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拾章-苏映蓉的回忆

记不清谁曾经说过,“真爱一个人,如果你和他今生无缘,就请放开纠缠的双手,何苦为难了别人,看轻了自己;真爱一个人,如果你和他今生无缘,请你合什双手为他祝福,这才是真爱一个人的方式。如果这些都做不到,请不要再说爱,不要亵渎爱的神圣,你的爱太自私,自私到结成了**的牢笼,缠住了别人,也锁住了自己”……苏映蓉己记不清是在哪里看到的,是国人创作亦或是译文。

总之那日街头相遇之后,看到他现下幸福甜蜜,就应当像这哲言一样心生祝福,为何自己的心底却还是有些隐隐的祈盼……。想得多了时候,肚子里的宝宝便踢了自己一脚,腹部一紧,便收回了记忆。抚摸着肚子嘴里念叼着,“好了好了,妈妈记住了,不能情绪紧张,不能情绪不好,也不能想爸爸的不好,他是一个好爸爸,你有一个好爸爸。”

夜里,昏黄的桔灯下,苏映蓉读着一本日记,那里记录的是在读大学时的点点滴滴,毕业之后她便再没写过,日记里固然记录了很多美好的回忆,但也正是因为日记被蒋鹏程发现之后,便成了蒋鹏程口中的证据,由此开启了恶梦之旅,而想起蒋鹏程,这个人存在过吗?为何只宁愿那是一场梦……

毕业后在人事局上班的妈妈很顺利的就给自己安置了工作,几乎一天时间都没有等待,对于妈妈的安排,她个人还是很喜欢的,她不想步入繁杂的社会,因为妈妈就是一个身边典型的例子,妈妈是人事局的科长。负责毕业生安置,因为她的工作在机关相对来说是比较有实权的岗位,所以妈妈经常外出应酬,权利能使人变得强势,所以妈妈的想法最终都变成了决定,相对比而言,当了一辈子教书匠的爸爸在家里却人微言轻,妈妈最常说的话是“你不了解现今的社会”,正是因为受够了妈妈的霸权,所以自己当初选择了和爸爸最为靠近的师范校。妈妈起初执意要自己学习医学。但后来看爷俩强烈反抗,最后竟然主动放弃了坚持,而现下回头想想,无论如何选择还是没能逃开妈妈的掌控,因为师范生改行容易得多。本以为妈妈尊重了自己的爱好。甚至做好了在三尺讲台前奉献一生的准备,那时每当拿起课本。在学校示范课的一幕幕便会浮现在脑海里。便总会不由自主的去想,此刻的杨京辉在做什么,毕业后的他顺利找到了工作了吗……?

那天回家后,妈妈告诉自己今天有人打过电话来,刻意强调了一句,是个男生。可当自己和他通话没说上几句。妈妈就找了一个理由打断了电话,通讯那么不发达的年代,两个人都有对的时间来通话很是难得,虽然自己感觉到杨京辉的话还没有话完。但来的那个客人却不得不去见一见。妈妈邀来的是教育局的人事科长,即是她的好姐妹,也是她的好麻友,见过自己之后,那位阿姨不住的夸赞自己,随后不到一周的时间,教育局一纸文件便自己被借调去了教育局,便是在那时,蒋鹏程开始的出现在了自己的生活里。

一开始他不是来烦自己的,他烦的是自己的对桌女孩谢师玲,倒也不能说是蒋鹏程来烦那女孩,那女孩也总给蒋鹏程打电话,于是蒋鹏程也不分工作时间与否,便到办公室与那女孩子打调骂俏,没过几天蒋鹏程开始注意到了自己,自己很讨厌他那种轻浮的公子哥的样子,“哎哟,这里还有一位冷美人呢?……”自己常常怒目以示,或是起身就走。

而有一天刚给杨京辉发完简讯,“人生若只如初见你会怎样”,蒋鹏程就突然出现在自己面前,吓了自己一跳,自己是看了看办公室没有人时才偷偷的播打传呼台留的言。那蒋鹏程推送自己面前一个纸袋,告诉自己打开看看,自己当时想都没想,直接拒绝,那蒋鹏程倒是执着,对自己说,“我知道我的这些资本在别人眼里珍贵的很,在你的眼中可能什么都不是,我只想说我对你是认真的,以前不知道这种感觉,只知道游戏、玩昧人生,你看到的都是迷惑别人的表像,就像我轻浮的举止,我内心里却传统的很,我想我真的喜欢上了你,你拒绝我我也不在乎,只要你没结婚我就一直追,一直追到把你变成我的妻子为止……”像流氓地痞般的表白,一瞬间差点让自己感动,当然只是一瞬间几秒钟而己,尽管自己知道他在表白时他的眼神是坚定的是真诚的,他没有说谎,但自己心中己经有了杨京辉,那一瞬间的蒋鹏程什么都不是,当下骄傲的如同一只白天鹅般,等你把这些莺歌燕舞都清理干净,洗白人格之后再说罢。其实自己的这句话也是满重的,如果换成一般人习惯了那种前拥后呼,习惯了被人宠为中心的人无论如何是接受不了自己的态度的,然而蒋鹏程却真的转变了,言谈举止、甚至穿着,就像换了个人一样。

而杨京辉的消息越来越少,有几次自己传过去了简讯有如石沉大海,自己觉得无法理解,只好劝慰自己,他是在忙,或是信号不好接收不到了呢,但妈妈的一番言语让自己明白了,妈妈问,“有一个男孩子总打过来电话,他就是你日记里的杨京辉”?瞬时自己变得失去了理智一般,“你为什么偷看我的日记,凭什么窥视我?”。“窥视你?我是你妈唉,我生你养你,把你养大,你什么都不和说,我对你的想法只能猜,我不看你日记还差点被你蒙过去呢,我告诉你哈,你和他是不可能的,他现在在做什么工作?在机关?你电话时我可都听见了,他在乡镇的计划生育办,一个男同志做什么工作不好,围着妇女大肚子转。我可告诉你,妈妈是过来人,是为你好,嫁个条件相当的,你嫁过去不会受穷,这世界上所有的感情都得建设在物质基础之上,贫贱夫妻百事哀,没有经济基础做支撑什么风花雪月都是在幻想。如果你真嫁了那外地的穷小子,以后有得你哭的……”。

“你……”,自己被老机关的妈妈一番说辞越说心越难受,眼前一黑昏了过去。

醒来之后,己身在医院,妈妈的眼神说不出的复杂,她支走了在旁边等候自己醒来的爸爸,“好了,女儿也醒了,你去回家看看把鸡汤端过来”,爸爸走之后,妈妈一抬手就打了自己一耳光,妈妈哭着说道,“我教育你真是失败,你真让我失望,从小让我骄傲的映蓉哪里去了?本以为你有是分寸、能自爱的女孩子,没想到你这么糊涂就把身子丢了,你例假多久没来了?”,自己猛然醒悟,毕业到今天还差几天一个月,自己的月事周期较短,一直都很精准,这个月却迟来了四天,原来那一晚的离别,便情根深种,一想到此,自己的心里没由来的感到宽慰。自己没和妈妈争辩,在等她的下文。“你怎么就这般糊涂,虽然现在社会不同于过去,对这方面比较开放,但没有男人会希望自己的妻子曾经被开放的,中国男的人骨子里都希望迎娶的处女,你这样轻贱自己,会成为别人一生的把柄……”,妈妈真的很伤心。而后她拿出一粒药,趁着着床的时间短,细胞还小,你自己吃下药打掉。正好给你请个病假就说你贫血,你好趁机休养休养。

而妈妈这般说辞之时,苏映蓉的脑子里正在想像,“如果这个小宝宝能顺利出生,无论是他还是她都能很聪慧漂亮,男的就像他一样,女的像自己一样……”,“到底是你自己吃还是我来喂你?”,妈妈的话猛然把自己打醒,一翻身下床跪在妈妈脚下,“妈你怎么能够这么狠心,他可是你未见过面的外孙,你怎么能这样对他讲,我不要堕胎,我要生下他”,妈妈又扬起了手掌,自己固执的送上了脸颊,妈妈痛心的打了两耳光之后,开始痛心的打开她自己的嘴巴,“想我董淑萍机关算尽精明一生,到头来自己才是最失败的”,自己便给妈妈磕头求妈妈不要这样,俄尔,妈妈捧起自己的脸,心痛的抚摸着被打红的脸颊,妈妈狠切的说,如果不堕胎也可以,只是有一个条件。闻听此言,自己顾不上脸上的肿痛,眼睛发着光,妈妈接下来的话无疑如同让自己来做生死选择,“不能嫁给那个穷小子,妈给你尽快找个好人家嫁了。”“真得只有这样吗”?妈妈又道“就算你没怀孕,我也不会让你嫁给那个穷小子,他连自己都没有前程,养活不明白自己,你舍去了地级市跑到一个偏远的乡镇去受苦,你给你未来的孩子一个什么样的生存空间,你自己从小在地级市接受教育,自己的孩子却和一帮农村小孩子玩泥巴,你为了自己的爱,而牺牲孩子的未来,你说这是一个负责任的母亲该做的事吗?我先不逼你,你好好想一想,该如何选你尽快做出决定。你还有二十多天的时间迟疑,49天之内一切都还好办……”。(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