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日出不是毛头小子,一路从政至今,遇到过主动眉目传情者有之、借以上位者有之、暗送秋波者有之,但他却还从未在美色上动过什么心思,倒不是他有心无力,而是原因有二,一来他是本地一路成长起来的领导,如若有何风吹草动,难免会满城风雨;二来家有悍妻,最主要的是妻子背后的那一脉亲戚,如若自己念图了一时的莺莺燕燕,而惹恼了妻子,就此断送了大好前程,可得不偿失,对于苏映蓉,他也是满有印象的,当年从宁城市公务员大考考到了云阳,本来最开始考取的是团市委,后来因为团市委成功举办了几次活动,苏映蓉担职主持人,还客串表演了两个节目,她寻举止得体,沉稳大方的气质一下子就被自己看中,转而调到接待办从事着代表云阳市的形象,工作标准更为精细的接待工作。也因为她在处理一些问题时那超乎本身年纪的成熟与圆满,多次在接待场合得到了客商们的高度赞誉。所以苏映蓉到接待办工作不到半年就被破格提拔成为接待办的副主任。而沉稳归沉稳,成熟归成熟,在以往的眼中,她就是一个女下属,一个小女孩,从未曾像今天这般,会萦绕在脑海里挥之不去,是因为她生了孩子吗?女人是会变的,女孩子时多少还有些青涩,而做了妈妈身上则多了些别样的韵味,赵日出想把白皙的苏映蓉从脑海里赶出去,却无论如何也做不到。

董淑萍看到苏映蓉如此这般劳累,又要带宝宝,又要工作,而宁城的那边放下了丈夫独自一人,她多多少少还是挂念。会放心不下,她向苏映蓉提起过建议,建议带宝宝回宁城长住一段时间,隔断时间再带来看她,这样即能减轻苏映蓉的工作压力,也能回家照顾苏爸爸,而苏映蓉却坚决予以反对,她每天工作和生活的动力就是宝宝,一想到妈妈说过的那些场景景,她便心如刀割。她觉得一刻也离不开宝宝,决定承受不住思念之苦,她告诉妈妈,如果真放心不下爸爸,她便自己回去。这边请个阿姨来带宝宝就好了,再撑个两、三年。宝宝再大些就可以读幼儿园了。妈妈不放心请来的阿姨,妈妈说在电视上都看到了,阿姨为了自己能工作轻松些,后喂孩子吃安眠药的,妈妈还说苏映蓉有时会值夜班,也总会有突然就要离开的时刻。所以无论如何还是坚持留了下来。不过妈妈还曾建议过她,看有没有可能换换工作岗位,不要每天都这般辛苦,而苏映蓉一想到自己从宁城考到云阳也不过几年光景。又没有什么根基和人脉,全凭领导的赏识才有了今天的成就,中间又休了一段时间的产假,如此阶段自己如何好向领导启齿来提出要求,便停止了这方面的想法,就此做罢。

云阳的客商每天人来人往,赵日出每天都要出席很多场合,人一旦开始有了掂记,眼光便会时不时的总要寻找苏映蓉的身影,不是苏映蓉当班时,赵日出的应酬便会结束的早一些,而轮到苏映蓉当班时赵日初便有意将应酬的时间压得略为靠后,然后喝得微熏时,便会很有亲和力的关心一下工作人员,“顺便”也关心一下苏映蓉,问询一下工作辛不辛苦,值夜班时谁来带孩子之类的话,再语重心长的叮嘱一下好好工作,有什么工作上和生活上的困难要向组织提出来……

赵日出走之后,女孩子们便连忙去收合桌子,吃完饭好准备下班,端下盘子的娟子,抓起一片三文鱼沾了点辣根儿就丢在嘴里,这一餐饭赵日出吃了足足近三个小时,都快十点钟了,女孩子们早己饥肠辘辘,这些领导们吃不了多少菜,菜又好,每次撤下桌来女孩子们都会围过来挑那好的“美餐”一顿,女孩子们一边吃着,一边七嘴八舌的议论起来,她们的心思都很敏感,天天工作的环境早就学会了查颜观色,这边娟子道,“我瞧最近赵书记好像有什么好消息,是不是又要升迁了?”,那边云霞说,“我觉得赵书记在所有领导中最有亲和力,不像一般的领导吃完饭后,匆匆忙忙就走了,连看都不看我们一眼,赵书记在云阳官职最高,最没有架子”,刚把肉丸塞进嘴里还没嚼完的娟子便又接道,“赵书记最近好像特别爱对我们笑,还会问候我们工作辛不辛苦?”,那云霞便道,“是问你辛不辛苦吗?他是在问苏主任呢,你没注意到吗?他一看到苏主任的目光,那眼神是这样的,像父亲一般慈详与温暖,能遇到这样关心下属的领导,我看苏主任也快好事将近,要升职了?”。……

女孩子们在议论时,没注意到苏映蓉走了过来,把赵日出送走之后,她还像往常一样上楼来看看女孩子们,再叮嘱一些事情,便下班休息了。刚走到楼梯拐角处,便听到了女孩子们的议论,其实苏映蓉这些天也觉查到了赵日出的变化,似乎有些关心太过,诚然做为一名领导关心下属是一个人个人魅力的体现,但过于关心一个下属,重点是自己这般单身的女下属,难免会让人想入非非,招来非议,连这些初高中文化的女孩子们都感觉到了,如果再外扩出去,不知道会掀起怎样的波澜。苏映蓉想起了,今天送赵日出下楼时,赵日出有意无意的被秘书搀扶时会脚步踉跄不稳,自己跟随在身侧,便不得不搭上一把手将赵日出扶好,而赵日出的手便趁机搭上了自己的手,再也没有撒开过,一想到这些,苏映蓉的心里就感觉乱乱的,背靠着墙,无助的滑坐在地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