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京辉感到有些突然,当下打电话向赫继权请示,赫继权告诉他不要多想,自己己经知道此事,也正是自己如此提议,要他好好准备考试。

组织部通知他两周之后在江川市委党校进行公开笔选,到组织部领取准考证时,杨京辉看到了关于笔选的报名需知,除却刚刚补上的后备干部那一环,其他要求,包括年龄、学历、级别、年限、乡镇工作经验、招商或开发区等经济部门工作经验、主要成绩在省级推广加分等项目,一条条要求就恰似为自己量身订制一般,看到如此他终于明白了赫继权突然派自己去江川党校参加青干班的良苦用心。

笔选对于杨京辉来说太过熟悉了,从毕业至今他先后参加了多少次竞比了,从最开始兴安镇的笔选秘书,到在李家洼村率队竞比公开课,参加全省公务员大考,再到竞选海城招商局副局长,他每一步的升迁,每一次人生变化,无比围绕着笔选,他时常感慨是不是前辈子是范进,总是逢进必考,后来他很快便否决了这个自嘲,他这般年轻又没有什么人脉和根本,想在仕图上有所见树,不通过公开选拔是不可能如此快速便到今天这般光景的。

知道了江川市要竞比的岗位,是要规划建的江川市开发区,还好又是不陌生的领域,自己在海城时便筹备规划建设过开发区,无论理论还是实战都有非常多的经验,但当下也不敢轻敌,具备竞比资格的一定都是优秀人才中的最为出类拔萃的精英,是塔尖上的人物,当下按照那笔试复习范围,轻车熟路般的准备了起来。

竞选还是一如既往的那些环节。笔试环节因为怕被人置疑考题即偏且怪,江川市委组织部从省人事考试题库里买了套中规中矩的试题,考查的是应试者的一个综合能力,基本是以公务员大考作为基础,申论方面侧重于经济开发区的建设方面,杨京辉因为有着别人不可比似的经验优势,在笔试环节便确立了领先优势,以领先第二名十八分的绝对优势昂首闯入面试环节。面试环节中作为评委的鲁仲鸣等人一眼便认出了杨京辉,而杨京辉也的确久经沙场,临场发挥出奇的好。最终又以笔试面试两个环节领先第二名近三十分的成绩顺利的考为江川市经济开发区管理会副主任一职,提职副处级,试用期一年。

鲁仲鸣和赫继权通话时,对杨京辉不住赞叹,他问赫继权。“你说过的举贤,要举的可就是这个小伙子?”。赫继权道。“鲁书记您看此人到底如何?”,鲁仲鸣道,“在后备干部班上就表现不俗,大大超过预期,不枉你精心的栽培,理论加实战力都是江川目前所必需的。继权你可为我解决了一个很大的发展难题,也不怕说与你听,原本有一些领导都想来找我替他们考虑手中的人选,这次机会均等。他们的人才真不堪用啊,只是这样一来,你便得忍痛割爱了,给你添麻烦了,我挖走了你的墙角,哈哈……一定会,只要他干出成绩,怎会不重用提升……你放心我会全力支持他建设开发区,只要他提出的建设事宜有利于江川市的发展,能在常委会上通过……哈哈……”。

相谈甚欢中结束了通话,赫继权知道此去江川,杨京辉自是一片平坦,起码自己能做到的,己经全部尽力而为,想想当初说过要和杨京辉携手建设云阳未来的豪言壮语,恐怕此刻对于云阳怕是要收回那些话了,而真要离开云阳了,心中却没有一点牵挂,云阳真的不同于海城,海城就像是自己的青春期,拥有太多激情的回忆:半夜里关着车灯去检查煤矿安全;为了招引项目建设了行政审批中心;一次次去飞龙集团相继遇冷;率队来云阳在李重阳的支持下举办招商会;豪情满怀的提出再造一个新海城;举行撤县设市庆典……直到现在海城市曾经一起共事过的市级领导见到自己都格外尊重的称一声赫书记,时不时的通个电话问声好,而自己能轻易便叫出甚至某一个局级单位的副职的名字,只因为他曾经与自己一起外出招过商或是开过会。自己把青春与汗水都献给了海城,海城就像自己开疆辟土的战场一样。而云阳,倒也不是在云阳没有作为,起码那“腾笼换鸟”产业升级转移就在省内创出了经验,为原本就寸土寸金的云阳置换出了大批土地,现在的云阳从产业布局看己有了国际商都的雏形,其实云阳也可以像海城一般留下刻骨铭心般的回忆,云阳一定可以建设的比海城还要美丽,只是还待施展更多的想法时多次遇到赵日出的阻止,特别是建立境外园区,在赵日出发动省城势力得以阻止之后,自己的心便渐渐冷却,而随着与冷云、感情、家庭等原因,心底己迫切回返省城,云阳于自己是个伤心地,是个梦没有做完的地方,甚至都没等着睡着,可能连梦都未来得及酝酿便要醒转的失梦园。而现在心中没有什么挂牵了,真的可以离开了。

赫继权决定回次省城,还是见见老领导,在于人大的办公室,他没有说得更多,只是说“他有些累了,感觉没有了动力,辜负了老领导的期望,想回来陪陪冷云,陪陪孩子”,于人大觉得有些可惜,道,“你的起点很好,省里也很看重云阳,所以才会把你如此年轻就派到那个地方主政,到现在省长仍记得你那个‘腾笼换鸟’集约土地的作法,如果你再坚守几年,一定会像李重阳一样熬回个正厅回来,你就不觉得可惜?这么点坎坷你便撑不过去了?政治就是一场斗争,只要你踏上了这条船,注定就要扬帆”……。老领导又说了许多鼓励他的话,试图激发起他的斗志,挽回他的想法,但赫继权无法向老领导言明他在取舍家庭,如果如此这般的发展下去,就算是他当上了省长,他失去了冷云和家庭,他也不会快乐。看他执意如此,似是心意己决,于人大叹息道,“你回去等着通知,往回来还是好回的,你也不是要提拔正职,回来,回来也好,起码你可以有更多的时间来看我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