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须拿出实际行动来尽快施行赫继权的理念,这即为了证明赫继权的正确,也是在向云阳方面展示自己,低调和谦逊己不利于工作,赵日出抛出了所谓的“人才论”,自己就要主动迎敌,证明给赵日出,也包括受他煽动而置疑自己的人看,我-杨京辉绝非浪得虚名。

而要将赫继权的理念一步步推开,眼下迫切需要去做的就是“腾笼换鸟”,把那些低产出、低附加值、高耗能、占地广的企业想方设法从云阳地界清理清退出去。这项工作颇为棘手,大有政府翻脸不认账的嫌疑,处理好了可能会皆大欢喜,处理不好会惹来诸多麻烦。

杨京辉找来了当年企业落户时的合同正待仔细研究各项条款,便传来了企业聚集到市委上访,说云阳市忘恩负义过河拆桥了。因为涉及到杨京辉接下来的举措的施行,所以杨京辉接到电话后匆匆赶了过去,进行解释安抚。赫继权知道定是有人将此前的一些决定透露给了企业,进而煽动企业围攻市委,他深为恼火。杨京辉只好先抛出一个诱惑性的条件,告诉那些企业,市委不是这样的打算,他们被有些人给蒙骗了,市委准备重新规划建设小额企业园,统一建设高标准的场房,在本地进行转移……。杨京辉告诉各企业,过段时间市里会进各企业进行调研,有意向向小额企业园转移的企业可以前往招商局报名登记,前来闹事的企业听到如此消息,便慢慢散了去。

杨京辉随后被赫继权叫进办公室,赫继权一脸疑惑,他通过秘书知道了杨京辉对众企业家的答复,当下杨京辉便向赫继权汇报了心中的一些想法。他告诉赫继权,这项“腾笼换鸟”操作起来并不容易,其实站在企业方的角度,他们来置疑来闹事也情有可原,不过却也不是没办法破解,第一个办法就是建立一个小额企业园,过去落户的企业大多占地较广,也很分散,通过建立小额企业园,政府要预先多投入一些。建好标准化厂房,做好一切基础设施,因为有些理亏,所以要让企业感受到政府的诚意。给足优惠政策,小额企业园会充分利用土地面积。实现土地最大化利用,愿意进驻园区的。就可以腾出现有的土地了。第二种方式是组织海城等兄弟县市来云阳召开产业转移恳谈会。看能否把这些企业转移到其他县市,这里边需要的是其他兄弟市县的招商政策;第三种方式是引进同类高端企业,令这些固执的小微企业有危机感,市场就是竞争,在残酷的竞争之下,优胜劣汰自然选择。

一番措施挨个解释下来。腾笼换鸟的难题就变得迎刃而解了,这让赫继权信心十足,他觉得杨京辉这小子就是个天生仕图的料,没有他攻不克的难题。

杨京辉当即回去着手出台辟建小额企业园的方案。提交常委会后,在杨京辉的一番解释之下得以顺利通过,接下来的时间内杨京辉率招商局全体走访各企业,向他们宣传方案,宣传将要建成的小额企业园,详细向他们剖析进驻企业园区的诸多利好之处。经过一番努力将适合条件的企业走访个遍,答应转移到企业园区的有三成企业,其余企业有的持观望态度,有的坚决不转移,这样的结果尽在意料之中,杨京辉甚至做好了那三成企业再出尔反尔的准备,因为不排除会有人为因素的干扰。杨京辉对那些态度坚决的企业做了重点标记,准备再行攻破。

在置疑声中,赵日出不得不按照常委会通过的决定拔付款项建设小额企业园,赫继权为了确保自己的执政理念得到有效落实,又整合了市政府的目标办、市委的督查室成立了督考办,把市里的一些工作任务都纳入督考范围,分阶段和时限进行跟踪督办,如此一来那小额企业园的进展便顺利得多。

杨京辉展开了第二轮的攻势,邀请到了省社科院的经济学专家,组织那些执意不转移,不入驻园区的“钉子户”企业进行思想教育,那经济学家结合无数经典案例,讲述了企业如何发展才能成长为百年老企、甚至企业集团,企业的扩张,企业间的兼并整合,企业如何更好的发展和生存,企业间的竞争等等。

那经济专家得了杨京辉的授意,讲解的案例都有所指,都有意义的,其用意和目的就是在于让那企业家接受建议,选择入驻小额企业园,不然的话下一步杨京辉便将着手引进同类高端企业,逼迫小微企业自行转移或是破产。当然这个局面不是杨京辉希望看到的,这个培训会起到了一定的效果,听完讲座的企业回去后认真思索,不久之后便有企业主动联系招商局,提出入驻园区,有的企业则自动去招引合作伙伴扩大经营,当然也还有的企业依然固守现行的模式,无动于衷。累计几次下来的结果,杨京辉将那些“钉子户”进行了重点标记,一统计下来,钉子户企业还剩23家,他便认真研究起那些企业的生产方向来,按照这一脉络在日后招商工作中,重点引进同类竞争企业,争取达到完全清理清退的目的。

赵日出未曾想像,在杨京辉的三个举措之下,只是进行了两步,一步建立企业园,一步是讲来个专家讲了一堂课便取得了很好的效果,虽然心底认同杨京辉的能力,但还是不想接受赫继权执政理念得以快速落实的现实,在一次市政府组织的企业家年会的聚餐上,赵日出又适机的透露了云阳市比较权威的消息,说是入驻小微企业园,将会提高收费标准,果然此消息一出,又有部分企业选择了坚守,如此出尔反尔让赫继权颇感恼火,觉得有必要和赵日出彻谈一次。(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