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完一节大课,冷云收拾好教材回到办公室,办公室里的同事米兰和黄玫正在聚首看一张娱乐周刊,嘀咕着什么,这两个女孩没事儿就聚在一起,许多八卦冷云就是从她们口中获悉的。“又在关注什么呢,二位美女?”,冷云放下了东西,起身泡了杯茶,端着茶杯走到两人近前,那周刊的封面文章标题是“巨星张国荣感情世界扑朔迷离,神秘同性友人呼之欲出”,刊载的是香港多栖明星张国荣,还配有娱乐记者在不同场合偷拍到的一些其他照片。冷云有些好奇,便拿过周刊仔细翻看,那上面先是历数巨星张国荣的感情世界,从其踏上演艺界开始,与之传过绯闻的女星屈指可数,而他宣布退出歌坛专心投拍电影,再到复出重开演唱会,其造型愈加引发争议,文章由其演唱会争议女装到娱记偷拍到其与神秘男士同住公寓,由此推断张国荣**取向。

放下周刊冷云觉得难以接受,论内心自己还是非常喜欢张国荣的,无论是张国荣演的电影还是他唱歌曲,自己可以说是张国荣的忠诚粉丝,自己最喜欢他的电影是“纵横四海”和“倩女幽魂”,直觉得他是帅气的神偷,电影里他和钟楚红是那样的相配,倩女幽魂里他与王祖贤饰演的小倩将一段人鬼之恋演绎的让人心酸无比。他演唱的许多歌曲自己都会唱,风继续吹,莫妮卡,自己最喜欢的是他的一首歌曲“我”,“我就是我是颜色不一样的烟火,天空海阔,要做最坚强的泡沫,我喜欢我。让蔷薇开出一种结果,孤独的沙漠里,一样盛放的**裸……”,而如此优秀的男人竟然喜欢男人,一时间自己迷茫了。

那两个美女还在八卦,米兰说,坏了现在女人越来越没有市场了,男人都喜欢男人去了,如果我们不是早点嫁掉的话,最后会没人要的……。她们接着又聊起了毛宁……,聊着聊着就说到了省城,谈论的内容越发大胆,思维越发开阔,她们说着的话题让冷云感到毛骨悚然。“我们省城就有?这也太新潮、太前卫了?”。冷云一脸置疑,米兰道。“冷云姐你太过传统了。据国外医学研究一个人喜欢同性还是异性是受基因决定的,不是变态不是病,现在许多人不论男的还是女的,如果他她到了一定年龄还是不结婚,如果不是生理上有问题就可能会是同性恋。”米兰接着道,“因为现在我们国家还不能接受这种恋爱观念。所以更多人选择了向传统妥协,隐藏起自己的性向爱好,而折中的选择了和异性婚姻生活,但这样的婚姻生活质量是不高的。他她们表现为性冷淡,生完孩子就算完成任务,**可有可无,总会推说自己累了,或是工作压力大……”,“就你们学问大,这方面知识还研究”?冷云道,那黄玫道,“冷云姐,你是成家了立业了,又嫁了个好郎君,自是不用为此发愁,我们得好好睁大眼睛,万一喜欢上了一个帅哥,不诱惑试验一下,万一是个同性恋可怎么办呢?我们的下辈子可就受苦了”,米兰接着道,所以现在婚前同居者这么多,其实也不能说是谁吃亏还是占了便宜,女人这样做也是有好处的,起码能试出对方是不是像“张国荣”一样。哈哈哈哈……两个女孩子大胆放肆的笑着,冷云评说了她们几句,便搜拾材料准备去下一个学校。

米兰和黄玫的话让冷云如坐针毡,她觉得她们的有些话仿佛在说自己的婚姻,与赫继权相爱到现在一直感觉不温不火,婚后不久自己便怀了孕,怀孕之后固守着前三后三不能同房,中间的数月赫继权又是胎儿第一当成理由。女儿小的时候,几乎全部精力都投入到照顾她身上了,每天照顾女儿累得筋疲力尽,再后来女儿渐渐长大上了幼儿园,晚上时女儿睡觉便要赖上自己,而赫继权时而应酬时而加班,两人在一起**的频率并不高,可能家家如此,那时也没有多想,也可能是那时年轻,而这些年女儿大了,赫继权却去了基层担任领导,无数个寂寞的夜里,便会思念起赫继权,可他回省城有限的时间里不是开会,就是应酬,自己翻阅过书籍,书中描述男女性需求的曲线正好相反,男性二十至三十岁逐步上升步入高峰,过了三十岁便逐渐减弱,而女性却是二十岁开始缓慢变动,三十岁至四十岁间逐步上升步入高峰,现实中好像的确如此,好像最好的时机一旦错过,他便走了下坡路,可问题是二十几岁时也没有感受到他的高峰期呢?是自己没有吸引力了吗?每每淋浴擦干身体时冷云总习惯看着镜子里的自己,肌肤白晰紧绷,弹性十足,面部也没有皱纹,自己又是怎么吃都不会胖的那种,**也未见下垂,臀部虽不似欧美女人那样浑圆突翘,却也较为丰满,自己看起来也还是比较满意的……。而回味嫁给赫继权之后的所谓**,却好似一直没有书中描绘那般的感觉,每次都好似爬山只及到半山腰,赫继权便伏在自己身上鸣金收兵。唯一难忘的一次就是上一次赫继权买了红酒那次欢爱,只觉得无论赫继权的硬度还是持久力都是前所未有的,那次的赫继权就像一个狂野的斗士,在他孜孜不倦的进攻之下,自己终于体会到了所谓的如潮似涌,一波接着一波的潮水一般的快感,当时有种浑身脱力漂浮在空中般的感觉。

回到家中赫继权没有在家,打开了电脑百无聊赖冷云翻看着新闻,打开雅虎搜索她键入了“张国荣”,搜索结果相关的标题特别多,张国荣三个字被标红,还有其他红色的标记显示为关键词,“同志”、“同性恋”等。初步点了几个标题大致看了看,原来米兰和黄玫她们不是在危言耸听,原来是世界真的如此,她划动鼠标准备关闭网站时,鼠标错误点击在了“历史”那个键上,一行行浏览记录让冷云有如一盆冷水当头泼下,双目圆睁,内心掀起狂澜。(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