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启程送别

陆书记,我……

你……

瞧见陆书记又神采熠熠的,杨京辉一时竟不知该说些什么,最后窘得问了句,陆书记您还好,不难受了?

陆东升微笑着叹了一口气,谢谢你小杨,谢谢你照顾了我一晚。

快去洗漱一下我们吃饭去。

食堂的早餐还算可口,杨京辉给陆东升打了碗豆浆,又加了一大勺糖,端至陆的面前说,陆书记昨天那样可伤身体呀,以后您可不能再那样了,今早我替您做回主了,无论如何您要把这碗豆浆喝下去,对胃会有好处的。

陆东升感受到杨京辉的真诚,内心觉得温暖和感动,没有说什么,低头喝起豆浆来。杨京辉又去打了两个馒头,给自己也打上一碗豆浆,又去端来两盘小菜,一盘是炝卷心菜,一盘是拌豆腐。

陆书记,这些都是养胃护胃的,等您恢复这一天之后,再随您的口味走。

陆东升夹起卷心菜,平时他不太喜爱吃卷心菜,觉得有一种说不出的怪味道,但这次吃到嘴里却出乎意料的鲜香,那菜心用热水氽了一下后过凉,炝拌时只放了姜汁、蒜末、盐和香油,单是看着就清翠、通透,让人感觉清爽。陆东升原本微皱的眉头舒展开来。

吃过早餐之后,二人一同去办公室,杨京辉先是把材料拿给陆东升看,陆东升认真看过之后,在认为不妥之处作了批注,杨京辉便按照修改意见认真改过,陆东升对杨京辉第一次上手大型综合材料就达到如此境界而欣喜,欣喜之余又想起了昨夜杨京辉对他的照顾,内心里便总是觉得自己看的人不错,同时生出一个念头,如果将来回到海城县的那个位置,一定要想办法把杨京辉调在身边。

杨京辉回到秘书室后,觉得前些天的秘书笔选既然惊动了组织部,现在结果出来了,如果将笔选的过程写出来,或许可以报给县委组织部。于是仔细回想笔选的前前后后,提笔写下,“兴安镇创新干部使用机制”--不拘一格选人才……

写罢之后反复看了几遍,自己觉得还行,但是又怕出现类似于在计生办时孟庆红挑理的事,于是迟疑着要不要问问陆东升的意见。

这时办公室门开了,陆东升进来问他手头在忙些什么,如果没什么大事想带杨京辉出趟门,他要带杨京辉去x省xx岛,他要去送勇子最后一程。

因为江川市市长得一个月之后才来,所以时间来得及,陆东升把镇里一切事宜交付给了乔国民,告诉他一些事情酌情处理,遇到大事或突发事件注意多和班子成员商量讨论着来,不急的事暂缓决定。

一切安排妥当,二人便坐着桑塔纳直奔江川市而去。

杨京辉还是第一次坐桑塔那,陆东升坐在副驾驶的位置,杨京辉觉得新奇,这车内还有空调,还能听录音带,从兴安镇到江川市有2个小时的车程,司机拿出一盘带子放起音乐来。

黄莺莺婉转哀怨的声音传了出来

你是我最苦涩的等待

让我欢喜又害怕未来

你最爱说你是一颗尘埃

偶而会恶作剧的飘进我眼里

宁愿我哭泣不让我爱你

你就真的像尘埃消失在风里

难得来看我却又离开我

让那手中泻落的砂像泪水流

……

听着歌曲,陆东升又想起了勇子,陷入回忆之中,系上了安全带,闭目思念。

杨京辉则想起了苏映蓉,有机会得去见见她,看看她现在过得好不好,一想到映蓉,他就会想起她头发的味道,会想起她浅浅的笑,她……

陆东升从未发觉原本好听的音乐,现在竟然变得这般讨厌,许多歌词写的都是他此刻的心境,让他神情大伤,再听下去他怕他会崩溃,于是示意司机停止播放卡带,司机以为陆东升困了要休息,于是关闭了音乐。

一时间车内静得出奇,车窗外不知何时下起了雨,雨丝打在车窗上连成一条条线向后飞去,杨京辉不由感概,一场秋雨一场寒,冬天快到了。

到了江川市火车站时,雨停了,但天却还阴沉着,雨后的气温有些偏低。陆东升先带着杨京辉去买了车票,还好不是学生假期及春运高峰期,两张硬卧买得还算顺利,司机把他们送到地后,陆东升就打发他回去了,离火车开车还有一个多小时,陆东升就带着杨京辉去吃饭。

离车站不远处,有一家老边饺子馆,没上饭之前,服务员先端了两碗饺子汤让二人开胃暖身,陆东升点了两个小菜,叫了一斤饺子,告诉杨京辉说,中国古人讲上车饺子下车面,咱们也讲究讲究,求个来去平安。吃过饭后杨京辉又在报刊亭买了两份杂志,一本文摘,一本读者,然后登车。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