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了在一个城市成功的经验,很容易便下意识的去选择捷径来走,赫继权知道如何才能将工作及时有效的反映给省领导,除了必要的媒体造势,他安排政研室总结了云阳的经验,重点概括的就是“腾笼换鸟”、“产业升级”、“产业转移”,将招商理念贯穿材料始终。江川这一级赫继权现在己经不再需要他们的重点关注了,因为自己还兼职着江川市委常委,现在能决定了自己命运的前程的就是省城的领导。于是材料很快便报送到了省长的案头,省长对于赫继权还是有些印象的,赫继权在省政府工作时,有几次随同当时的于副省长向省长汇报工作,还有多次省政府会议,都见过赫继权,赫继权下到基层工作后,在海城市创造了一些招商工作经验,记得全省县域经济会上,赫继权还做了典型发言,现下他去了云阳,这口岸城市又被他经营的有模有样,特别是这份材料,给全省开了个好头,如何才能做到土地集约化经营,赫继权的作法给出了完美的回答,省长认真看了看那材料,落笔在那材料首页上批示,“云阳的做法值得总结推广,建议省政府研究室去云阳详细调研”

省长的批复件很快由省政府研究室传真给了云阳,一同传真过来的还有一个调研通知,省政府研究室主任陈海将率队亲自前来调研,那可是正厅级领导,如果他调研的结果能够再上升到理论层面,必定会在省内推广,赫继权特别重视此次省政府的调研之行,没有安排其他的市领导,他自己亲自接待调研。安排参观的典型首当其冲的便是小微企业园,安排了不同类别的企业接受采访,现在的小微企业园里都是现代化标准场房,而腾出的地域内也是塔吊林立,一点都看不到从前的踪迹,好在杨京辉手头存有产业升级转移之前的照片,看到这些照片,再对比眼前的所见,陈海内心感慨云阳好比北方的明珠市,地域虽小却处处透露着国际都市般的大器。他将云阳概括成为云阳启示四篇。认为云阳的做法给全省县域经济发展以启示,有普遍的示范和推广作用。临返回省城之时,陈海问赫继权在发展进程中有什么需要省政府研究室向领导反馈的,或是云阳需要省政府做出哪些支持,赫继权便又提出了建立境外园区的想法。以及关于筹建国际物流公司的打算,这些想法让陈海眼前一亮。每一个都是一个大的课题。这赫继权还真不是一般的敢想。当下记录了下来,告诉赫继权回去后一定将基层的所需所想向省长做详细的汇报。

陈海回去后不久,云阳的经验就被省政府信息刊载,直发到全省各地市各县,上面还印了省长的批示,赫继权电话感谢陈海时。陈海通知了赫继权一个消息,那个境外园区的事,省长颇感兴趣,可能近期将赴云阳。顺便过境到临国的友好州进行考察,重点就是关于建立境外园区的事宜,这让赫继权即感意外,又极为欣喜,不曾想失之东隅、收之桑榆,本以为省外贸委关于境外园区的建设事宜己经彻底没了祈盼,陈海临行时那一说,原本以为只是客套之辞,却不曾想却引起了省长的重视,不由暗暗得意英雄所见略同,连忙召集在家的云阳市领导,通传了省长将要来云阳的消息,同时暗示诸位领导,常委会上通过的关于境外园区的建设事宜可能存在转机,因为省长此行据说就是为了境外园区而来,赫继权要求云阳的市领导切实负好责任,迎接省长云阳之行是压倒一切工作的重中之重,谁若是哪个环节出现了问题,界时决不姑息,他说自己己将省长之行汇报给了江川市委书记鲁仲鸣,希望大家严陈以待。

散了会后最为复杂纠结的自是赵日出,本以为靠着“姨夫”何文生生按住了赫继权,不曾想他又另辟蹊径,引起了省长的高度关注,眼下不是和他相斗之时,不能再在这方面上下功夫了,索性不去想这些,想到赫继权的决不姑息,他还是在反复琢磨如何才能在省长之行上,让赫继权恶心一把,添上一个不大不小的麻烦才好。

赫继权让杨京辉过来,商议了一下那次在常委会上通过的材料,因为比照那一次又过了个把月份,与当时相比,特别是接待完省政府政研室陈海的调研之后,在双方互相启发之下,赫继权对这份汇报材料又有了新的想法,和杨京辉再三权衡决定充实进去。如此反复再三,觉得增一字不能,减一字不可,该表述的都己表述清楚,赫继权便放下心来,全力筹备迎接省长的云阳之行。

赫继权对于接待工作、外事工作、小微企业园、安排与省长见面的企业家各个环节逐一走遍,细致到每一位住入房间的空调机,淋浴器赫继权都挨个查看,包括省长到来时就餐的菜品,就餐环境,都细致的查看询问,如此一来让这些部门深感压力,赫继权特别叮嘱外事部门要注重过境办理程序要高效,遇到忘记携带护照的省级领导要提前做好应急准备,无论什么办法要保证顺利签证过境。而在接待中心时,赫继权依稀觉得那位陪同他挨屋检查的女领导有些面熟,回到办公室后一直纳闷,那个人如此面善,到底是谁,她年纪不大,那一双眼睛让自己印象颇深,在哪里见过呢?而他也注意到了那个女的见了他之后目光也是一瞬间的闪躲,一定见过,他叫来了常委秘书,问接待办领导班子情况,那常委秘书从一把手说开来,到最后说有一个副主任前段时间休产假了,最近刚上班,她叫苏映蓉。

赫继权哑然失笑,难怪,就是一时间没想起她,自己还记得那个雪后的宁城,与杨京辉还有她,还有一个蒋鹏程,吃了一顿气氛尴尬的火锅,杨京辉宿醉,赫继权感慨世界之小,她不是应该在宁城吗?怎么来到了云阳?她和杨京辉彼此知道对方的存在吗?他们见到后会怎样?此刻的赫继权不是那个万人之上的“赫书记”,就是想庇护杨京辉不再受伤的“表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