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日出觉得自己是这场斗争中的绝对胜利者,他不知道赫继权是为了冷云而做出抉择,他以为赫继权是被自己击败的,而赫继权走后,自己并未能第一时间被扶正,省委转由江川市委宣传的任命是暂时主持工作,何时能把那个主持去掉,如期扶正便成了赵日出心上的头等大事,为此他多次奔波省城,在与“姨夫”何文及姨夫的连襟那个副省长江海河数次亲密接触之后,二人合力为他发力,终于省委常委会上通过了赵日出任云阳市委书记的决定,赵日出能够如愿,虽很大程度上得益于两位“姨夫”的极力相助,更主要的是缺少了当初赫继权在海城那般有力的竞争者,江川周边县市尚无政绩十分突出之人,而那两位“高亲”为他游说的一个理由就是云阳能有今天,赵日出付出的努力着实不少,没有功劳也该有苦劳了,凭个赏,他也比别人更熟悉和了解云阳。便是如此,赵日出得以顺利扶正。

而他任职未能像赫继权一样兼领江川市委常委,但也足有让他高兴和骄傲的资本,省里刚接到国家的一项工作安排,在省里试行省直管工作,这项工作首批确定一个城市,就落到了云阳上,于是云阳脱离江川管辖,直接接受省里的直管,赵日出安慰自己,“塞翁失马、焉知非福”,没有兼领江川市委常委,让自己总忍不住想和赫继权去对比,而现在直接归省管,让他顿时有种找回面子的感觉,连走路时那头都抬的比平时高了不少。

扶正后的赵日出,先是主持召开了一系列会议,因为书记的位置一直悬而未决。他的身份有时不可能僭越,市委全委会、市人大、政协会、市委工作会……当然还少不了他一直记挂己久的市委常委会,因为他是土生土长的云阳人,所以按照自己的想法进行了大规模的人事调整,一系列会议下来,赵日出享尽了做为书记的尊崇。

当上书记后的第一件头等大事,便是改旗易帜,这有点像封建社会换了皇帝改年号一样,得昭告天下换皇帝了。为了区别于赫继权的思想,突显自己的威风。赵日出全面否认了赫继权的理念,尽管赫继权创新的“腾笼换鸟”得到了全省的推广,赵日出还是坚决予以否认。他提出了口岸就要立足口岸优势,认清口岸优势,放大口岸优势。做实口岸优势,他觉得口岸经济就要有口岸经济的特点。就应当只发展外向型经济。所有的产品最终目标都是外销,而不是内销,他为自己的思想论述,如果口岸不发展外向型经济,而是杞人忧天试的发展起了复合型经济,将会丧失口岸优势。沦为和内陆腹地没什么分别,无疑等同于放下身价,变向自杀。

为了宣传他的这一理念,他令云阳市委宣传部具体操办。将从省城到云阳的跨线路桥、高炮广告牌,省城机场都做上了广告语,宣传他的执政理念,甚至要求云阳各临街的单位都要挂上适应的宣传语,突显其执政理念。

对于赵日出挑衅一般的举动,有人将之梳理成为“故事”讲给了回到省城的赫继权听,又加以描述,说赵日出主政后如何如何,赫继权听到后只是淡然一笑,离开了就不再关注了,他知道那赵日出必会如此。一转眼离开云阳己经两个多月了,有时做梦还能依稀梦到在云阳或是在海城工作的情景。现在工作也很忙,他在发改委分管的就是项目,手里最不缺少的就是项目,每天都与各地市、各县前来汇报工作,争取项目的人打交道,所以下面的消息,他完全知晓。现在工作忙归忙,却不用加班,他也厌烦那些无聊的应酬,现在每天的应酬还是很多,但他基本全部推掉,他知道那些应酬是为了他手中的项目,而不是为了他赫继权本人,如果自己此刻是档案局局长的话,怕都不会是如此光景。推掉无聊虚伪的应酬之后,赫继权每天都按时下班,开着车子接冷云下班接女儿放学,一家三口再其乐融融回到家中,闲下来时他还是会想念杨京辉,他心中己经把杨京辉放在了心底,当成至亲来挂念,时不时的杨京辉会给他打电话,介绍一下自己工作的近况。所以杨京辉的开发区进展到什么程度了,他都一清二楚。

每次开车路过那酒时,他还是会忍不住的张望,他是个做事有原则的人,一旦决定好的事情,他就会坚持到底,他内心答应了冷云为了冷云和他之间的感情,为了这个家,他决定封存好自己,就像那个世界从未存在过。

赫继权回来之后每天陪在冷云身边,但冷云的第六感告诉自己,赫继权的相濡以沫来得有些勉强,他在极力的约束自己,她从他的眼神中看不到发自内心的快乐,有时赫继权载着自己回家,在路过那些酒时,她能查觉到赫继权在极力克制自己不去看的,有时在堵车时,她会感觉到赫继权飘呼而过的眼神,在伟哥的帮助下,赫继权每次都能不辱使命的高质量完成好任务。冷云检阅了大量的书籍和资料,渐渐的对这个原本以为变态的未知领域兴趣渐浓,在教书的前提之下,她报考了博士,专攻心理学,越深入研究,她越能感觉到赫继权的不容易,赫继权在这场妥协之下的委屈,冷云在研究的领域己经陆续发表了多篇论文,在国内己经小有名气,她的心境越发开阔,反复思索之后,她决定放宽对赫继权的管束,起码思想上的禁锢,她不想赫继权为了妥协、成全而压抑自己变得不快乐……。

又是一天的回返,路过那间酒时又遇上了堵车,冷云指着窗外道,“xx酒……”,赫继权明显身体一僵,冷云握住了他的手道,哪天我们一起进去坐坐,我知道同性恋不是病,我陪你一起……(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