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海河因为云阳之行收获颇丰,在与向国槐汇报时为云阳尽力美言,而向国槐自打从赫继权处听说了赵日出与省政协副主席何文的关系后,便理清了赵日出的关系圈,何文和江海河是连襟,当领导做到了他们这一级别,特别还都是做到了省部级的高官,彼此间的亲缘底细最是清楚不过。向国槐当下便明白了所有的来龙去脉,心底也对江海河关于云阳“高度评价”大打折扣。而从省统计局上报的数字来看云阳依旧停滞不前,低迷徘徊,在省政府的常委工作会上,向国槐拿着统计局的这份报表,甚为严厉的表达了心中的不满。江海河顿知被赵日出蒙骗了,但一想到苏映蓉,他觉得还是有必要提醒一下赵日出,他觉得自己出面给赵日出打电话不好,便告诉了何文。

……

苏映蓉约了赵日出,她不想让赵日出好过,但一定要取得扳倒赵日出最为有力的证据,二人一前一后进了楼区,苏映蓉如何取证暂且不表,赵日出万万没有想到的是,他聪明了一世竟然被妻子黄凤云跟了梢,黄凤云和赵日出过了大半辈子,赵日出在此之前也的确没有出轨,坏就坏在了有两个疑点让黄凤云这个粗线条的人竟然警觉起来。

一次是半夜睡得迷迷糊糊时,赵日出伸出手来从上而下的来摸自己的胸部,看那动作应当是在摸穿着胸罩的女人,而黄凤云从来不戴胸罩,如此动作不能不令人生疑,在黄凤云眼中,戴脸罩的肯定是年轻女子,至少是比自己年轻。而从赵日出那动作来看,应当是轻车熟路,当时自己嘟呶了一句,拂开了赵日出的手睡了过去,而赵日出也显然被自己拂醒了,收回了手翻了个身接着睡了。

还有一次是赵日出说梦话,梦里叫了一个女人的名字,叫什么……蓉,当时黄凤云正从卫生间回来,晚上吃了些西瓜。半夜里起夜,结果就听到了赵日出在哪清晰的叫了两声,自己一生气,上床时的动静大了些,惊醒了赵日出。他还颇为不满的说了声,上个床咋弄得像开坦克似的。

因为自己平时都大大咧咧的散慢惯了。所以赵日出不会防备自己。所以自己就跟着来了,黄凤云知道这是个高级住宅小区,赵日出难道和哪个女开发商搞到了一起?这是她的第一想法,但马上就被自己否定排除了,因为赵日出按目前的地位和权力,他不可能去搞一个开发商。有能力把产业做成那么大的,年龄上不会太小的,那就有另外一种可能,赵日出在包养小三。小区里人不多,黄凤云隐身在一个洗衣店内,后来就看到苏映蓉和赵日出相继走进了x栋x单元xxx,自己好奇的过去瞧了瞧,然后重新回到洗衣店继续盯梢,大约在接下来的两个小时内两人仍是相隔着时间陆续走出小区,外表是看不出什么的,但黄凤云能看出来赵日出眼角的春心。她很想上前猛抽赵日出两个大耳刮子,或是抓奸当场,使劲踹那个年轻的小狐狸几脚,真想大声质问赵日出,若是没有老娘相扶持,你还想当市长、做书记,你现在屁都不是,但如此一来赵日出在云阳便容颜彻底扫地,两个人还有可能有未来吗?

一想到这些黄凤云便决定回家后再解决这件事,黄凤云坐在沙发上,翻出了年轻时的影集,那时自己也曾经年轻美丽,赵日出就和一个大尾巴狼似的,甩都甩不掉,天天缠着自己,那时赵日出也的确够英俊,追自己还很执着,最后看在他的真诚劲上,便答应了他……

当赵日出打开门时,黄凤云还沉浸在回忆里,赵日出看着妻子播看那些老旧如同古董一般的照片,便对她道,“怎么了,还翻看起这些东西来?”,黄凤云道,人还是年轻时好,不像现在了人老珠黄了,赵日出有些心虚,便坐到黄凤云身边道,“你再人老珠黄,在我眼里还是和王母娘娘一样”,黄凤云为他的慌话感到有些恶心,便对他道,“只可惜王母娘娘却敌不过七仙女啊,你也不是那玉皇大帝”,说道此处黄凤云不想和赵日出继续打哈哈了,便直接问道,“赵书记,你名下现在还有多少房产啊?”,赵日出有些心虚便道,“前些天刚收到一套,还没来得及看呢,正想着哪天和你一起去看看”,黄凤云呸了一口道,“你要骗我到什么时候?”,我今天不问你还没主动招呢,“你不会是说x小区那栋?”,赵日出忝着脸道,“正是,娘子你莫不是神仙,会掐指推算吗?”,黄凤云道,“你还会说那个和你脚前脚后去小区的女的是带你看房的?或是在那房里顺利办了个房事?”,赵日出脸皮腾的一下子急了,黄凤云怒道,“若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你他妈的说梦话都喊出她的名字了,你还骗我,赵日出,你忘记当初追老娘时的誓言了,如果没有老娘的“姨夫”在那帮衫提拔着你,你现在当市长做书记的?做你春秋大梦去罢,那狐狸精是谁?我也知道,你看看最好把她打发的远远的,不然你别怪老娘无情,真给姨夫打个电话,你怎么上来的,还能让你怎么下来”。

赵日出这一辈子因为靠的就是黄凤云的堂姨夫这一脉,这种与政治前途挂靠之类的恐吓之话听得次数太多,也压抑了太久,一直觉得活得没有尊严,起码是在黄凤云面前,不然也不会是他堂堂一市委书记和妻子说话还要陪着小心,而黄凤云屡试不爽的话再次脱口而出时,竟然起了反作用,赵日出逆着她的性子而来,极为男人爷们般的道,你就知道你姨夫,好,如果你还是他真有那个本事,把我拿下来,那是最好,拿我不下,我‘赵’字倒着写,说罢没再理会一脸惊愕的黄凤云转身离开。(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