行第二场。而为了忙着婚宴和迎亲,一家人早早就就都汇合到了海城。虽然一切程序从简,但有些程序还是需要走的,婚礼前一天,姐姐让东东在杨京辉的婚床上睡了一夜,说是要童子来压床,好祈求杨京辉他们能一举得男。

第二天一早,布置好的接亲车队就排成一列在楼下等着了,因为距离江川路程较远,所以和张小梅相商之下只安排了6辆迎亲车辆,赫继权很想在杨京辉的大婚之时扮演一个什么角色,一定是份量重一些的,好像只有那样,自己才算参与进了杨京辉的生命历程一样,他心底里是非常想当证婚人的,但他身份太过特殊,历史上还没听说县委书记来给谁当证婚人的。后来只好做罢。陆东升也早早就和杨京辉打过招呼,告诉杨京辉夫妻俩愿意扮演任何角色,杨京辉便也不客气的给他“安排”了角色,证婚人、同时携夫人一同帮助迎亲,而作为媒人的李强夫妇自是少不了的,加上姐姐一家人,男女宾相。一行人便早早起程赶赴江川迎娶张小梅。

张家这边,小区内的下水井盖都盖上了红纸,那化妆师正在为张小梅化新娘妆,每隔一段时间张小梅就让张可问问杨京辉车子到了哪里。惹得张可取笑姐姐急着嫁出去,竟然连一分钟都不想多留,张小梅训责他道,“海城离江川这么远,你不问清楚。心里能不挂念吗?倒是你,我嫁出去后。家里地方都空出来了。你何时娶回来一位?”,张可连忙跑路,回应她说“我去看看我那姐夫到哪了”,又过了一会儿那迎亲车队到小区了,张家亲属中一个小孩子便点燃了鞭炮,张可则要把守着楼门。摄像师率先跑进了楼,倒退着身体对杨京辉的迎亲进行录制。转了几层之后,杨京辉来到了张小梅家的门前,杨京辉敲门。那张可故意在里边装作听不着,按照女方送亲队伍里年长的那黄阿姨的意思,此举在于磨一磨新姑爷的耐性,杀一杀他的威风,让他以后对姑娘好些。杨京辉自是知道婚礼上的程序求的是好事多磨,求的是一个热闹,因此极力配合着张可,张可提出什么条件都答应,张可一连刁难了几个问题,甚至都要出开诗对了,张小梅在里面不开心了,“你快放他进来,这一来一回的挺消耗时间的”,张可无耐的耸耸肩演了他拦门最想演的那段戏,此山是我开,此树是我栽,要想从此过,留下娶媳妇钱,不要多,多给我几个红包就好了哈,杨京辉从门缝一齐递进来六个红包,张可接过红包迟疑的时候,杨京辉己闯了进来。进来之后,若有所指的对着张可坏笑道,可真能演哈,你不想想将来你娶亲时?张可道,早就知道我是咋演都扮恶人,都不对的。

一同去迎亲的还有一位司仪,在那司仪的主持之下,一切程序就井然有序起来,指挥着迎亲婆将一床新被子铺在床上,那被子底下放了一张“福”字,让杨京辉与张小梅一同在床上坐着,说是坐福,而后点然两根红蜡烛,张小梅再装模作样的对着镜子化化妆,张爸爸煮了两碗热面,面上面各覆着两枚荷包蛋,摄像师让他们摆出各种pose,适时的抓拍。而后是杨京辉向张爸爸改口叫爸爸,张爸爸随即赏了杨京辉一个红包,最后亲人合影,来宾和新人合影,张爸爸原本是留在家里不送别张小梅的,但临别时,张小梅刚道了一声“爸我走了,”那泪珠子就停不下来,这一哭惹得张爸爸心里也非常不好受,本来现在的家就不完整,如此一来彼此能不牵挂吗?后来张爸爸便改了主意,告诉女儿莫哭,爸替你压阵,亲自送你结婚。

杨京辉抱着张小梅,一路从楼上抱上婚车,二人坐定之后,张小梅平复了情绪,又开始补妆。一路之上不停的和家里联系,向他们汇报行程。当车子驶进新楼时同样的程序又再上演了一遍,只不过上楼时不必再抱着张小梅了,因为迎娶时,说是不能让新娘沾上娘土。而这次上楼多了道“祝福”新人的程序,大家用混合着彩纸的五谷杂粮向新人撒掷,早有那接亲婆护送着新娘提前上了楼,留下杨京辉掂后,大家看着那瘦消的杨京辉,那一身暂新的西装,谁也不忍痛下杀手,轻轻的履行完程序,进了楼里接着上演。轮到张小梅向杨爸爸杨妈妈改口时,杨妈妈激动的落了泪,脑海中浮想起杨京辉从出生到上学再到结婚的一些难忘的片断和时刻,感慨万分。那司仪又让张小梅给婆婆带花,张小梅随手在插落在了左鬓之上,那司仪便说道,男左女右,新娘子想为婆婆添个孙子呢!众人大笑。

到了婚宴现场,宾客早早都聚满了,有杨京辉在兴安的同事,在村小的同事,在县委办的同事,在招商局的同事,在海城县通过工作等方式结识的朋友,大家都带着笑意注意着一对壁人。

婚礼仪式上,因为张爸爸的出席,一些顺序有所调整,原本设计的新人同时登台,改为了张爸爸搀扶着张小梅,杨京辉从台上走到台下,张爸爸当着众人的面将张小梅的手交给杨京辉,就像两个男人间的承诺,像是主权的移交一样,虽然张爸爸没有说话,但那里面的意义所有人都能感受到做为父亲,做为护佑着女儿成长,为她遮风挡雨山一样的父亲的伟大付出。

陆东升作为证婚人宣读了结婚登记证,随后司仪让两个人交换婚戒,杨京辉为张小梅套上婚戒时对张小梅说,从此以后你就是我的人了,再也逃不掉的。

人群中,杨京辉看到了赫继权,他自己悄悄来的,就坐在那里微笑地看着自己。(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