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些酒意的苏映蓉,面色绯红,大大的眼睛水润润、亮闪闪的,长长的睫毛随着眨动的双眼上下扇动着,看上去一眼会让人觉得甚是**,忍不住便再去看第二眼、第三眼,回到坐位之后,那邢舞法还想再劝苏映蓉喝酒,赵日出适当的阻拦了,他说邢老总不要再为难我们的苏主任了,她今晚也没少喝了,己经够舍命陪君子了,她家中还有小孩子需要照顾,此时赵日出倒想起苏映蓉有小孩子了,而他一提之下,苏映蓉顿时忘记了难受,立即便想回到宝宝身边。接下来乏味的推杯换盏中应酬总算结束了,苏映蓉起身相送领导和客商,和服务员一起帮他们拿衣服,递包。多喝了酒,便向以往一样没对自己特别的要求,反正赵日出是有秘书相送的,自己今晚的表现他应当会看在眼里,不会责怪自己的,便在椅子上稍坐了一会,娟子和云霞她们收拾餐子时,还和自己聊了一会儿,觉得该回去休息了,便起身向电梯间走去。电话却突然响了,按下接听键,却是常委秘书的,苏映蓉以为领导大概是遗忘下了什么,未料电话那头常委秘书说,“赵书记今天喝了太多的酒,在接待中心502套房入住,不回家了,请苏主任代为照顾……。”挂断电话的苏映蓉心感不爽,酒醉的男人和进了澡堂的男人没什么分别,无论官职高低都是一般的醉态,犯起浑来谁也抵挡不住,而酒醒之后却又和什么都未发生一样。可那赵日出无论怎样毕竟是个市委书记,他酒醉住在接待中心,这与接待客商相对比的话,还是接待好赵日出政绩要大得多。当下无可奈何的返回办公室。告诉妈妈还有接待任务,起身准备去502。

502是整个接待中心最为豪华的总统套,是预留接待省级领导或是身份尊贵的客人,苏映蓉先是安排服务员给房间送了火龙果、芒果、龙眼等水果,赵日出不喜欢地产果,只喜欢吃那些热带水果,用他的养生哲理来解释就是人生活在北方,身体内寒凉较重,就需要用热带的水果的阳气来驱走体内的寒凉。服务员回来后说赵日出坐在沙发上看电视,自己便有些放心。看来喝得不是特别多,不知为何,苏映蓉今天心底隐隐有些害怕去见赵日出,但他入住在了这里却又不得不过去瞧瞧。今天喝酒之后觉得胸口有些憋闷,便没有乘坐电梯。步行楼梯上去,一路走着只是感觉心跳的有些快。没由来的右眼皮跳了几下。

到得502房间门。房间门虚关着,透过门缝室内还亮着灯,深吸了一口气,苏映蓉敲了敲门,里面没有传出声音,苏映蓉便试着推开了门。客厅内没有赵日出,卫生间点亮着灯也是没有人,苏映蓉便转向另一个被屏风挡着的会客厅去寻,还是没有。苏映蓉有些发慌,赵日出今夜喝了不少酒,而不在房间内,万一出了什么事情又是留宿在接待中心发生的,酒醒之后没办法解释,便准备拿出电话打给秘书,突然觉得自己身后站着一人,猛一回头吓自己一跳,那赵日出就站在自己身后,喝多了酒的他赤红着双目,呼吸似有些不畅,嘴里喷的都是热气,刚刚感觉到有人,就是赵日出呼出的热腾腾的浊气打在自己的后颈,当下收起了电话,轻声道“赵书记原来在啊,您早些休息,我再给您倒杯水去”,苏映蓉要去倒水以缓解一下刚才的紧张和尴尬,赵日出捉住了她的手腕将她带坐到小会客厅的椅子坐了下来,双手扶在她的双肩上,对她言道,“我没喝多,这里清醒的很”,赵日出指了指自己的头,接着道,“你是我在云阳千百个下属中的一个,你们平时看到的我,或是认为的我都高高在上,其实我和普通人没什么两样,不过是组织上赋予了我这个职位,职位于人而言,就像衣服一样,生不带来,死不带去,如果没有这个万人之上的职位,谁还会如此这般地对我赵日出?”,赵日出想成就好事,他没有一上来就用强,他先自低了身份。苏映蓉没有想到赵日出会对自己说这样一番话,刚刚赵日出捉住自己手腕,把自己强行按在坐位上时,自己心里害怕极了,如果赵日出对自己言语轻佻自己该当如何,她很矛盾。赵日出如此一番话下来,苏映蓉有些卸下了防备,“是啊,谁都是人,将心比心,大家活得都挺不容易,都有些累罢”,便任由赵日出继续下去,赵日出观察苏映蓉原本端着的双肩听到自己的话语之后随着呼吸慢慢低落下去,他知道苏映蓉放松缓了下来,便接着道,“每个人看到我或是与我说话,都带着面具,说着都是一些伪心的话,我最近心里时常在想以前曾经学过的一篇课文,《邹忌讽齐王纳谏》,吾与徐公孰美,与我何其相似,有求于我之人,会赞我美,低位于我之人亦会赞我美,我不知道有朝一日当我回归社会成为一个普通自然人的时候,谁还会赞我……”。赵日出说这一番话时,苏映蓉想起了读大学时老师又讲起这篇课文的情景,那时在校广播站经典赏析时,她和杨京辉还分角色颇有感情的朗读过……

“我没有醉,映蓉主任你去再拿瓶红酒来,我要再喝点”,见赵日出如此,苏映蓉只好去取了瓶红杯,赵日出见苏映蓉只给自己倒了一杯,便佯装不高兴,让苏映蓉也倒上,陪他喝,他说今晚就想放心一下心境,此刻没有什么书记,忘年交也好,只想喝点他,他用他那丰富的阅历和天花乱坠的说辞,以及让人颇感同情居高位者孤独的事实,有时软磨有时硬逼,苏映蓉竟然被他劝着喝下了大半瓶,苏映蓉晚上正餐那些东西全在卫生间里倾吐了出来,胃里空空的,工作一天下来又特别疲惫,时间又到了这么晚,还没劝着喝了这么多酒,便起身想要早些回自己的办公室休息,向赵日出起身告辞,硬撑着一个信念,一定不要失态,一定要回去,可身体却摇摇欲晃,走到了门口时,眼前的门把手似乎一个变成了两个,两个又合为一个,便伸出手去摸那把手,一只手比她的要快,把那把手反旋了一圈,门被锁了上,耐何苏映蓉喝了太多的酒,眼睛有些睁不开来,一双大手从她身后环住了她的腰身。

苏映蓉丹唇微启,身体却如同一滩烂泥,绵软无力,回头看了看环住自己身体之人,只说了一句,“求求你放开我,我自己能走,我要回家……”,便身子一松睡了过去。

看着这个迷人的**,眼下就侧卧在这张大床上,赵日出略一迟疑,褪去衣服扑了上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