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忙于一些事情,赫继权还未来得及与赵日出详谈之时,省里却传来了云阳企业人员集体聚首省城越级上访的消息,有一些企业组织员工到省里越级上访,被省信访办拦截下来,省信访办对云阳工作很是不满,那上访企业就是在反复的说政府过河拆桥,要提高各项收费标准,将企业从云阳境内驱逐出去,这不像其他的政策执行上的偏差,或是政府不做为等行为,对于省信访办而言,这些事情本应当可以在云阳内部解决好,而不应当出现集体访现象,更不应该去省城添乱。

赫继权接到信访办的汇报后,当即组织召开常委会,赫继权对于出现集体访一事相当不满,“我们的干部包括在座各位常委们,有必要重温一下入党誓词了,誓词中最后一段时要求每一位党员拥护党的纪律,保守党的秘密,可现在恰恰在这个环节上出现了问题,本来不想召开这次会议,大家都是担任领导多年,也入党多年,应当知道什么是大局,什么是团结,不利于团结的事不做,不利于团结的话不说,却偏偏有人有意泄秘,有意制造矛盾和混乱,我不清楚你泄露常委会秘密的居心何在,我看不出如果云阳乱成了一团粥于你能独善其身”,赫继权说到此处愤怒的敲了敲桌子,“我提醒那位领导,我暂且当成你是无心之举,如若再有下次,请不要忘记隔墙有耳,另外我除了是云阳市委书记还是江川常委,还有这个能力带好自己这一班的队伍”,说到此处,赫继权的目光从各位常委的身上一一扫过,赵日出觉得后背发紧,赫继权最后又强调了关于化解矛盾的工作,他说,市委、市政府各自承担各自的责任,中国是**的领导,也就是党领导政府,对于市委的决策,政府就要坚持执行好,在执行中理解,在执行中落实,政府就是干事执行的地方,更是处理问题和化解矛盾的第一主体,市委需要肩负起的是方向,制订有利于云阳的发展方针,这一点希望各位牢记,相信各位领导会切实负起责任,分清工作任务的轻重缓急,在抓好经济发展的同时维护好稳定。

如果不是气愤至极,赫继权不愿意以官威压人,他更喜欢的是温和的执政方式,但赵日出逼迫太甚,他不得不适时的露一露牙齿,不然连他自己都快要忘却还拥有这第二重身份了。

赫继权的强势姿态让赵日出格外不爽,却也没有办法,人家在那位置上了,真要是把赫继权逼急了,做出一些极端行为,自己也决计讨不到便宜来,人家都说到那份上了,眼下只能先安稳一段,适机再想办法争取一击致命。

那些被信访办接回来的上访企业接到通知到市委会议室,由杨京辉全权负责亲自给他们做最后一次关于产业转移和升级的讲解。杨京辉开门见山,没有说太多冠冕堂皇的话,而是道,我理解大家的心情,也恳请大家能试着站在我的角度想一想,关于产业的转移和升级势在必行,之所以成立了小额企业园区就是为大家解决后顾之忧的,在那里市政府投资建设现代标准化厂房,对于诸位目前的产业完全能够融纳集聚形成产业转移,政府不是要把大家清理出去,相反很是欢迎大家继续在云阳发财,不然的话,我们不用建立什么小微企业园区,我们严格按照当年各位与政府签订的条款,逐一按照法律程序核准,你达没达到标准,政府是否有权召回土地,都有规定和依据,所以说政府还是为大家给予了充分的尊重和考虑的,前一段时间省社科院的经济专家来讲课,我看效果就非常好,我们的xx公司就结合自身实际招引来了x省xx集团实行了蜕变和重组,规模扩张之后企业的竞争力也大大得到了提升。我想说对于这些看似政府逼迫你们升级或是产业转移,从另一个角度恰恰为你们企业的扩大提供了一个外部助推力。下面也不要只听我说,我想请重组后的xx集团公司来给大家讲一讲这次重组带来的变化。

现身说法起到的作用比杨京辉说得天花乱坠要显著的多,那集团从第一次知道市委要实施企业转移说起,说起了自身的不理解,到主动思变,到招商局杨京辉帮助寻求突破,到最终牵手xx集团实行蜕变,再到目前的运营模式,重组后的销售情况、市场份额、同行业的竞争力……不时有企业开始心动,就一些疑问与这个集团的负责人进行当场交流,这个会议开得颇为热烈,到后来显然是大家接受了那个集团的现身说法,一些原本固执的“钉子户”企业主动与杨京辉取得联络,说原来是自身企业想得狭隘了,而杨京辉也不失时机的为这成功召开的会议再加了一把柴,告诉大家,云阳市将在近期召开一次项目展示会,会联合海城、望江等其他县市,届时欢迎各位企业家出席项目展示会,招商局可以帮助各企业进行项目包装,为有意向实施项目扩张的企业提供最周到的服务。

此言一出,一些嗅到敏锐商机的企业家便围笼过来,把杨京辉团团围住,七嘴八舌的询间起项目展示会的详情来,杨京辉可无无暇在会场里一一答复,当即答复企业,有意向的请尽快与招商局联系,才从那热烈讨论的人群中抽身而出。(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