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4章-各取所需的交易

赵日出在制订地区发展战略上虽然有些偏执、感情用事,像个草包,但不代表他没有政治敏感性,东江省召开大会让他有种山雨欲来般的感觉,一想到屁股之下的坐位即将不保,他便心里急得上蹿下跳,一散会,他便第一时间赶去了“姨夫”的办公室,他没有急于说自己遇到的严峻形势,而是与“姨夫”联络感情,向姨夫发出盛情的邀请,反正“姨夫”现在也是闲职,正好趁着**己经解禁去云阳散散心,他还怂恿姨夫邀那个副省长连襟同去。

“姨夫”一看这个外甥姑爷如此盛情,当下便答应了下来,让赵日出回去好好准备,他找连襟问问他的行程。因为在全省县域经济会上省长点名批评了云阳,这令当初被连襟忽悠着自己去向省长打保票的副省长江海河心里极为不爽,但省长只是说主抓外贸的领导有责任领导好各地的外向型经济,因此当连襟副主席来约自己去云阳时,江海河便也应了下来,他倒要看看这个赵日出是如何糊涂至极,才制订了这个偏门的经济发展方略,而被省长大批特批。

赵日出返回云阳,先是联系了上次追踪赫继权的那位资深老记,很快那位老记便赶至云阳,赵日出安排他入住了两夜总统套房,这老记两夜之后完成了任务,亲自向赵日出演示了一下那“设备”的使用方式,然后拿着赵日出给的厚厚的钱安心离去。

赵日出接下来做的准备便是说服苏映蓉了,自从那日如愿以偿要了苏映蓉之后,为了平复苏映蓉有些过激的情绪,他便和王伟说明苏映蓉接待客商时出现了眩晕症状,经医院检查有些贫血,他让王伟适当的调整一下工作分工。暂不让苏映蓉参与接待工作,等待身体康复之后再行安排。王伟闻听书记此言,哪敢说出拒绝的话来,当下转动心思,随即似乎想到了什么,意味深远的笑了笑,给苏映蓉打了一个电话,请她放心休养,暂时不必急于工作。

赵日出有些感到难以启齿,但为了自己的前程。他也只好如此这般,在他做过的众多坏事中,也不差之一件了,只是如此一来怕是那苏映蓉会与自己彻底绝缘了,女人大抵可以接受成为情妇。可谁会愿意被沦为工具呢?而眼下苏映蓉就是自己最需要的工具了,所以还是来谈一次交易。

赵日出给苏映蓉播去了电话。电话里苏映蓉的声音没有以往的热度。接近于冰点的温度,这是这么多天以来赵日出第一次给她打电话,刚得到苏映蓉那会儿,他不敢再继续骚扰,怕苏映蓉平复不了情绪反被刺激,后来就陆续开始出现了“**”。自己便焦头烂额起来,根本就没有时间与苏映蓉纠缠暧昧,所以两个人的关系便维持到了目前这个局面。

“你最近还好?你说过的那事儿,我考虑过了。电话里说也不太方便,你看能不看过来一下面谈?”,赵日出说的滴水不漏,即使谁有心将通话录下来,也寻不到什么破绽。

苏映蓉知道赵日出的面谈肯定不会那么容易让自己调动,定是他有什么企图,自己也正是有所企图,便准备好了一些物件,是她前段时间专程去了趟明珠市买的微缩用品。赵日出约苏映蓉去他办公室见,越是大大方方的见面,越不容易被人猜疑,在办公室苏映蓉也会顾及到自己的身份和她自己的颜面而不会做出太过激的行为。

苏映蓉没有客气的坐到了赵日出的对面,这和赵日出想像的差不多,两个人无论年龄是否有差距,亦或是职位上的差距,只要做过那样的事情,发生了那种关系,两个人彼此心中都会重新定位关系的,是床伴,亦或是情人。赵日出觉得苏映蓉现在心中肯定把她自己归到了情妇这个定位,不然的话不会是这种态度。

赵日出离开了坐位,四处游走了一圈,像散步,却又以苏映蓉为中心忽远忽近的看,苏映蓉不知这老色狼是什么意思,叫了自己过来却没有说什么话,苏映蓉从进屋之后手中的东西便己做好了启动,隐藏在包内的微缩录像装备,只是那包现在还拿在自己手中,她的手是有些发抖的,而她也还需要把焦点对着赵日出,赵日出远远近近的看了苏映蓉好久,走到了苏映蓉的背后,低下头突然亲了苏映蓉的头发一下,然后暧昧的道,“这些日子你瘦了”,赵日出知道女人喜欢重情之人,特别是爱出轨和有婚外情的女人都喜欢重情之人,而这简直就是世界上最大的讽刺,偷了情却还偏偏追求真情。他知道苏映蓉肯定也不例外,因此他极力扮演,使自己看上去像一个长情之人,比较有绅士意味的偷袭得手之后,赵日出“真诚”地对苏映蓉道,“我的身份注定了我不敢去喜欢一个人,我承认以前的我对你也没有过这方面的想法,以前的你在我眼中只是一个小女孩,和那些女下属们没有什么不同,但那一天,我发现我活到现在竟然都不知爱是何物,只是一瞬间,我爱上了你,所以我卑劣的要了你,之后我却不敢叨扰你,因为怕你受伤不肯原谅我自己,但越是尽力克制,越是无法控制对你的思念,我再不播打你的电话,我不知道会做出什么,而你,真的让我很心疼,看来你还是无法原谅我,你该如何才能宽恕我的罪过,告诉我,我只想对你好些,让你变得好过些……”,赵日出的倾情表演一瞬间差点就感动了苏映蓉,暂且不论他的话是真是假罢,想想自己的未来,苏映蓉觉得即然和杨京辉己经不可能再有未来,自己也不会再嫁给任何人,还是和赵日出摊牌,各取所需罢。

想到此,苏映蓉起身道,“赵大书记把我叫我来,不会只是要表白,表白的事情和那些纯真的小女孩子说罢,赵大书记答应我的事,是什么样的结果,我很急于知道。”

赵日出双手扶着苏映蓉的肩道,不急不急,我们好好研究一下,晚上……赵日出贴近苏映蓉耳语,递给苏映蓉一把钥匙。(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