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阳的经济在杨京辉与纪永海的通力配合之下全面复苏,全省统计数字表明,云阳市再次领跑全省,而这次召开大会大家发现,会议是由常务副省长主持,向国槐做了最后讲话,如果按照以往惯例,应当由省长主持,省委书记做最后讲话,原来向国槐的职位发生了变化,是东江省省委书记代理省长,原省委书记己经提职成了全国政协副主席,还有一点变化的是发改委主任换成了赫继权,原发改委主任去了省人大经济委员会担任主任。

赫继权见到了杨京辉与纪永海二人少不得一番热情相邀,一番聚宴之后,纪永海知道赫继权与杨京辉二人的关系,便寻个理由先行离去,赫继权听闻过杨京辉的一些事情,也不知如何开导他才好,回想二人从认识到现在各自的变化感慨万千,杨京辉感慨道,“赵日出终是恶人尝恶果,只是他害死了苏映蓉”,赫继权怕再提及苏映蓉反令杨京辉伤怀,便道,“你当日给我打电话要替我找回公道,还记得我当时怎么说的吗?”,杨京辉怔了一下神,回想起来,当初为了互贸区又再奔赴云阳那一次,赵日出出言不讯,辱及赫继权,也道出了自己逼迫赫继权回返省城的秘闻,令杨京辉差点控制不住,回返江川途中,杨京辉与赫继权通了个电话,杨京辉甚为激动发誓要为赫继权讨回公道,当时赫继权在电话里异常冷静,劝慰杨京辉回省城是自己为了冷云和照顾女儿的考虑,和赵日出无关,即使没有赵日出的相逼依然会选择回到省城,赫继权叮嘱杨京辉切不可鲁莽行事,论政治阅历杨京辉远不是赵日出的对手。他又道,有些人只是一时的得势,多行不义必自毙,赵日出便是如此,不必你去刻意与之交手,只会脏了你的手,做好你自己的便好。现下想想,有时退却一步真的是海阔天空了,当时赫继权在云阳施政屡屡受阻,如果再固执留在云阳。或许他会压制得住赵日出,但谁能知道代价会有多大,会不会是两败俱伤的结局呢?

赫继权又安慰了杨京辉一番,杨京辉给纪永海打了个电话,每个月他都要出去寻找张小梅几次。和张小梅有关的地方,尽可能的都己想到。先是去了张小梅的单位。虽然有张小梅留下的手机号码,但清官难断家务事,一想到张小梅临行时决然的神情,单位的领导还是选择尊重张小梅的嘱托,不自做决定,有时隐瞒和欺骗也是一种善意的行为。对两个人未免不好的,张小梅单位未果,杨京辉便寻到了张小梅的妈妈,妈妈一想到女儿那执着的神情。也没敢告诉杨京辉张小梅的去向。杨京辉电话里问过张可,张可说得模棱两可的,根本不往张小梅这块提,不是说自己工作忙就是如何的,有时会反问杨京辉工作情况或是一些有的没的话题,这次开全省县域经济会,杨京辉决定去见一见张可,他预感这小子一定知道张小梅的下落。

当杨京辉一看到张可时,他便回想起了刚认识张可那会,张可夸张的赶着火车,怕被落下一样,到了火车之上又差点被火车上的扒手偷了钱财,未曾想这个可爱的大男孩日后竟然成为自己的妻弟,杨京辉还记得某一天元宵节去看张小梅时见到张可的情景,理直气壮的做了一天的灯泡,什么场合都要参与都要挤进去,连看着焰火时都要隔在自己和张小梅中间,而过去那个毛头小伙子己经长大成人了,都参加了工作。张可一听说杨京辉要来看自己,便又嚷嚷着让杨京辉来请客,杨京辉问,“你现在也长大参加工作了,怎么着也应该尽一尽地主之谊?”,张可便道,“谁让你是我姐夫的,还是个姐夫市长,你总不能看着我这个小打工仔,而忍心吃我被资本家老板盘剥剩下的血汗钱?”,杨京辉自是不能让张可来请自己吃饭的,两人也不过是在斗嘴。

聚到了一家湘菜馆,点了剁椒鱼头、香辣小龙虾、毛公肉……,开启了一瓶白酒,二人头碰头的喝了起来,一开始杨京辉也没刻意往张小梅身上聊,二人聊聊彼此的工作,聊聊张妈妈的近况,聊着聊着,气氛渐渐沉寂下来,杨京辉也不怎么吃菜,一杯接一杯的喝,张可便欲出言阻止,杨京辉打断他的话,己喝到微熏的状态,眼睛有些睁不开来,红着眼睛问他,“小可,还想吃什么,你随便点,姐夫在这,姐夫给结账”,说罢便又倒了一杯酒,一饮而进,又叫来服务员,追问张可还再来点什么,张可说不必了,杨京辉便让服务员再来一打啤酒,张可看杨京辉如此,便道,“姐夫,你别再喝了,再喝下去,你这小体格可吃不消啊”,杨京辉便微眯起了眼,“姐夫?你姐哪去了?你把我当过姐夫吗?你还是当我是杨大哥,她躲起来,她不肯原谅我,我上哪里去找她,我好想她……”,杨京辉醉得半真半假,话却吐露的全是肺腑之言。对他现在而言,特别是张小梅走后,如果工作忙起来还好些,而推掉一些不必要的应酬回家之后,看着两个人的照片,看着衣柜里张小梅的衣服,看着家里一切都是关乎张小梅的印迹,他便极为想念着张小梅。他知道张可必是知道张小梅下落的,当下便借着酒劲肆意放松着自己,做一次真正的自己,反正喝多了张可也会照顾自己,两瓶啤酒喝下去之后,杨京辉便感觉有些飘了起来,他还待再启啤酒,张可连忙阻止,“姐夫,可不能再喝了啊,你喝多了我可照顾不好你,实话跟你说罢,我不能说,不过我可以提示你,你想爱一个却要离开他,这个人会去哪里?或是当两个人分开后,我们想念一个人的时候,心里想起的会是什么?”一句话令杨京辉如梦初醒。(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