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天之后,赫继权知道了省长回去召开会议的内容,省日报头版头题刊发文章“省长x在省政府常务工作会议上指出,抢抓贸易顺差大势,辟建境外合作园区”,新闻里先是报道了省长日前在xx国友好州访问的情况,与友好州州长洽谈关于进一步加深合作,中方提供加工设备固定资产及加工技术,友好州提供合适的场地及当地剩余劳动力,在该州建立境外加工园区的事宜。文章在背景展望中,结合国家和那xx国的当下政策,分析了目前经济发展态势和xx国的需求,道出居安思危建立境外园区的深远意义……。

基本都是云阳汇报材料中阐述的那些见地,而新闻中关于会议的报道让赫继权特别窝火,省里确定了三个口岸城市承担建立境外园区的工作,竟然与云阳无关。而这三个口岸的发展都不如云阳,赫继权有心去省里讨要说法,但事情己经有了定论,无论什么原因再去纠缠只会徒增烦恼。

……

杨京辉陪同明珠市的客商洽谈物流项目事宜,驱车绕着云阳为核心转了半径50公里的地界后,回到接待中心,这物流项目不是一天两天,一月几个月便能谈得妥的项目,需要考查的事项较多,杨京辉倒也不急,那客商提出什么要求就陪着他到处转转看看,反正云阳作为口岸己是即定的事实,那物流项目最终建立也要依托于云阳的口岸优势,云阳在全省的地位还是其他口岸城市无法比拟的。

到了接待中心客商回房间洗漱一下,便要开始接待用餐,那接待办的办公地点就在这接待中心。每一个单位的接待工作都需要由接待办的相关领导予以审批,接待中心便按照审批单准备接待事宜,这客商是今天一早抵达的云阳。所以杨京辉先陪同他考察去了,趁着这个空歇期,他拿着单子像往常一样去找接待办负责政府系列审批的领导签字,走到了那办公室,敲敲门,杨京辉便推门而入,进了屋后一瞬间他楞了神,记得以往时负责签单的是那副主任张勇,而今天这办公室里坐的竟然是苏映蓉。苏映蓉也是一瞬间的失神,而后便神色如常一样。问道,杨局长来签审批单?杨京辉递过了单子,苏映蓉便签落下自己的名字,那字迹一如既往的熟悉,还是那般自信和坚毅。苏映蓉如此称呼自己。倒叫自己觉得不太适应。

“听说你前段时间那个……休假了?一切还好?”,两人目前的现状实在不太适合交谈。杨京辉说出的每一句真心问候。都觉得不那么顺畅。苏映蓉听在耳里也会觉得不舒服,彼此间如同最熟悉的陌生人一般。

“抽空休了个产假”。

“男孩还是女孩?”几乎话音还没有落下,杨京辉的问题就跟上了。苏映蓉还没来得及回答,外面有人敲门,便打断了二人的谈话。

刚走出苏映蓉的办公室,电话便响了。是张小梅来的,因为快周末了,心急的张小梅便催促着杨京辉回江川“每周一歌”加快实施造人计划,杨京辉不由无奈的微笑着摇了摇头。张小梅想当母亲心情极为迫切,在去了省城做了次详细检查,那医生与在江川检查时说法一样,说张小梅身体无恙,可能情绪会影响受孕,结果归来之后张小梅非但没放松心情,反倒更急切起来。杨京辉摇头苦笑的是他有些感到不可思议,自己前脚刚走出苏映蓉的门,后脚张小梅电话便过来,是女人的嗅觉隔着十万八千里也能嗅到什么?他现在能够非常肯定确认的是自己己经不再爱苏映蓉了,对她只是尽一尽关怀,从曾经的恋人、从曾经的同学这个角度尽一尽关怀,而没有任何非份的幻想,缘尽就始于宁城的那次诀别,就始于那一晚的宿醉。现在对她只是好奇和关心,只是有许多问题想听她亲自当面说一说,知道了答案,便不再疑惑了,便无牵无挂了,总之杨京辉是如此定位目前和苏映蓉的关系的。

因为和那客商很是相熟,熟悉了彼此间的习好,那客商不喜饮酒,倒也甚合杨京辉的心意,步入仕图应酬的场合一多,有时喝酒就成为了推不掉的负担,不喝酒有不喝酒的好处,没有了负担,吃饭便可以细嚼慢咽,吃饭就变成了一种享受,吃出了在家里般的感觉。确定好了明天的行程,客商回住处休息,杨京辉便准备回家,他没有急于在这边买房,先临时租用了一套小户型。反正张小梅也不过来生活,够他一个人休息便好。去趟市里买一些方便食品,以备工作繁忙之时备用,那方便食品区的对面是婴幼儿用品区,卖些奶粉、米粉、猪肝等食品,杨京辉挑选完商品之后,就看见了一个中午妇女推着一个婴儿车选购东西,她挑选东西,不时的低下头看看婴儿车里的宝宝,她挑选的甚是仔细,却没留意一个推货员推着满满一车的货,那货遮住了推货员的视线,他没有看见前面的婴儿车,杨京辉抛下自己手中的货,跑了过去,把那婴儿车拉到自己这边过道上,那推货员推着货物顺着通路径穿而过,一切太过突然就像没有发生什么一样,那妇女显然也吓坏了,她没料想只是一瞬间就发生了这许多事情,“谢谢你,小伙子”,杨京辉目光落在婴儿车内的宝宝身上,那宝宝大大的眼睛,看着说不出的熟悉。“没什么,阿姨挑选物品太用心了,一定要注意哦”。那妇女看到婴孩无碍,便推着车子带着选好的商品去收银台结账去了。

回到家中,杨京辉还在回想着那个婴孩,长得真是好看,他躺在床上一边想着那个婴孩,一边憧憬着自己如果和张小梅有了宝宝会是怎样,眼睛像她,嘴角像自己?想着将来一家三口在公园的草坪上,身心无比的放松,慢慢睡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