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过一番波折和坎坷之后,“腾笼换鸟”在杨京辉三步举措的稳步推进下得以顺利进行,而就目前发展趋势来看,杨京辉似乎己不必引进竞争企业逼迫那些固执的“钉子户”来实现产业的升级和转移了,80%的企业签下转移进驻小微企业园区的协议,另有10%的企业则采用了援引强手实现了就地扩张,另有10%的企业虽未言明,但己与招商部门多次接洽,将在合适的时机做出正确的选择。

杨京辉的这头三脚算是漂亮的踢开了,原本对他的能力还抱有怀疑的人这下子看清了杨京辉的实力,特别是招商局全体干部知道了虽然局长年纪不大,领导能力却很是老道,便都认真按照杨京辉的要求落实好每一件事。

按照对云阳企业家的承诺,杨京辉在筹备招开“云阳项目升级展示会”,杨京辉一联络了望江、海城等兄弟县市,各县市纷纷响应,毕竟云阳在整个江川乃到全省都是颇具份量的城市,与各地之间的差距不是一点半点,绝对领跑的局面,而海城市因为现今的招商局面就是杨京辉一手开创,所以对于杨京辉的邀请,格外的重视。望江市则因为曾是赫继权的工作地,而目前赫继权的政治走势是上升期,且还是江川市委常委,所以望江也着手成立了招商团。至于其他县份,在江川的排名和发展都不及望江和海城,本身就是落后者,寻访这样的机会都难得,便都不甘人后的积极准备参会。

杨京辉按照各企业报名情况,对企业进行了分类梳理和排序,编为云阳的项目库。招商会那天,江川市委书记鲁仲鸣亲自到会,对云阳市的项目升级予以充分肯定,认为云阳此举在一定程度上了破解了制约口岸城市发展难题,使云阳暂时摆脱了困境,为迈上更高发展阶段奠定坚实的基础,他肯定这个意义相当于再造云阳,或是云阳的二次创业,云阳的做法给江川以启示,如何更为合理的利用土地创造更大的利益。即实现土地的最大化经营。而云阳的做法还成功促进了企业的升级,从而顺利的实现企业的转移,做到了政企的双赢。

随后的展示会上,云阳方面将企业按所分类别一一展示,企业家都很珍惜这个难得的机遇。与过去各地自己登门招商不同,这次集中展示相当于为企业和各地间搭建了一个相亲平台。各地与企业间相互咨询。有了发展合作意向之后,即展开洽谈,项目展示会共召开了三天,会议结束后,海城县因为赫、杨二人奠定下的良好合作基础,特别是海城经济开发区的合理规划开发。直接规避了杨京辉处理的问题,海城成功招引云阳企业完全转移12家,有意向在海城扩建投资的10家;其他县市也都有各自不同的收获。

局面顺利打开,杨京辉便有了闲暇的时间。到了云阳,几次接待客商工作与接待办接处时,一直没有见到她的身影,在海城时那里没有接待办,他自是明白接待工作是随着经济快速发展而从诸多工作中独立出来的一个精细化分工,里面有很多职能和学问,好比云阳市,因为是口岸城市,全省第一大口岸,每年国家、省、市级领导会因公或因私多次来云阳,顺便过境,如此一来,接待工作将会成为各部门众多工作的比较重要的一个环节,而将接待工作从各部门工作中剥离出来,各部门便不必再去费心该以何种标准,何种模式做接待了,可以把精力投入到专项业务工作中去,而把接待工作交由专门的部门负责,按照市里确定下来的接待标准,视到访领导的级别,陪同出席人员级别,安排好吃住行,便同样可以完成任务,云阳市印制的各部门联系电话中,苏映蓉赫然在列,看那情形己是接待办副主任,电话号和在明珠时的不同,有几次看着那个号码,播了三个数字之后,便中止了继续播下去,何苦纠缠不清呢,播过去了能如何?那次见她之时她己经怀孕了,此刻的她应该当妈妈了,她来了云阳,蒋鹏程也到云阳发展了吗?对于这些杨京辉很想知道,但……以后还是会有机会的。

而某一次路过单位的一个科室时,他听到了同事在谈及苏映蓉,只听到一句便让自己心绪再揭波澜。那两个女同事是项目科的,那天还没到上班时间,两人正在聊着关于婚姻、爱情,关于生儿育女的这样永不落幕的话题,聊着聊着就说到了市里的女干部,其中一位说你听说了吗?接待办的苏主任和前夫离婚了,难怪她会孤身一人来到云阳,那她生的孩子是谁的?离婚前就怀上的吗?还是孩子爸爸另有其人?她们八卦得正来劲,见到杨京辉从门口穿门而过,不由吐了吐舌头,停话不再言语。而他们说的这些话,却都落进了杨京辉的耳朵里。

回到办公室,杨京辉的心久久不能平静,她发生了怎样的事情,她和蒋鹏程离婚了,她曾经那么坚定的告诉自己,她还爱着自己,却不能嫁给自己,她不爱蒋鹏程却必须要选择蒋鹏程,那么在明珠市的那晚,他随际便想到了自己,那晚会不会?她怀孕的小孩子会不会是自己的?如果她来云阳之前就离了婚,自己在明珠市见到她时她还没有怀孕,而自己拍摄婚纱照时,她去做孕检,杨京辉把这诸多的事情连在一起,越发有了答案呼之欲出的感觉,如果真的是那样,自己如何去面对张小梅?自己看到她还能这般无动于衷吗?为何苏映蓉总是自己来做决定,她到底有什么隐情不能对自己言清,杨京辉当然也想过会不会是别人,但对于苏映蓉他心底还是不肯相信她会是滥情之人。(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