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日出资料确凿,本来还想试图放手一搏的他,在听闻苏映蓉自杀后,竟然沉默了许多,放弃了原本多拉几人下马的打算,长叹了一口气,眼前浮现出了自己对苏映蓉情动的那晚,苏映蓉穿着洋服领衣裳,青春的面容上闪动着灵活多情的大眼睛,如果没有自己卑劣的行径,没有糟糕的闯入她的生活,她不会死去,到底还是自己罪孽深重害死了苏映蓉。想到这些的赵日出良心发现,对所有的证据指向供认不讳,省纪委也知道了有个女子被赵日出所害,委屈自杀的消息,当下按照赵日出犯下的违纪违法事实做出处理,赵日出政治上被双开,需要服刑15年。

云阳一时间成为不光彩的焦点,为了确保云阳政局稳定,经济快速复苏,省委常委会决定由海城市市委书记纪永海出任云阳市委书记,江川召开常委会,按照省委常委会的指示对其余的干部作出了配备和调整,原云阳市长陈详调任海城接任市委书记,而云阳市市长的人选让所有人始料未及,杨京辉一步到位由副处级提职正处接替了陈详。如此人事任用,省委、市委的用意不言而明,云阳现在归属省直接管理,市委书记比一般县市要高出半格,是副厅级,如此一来市委书记的任用就必须经省委常委会决定通过,而其他的处级干部则交由江川市委负责,但江川市委只有人员建议权,最终定拍决定是否通过的仍是省委。云阳市随着赵日出的落马,陈详调任海城,说明了省委不满云阳的党政班子,而把纪永海升迁到云阳,可以说纪永海貌似走了一条赫继权一般的任职路线,而提职年龄、资历尚浅的杨京辉出任云阳市长,省里看中了他过往骄人政绩的同时,更为看中的还是他无往不前的锐气。而纪永海与杨京辉都出自海城,如此一来党政配合不在话下,云阳的经济复苏指日可待。

纪永海做梦都未曾想到,快到退休的年龄,随着赵日出的落马,自己竟然被提职成了副厅级,升了职级之后就意味着他要比任职正处时的退休年龄要晚三年,一想到此自己便觉得又年轻了好几岁。而一同搭班子的竟然是杨京辉,虽然这小子提升的速度如同坐火箭一般。如此速度,和杨京辉一比起来,让自己这些老革命都深感羞愧。人家那年龄才是金子般的年龄。自己的年龄都快活到狗身上了。而一想想杨京辉这些年所做出的政绩,在海城,一举招下了飞龙集团,规范了海城的招商机制,由此开始海城经济飞速发展,调职离开海城后。排除万难创下了省级推广的“腾笼换鸟”经验,考录到江川开发区后,江川开发区在其努力下,高标准规划,招来了物流项目。特别是他弄的那个双百集聚签约,直是让人只有佩服的份儿。而无妒忌的气儿,这说明什么,只有一点人家杨京辉是真的人才,只要给出他公平公正的施展机会,人家注定会一飞冲天,一想到和这位昔日的旧将共同执掌云阳,纪永海感到很是欣慰。

杨京辉知道这必是省长向国槐的意见,不然的话如此造化说什么都不会落到自己的头上,他明白身上肩负的责任使然,当前最为重要的便是要加快云阳经济的复苏,他便去见了纪永海,一番寒暄之后,二人因为较为相熟,年龄又差距甚多,如此党政搭配不同于那些年龄相仿、资历存在竞争的组织,好比当初赫继权与纪永海,若不是出了矿难而牵连了纪永海,应当接替海城书记的会是纪永海占优,而赫继权入主海城,纪永海的心底多少还是有些不平,对赫继权有些敌对之意,后来则完全是赫继权用他超前的执政理念征服了纪永海,纪永海打心里佩服尊重比自己小的赫继权,便主动接受了他的领导;再譬如赫继权与赵日出,李重阳走之后,论正理应当会是赵日出接职,但赫继权从天而降,于是赵日出心底便不会服从于他,处处制造麻烦与之作对,便有了接下来多次阻止赫继权的施政,主动探寻赫继权的隐私,逼退赫继权,也便有了最终作茧自缚身陷囹圄的结局了。纪永海和杨京辉完全不同,他们二人不存在竞争关系,便不会构成敌对方,二人还是旧相识,一同入主云阳,对二人而言都是天降大赏,彼此都干劲十足,一个是老当益壮,倍加珍惜省委对自己的看重,另一个是年青有为,也想不负省委重托,快速使云阳经济重振雄风,二人的心思便能想到一处,合到一块,几乎没有什么分歧,纪永海不是创新派,却也不保守,他也很是相信经过这些年的发展和历练杨京辉必有其过人之处,当下许多事情都交由杨京辉去实施,遇到一些需要合力定夺之事二人再行商量。

杨京辉确定的第一件事便是将云阳的口岸与江川开发区的物流园进行合作,因为云阳是自己主政,江川方面是自己一手发展培育起来的,因此合作事宜进展极为迅速,物流园终于实现了与八大口岸共同合作的当初规划,一些原本滞留在云阳的项目,因为物流互贸区的开通得以实现流通和转移,真正实现了共赢。

而接下来,杨京辉则安排招商局、经济局、发改委等部门联合对赵日出引进的外向型项目进行清理,严格按照当时签订的合同,凡三个月之内没有正常生产,生产的产品未按合同进行,自行做出产业调整的,一律收回用地,予以清退,如此一来,那些伺机钻了空子的空壳企业便被清理了出去。

杨京辉又让招商局主持召开了几次招商会,重新向外公布了招商方向等事宜,很快便有一些较为适合的国际500强企业入驻到了云阳,杨京辉亲自去省里协调建立境外园区的事宜很快也得到了批复,而更令人振奋的是一境之隔的邻邦重新调整了边贸政策,云阳的经济全面开始复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