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1章-赵日出“姨夫”的能量

云阳市与海城市最大的不同就在于区位,云阳是口岸,而海城是内陆城市,口岸城市就注定了城市的面积不会太大,主要还是以口岸流通和过货为主,把住这一进一出的关口,土地原本就较为稀缺,加上口岸的决定因素,因此云阳企业多为外贸加工型企业,企业生产的产品,其终极目的是过境出口,这便注定了企业生产会受国内及国外外贸政策的左右,因为你过度依赖出口,一旦销售地调整某一个环节的政策,那由此而引发的波动将是巨大的,所有企业都受到限制时,对于云阳的经济将是致命的打击,经济若期望复苏,则只能指望出口国的需求。

杨京辉分析了国内和国际形势,特别是精研国家新近制定出台的延边对外开放政策,结合在北京学习经济管理时,一位经济领域著名顾问的讲解,判断三年之内口岸仍是发展的最佳机遇期,三年之内仍是供不应求,属于贸易顺差,但需要慎防出现泡沫经济,于是杨京辉向赫继权提出建议,为了稳妥起见,为了提前规避风险,可以选择到国外建立境外园区,或是建立境外加工企业,在境外将一些容易受制的生产加工环节提前完成加工,以规避国外政策调整带来的冲击。

赫继权在分析邻国形势后,也觉得切实可行,他叮嘱杨京辉先着手将材料整理周全,以备到常委会时汇报,杨京辉将国外的近十年来的每一次政策调整,以及由此产生的波动,包括云阳市经济发展数据的变化等,加上建立境外园区的相关事宜整理成册。常委会上最后一项便是讨论建立境外园区的事宜,杨京辉的一番汇报。有理有据让诸位常委第一次有了忧患意识,经济越是快速发展,越容易形成泡沫,一旦泡沫形成到了极至,其反弹回来造成的经济大幅滑坡将是毁灭性的。众位常委对于这一议题很快便统一了思想,但举手表决时,赵日出道,我不是在泼冷水,我倒是也赞同建立境外园区的想法。只是这个过程太过繁琐,把精力都集中到这块。而去做不知未来会不会发生的事情,有些不太划算。所以,这一票我弃权。

虽然常委会最终通过了建立境外园区的决议,但赵日出的弃权还是再次显示出云阳市党政不和的实际。杨京辉去省外贸委办理相关事宜,那负责境外园区的处长。翻看了看杨京辉带来的申报材料,告诉杨京辉需要向厅里主要领导汇报。便打发杨京辉回去等待通知。杨京辉走后。那处长便播通了赵日出的电话,“对,申报材料我看到了,按照这材料上的数据看,倒也符合批复条件,但厅里也有相关规定。关于建立境外园区算是模棱两可,属于可批可不批的,好,暂时拖着。我看怎么和领导说明一下……对,你也知道的,毕竟人家也在省里工作过,也曾是于省长的秘书呢……我也再找找合适的理由。”

放下电话的赵日出一脸得意的神情,但还是有些放心不下,便又给身居省政协副主席的何文播了个电话,“姨夫啊,我是日出,对……”那何文接到赵日出的电话说不出复杂的心情,李重阳升迁离开云阳时,赵日出便求自己相帮,但无耐自己的能量敌不过于人大,赵日出便没有接替上李重阳,才有了赫继权突围而出的事实,本来自己有些过意不去,打电话给赵日出表示遗憾,看以后有机会再行帮忙,不曾想这赵日出竟然数月没再给自己打电话,明显是记挂在心了。何文电话里对赵日出说,“日出啊,我要反劝你一句,对他是政绩,对你何尝不是政绩,你们合合气气的配合好了,别总想着出黑手,摆黑道,那终究登不上大雅之堂,不是正道……”,电话里赵日出不知说了什么,何文道,“我尽力而为,成与不成你也别恼我,再来个几个月都没有音讯”。

赵日出挂断电话,嘴里嘟呶道,“哎呀,姨夫……呵呵”,其实这姨夫是自己老婆的堂姨夫,后来自己一步步踏上仕图后,渐渐走得近了攀上了亲,这姨夫其实对他也尽过了办,好比当初提职为云阳市长,如果没有“姨夫”的鼎力相助,市长决不会顺利的接替上,但此一时彼一时,现在赵日出最需要的是书记,却没有接上,需要“姨夫”从中作梗阻止避建境外园区,不知能不能帮上。

等待了一星期之后,杨京辉决定再去省外贸委,见到了那位处长,那位处长道,己经交给了领导,等待省厅领导开会进一步研究定夺。杨京辉无耐只好回去接着等。又过了一星期,那省外贸委处长电话联系了杨京辉,告诉他省厅领导没通过,原因是省政协提交了一个提案,置疑外贸委关于兴建境外园区的诸多事宜,觉得是把国内的固定资产进行了转移,有转移国内资本之嫌,要求外贸委尽快答复,那处长劝杨京辉,还是放弃这一打算,外贸委了解和掌握的国外政策,那国外现在正在调整本国政策,大力扶持本国加工企业的发展,己经陆续出台了制约条款,外贸委己接到那方的政策调整函。

对于这个结果,从那处长第一次的答复中,杨京辉便感受到了拖的意味,他也曾经猜测过,是不是赵日出在从中做梗,只是他有些想不明白,己经是赫继权任书记的事实了,与其拧巴的成为敌人,何若合起心来实现共赢?纪永海便是一个例证。

而其实境外园区对于赫继权,对于自己,相当于对赫继权执政理念的一个延伸,是证明其超前思想的一个举措,铁打衙门流水官,三年之后谁知道谁会在哪里,赫继权会不会回到省里?自己又将在哪里?杨京辉第一次感觉到仕图的劳累,费心费神,现在的他是浑身有劲无处使,他甚至有了一种疲惫感,心恢意冷的感觉。(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