睡梦中杨京辉梦见自己身处在一座开满杜娟花的山中,红彤彤粉艳艳的一大片,包围着他,满是芬芳,但看不到路在哪里。正在迷茫之中,忽然一阵大风吹来,杜娟花瓣满天飞舞,现出一条路来,天要下雨了,他就顺着路跑,跑着跑着路到了尽头,迎面又是一座山,比这座山还高,两山之间有一条像家门前水沟一般宽的缝隙,只要轻轻一跃就能到那座山,杨京辉不由得使出全身力气用力跃起。好像是跳到了对面山上,又好像是在往缝隙里下落。

“啊……”,杨京辉坐起身来,醒了!还似在梦中般,只是双腿有些发麻,看来是酒喝多了,睡觉没怎么翻身。看了眼表快下午四点了,杨京辉觉得口有些干,下床喝了杯水,看看散落在床上的背包,觉得应当归整当整,便把背包内的衣物一件件的拿出来挂上,一切收拾妥当之后也就到了吃晚饭的时间,先转到水房洗把脸,然后径向食堂走去。

镇政府食堂是个通长的大厅,除了家住在本镇上的机关干部外,平时吃饭的不过十来号人,陆书记和乔镇长家都在海城县里住,偶尔在不回家时也会到食堂来吃饭。但今晚吃饭的人不多,有的在单位加班,有的对口来了领导,晚饭看起来还是挺可口的,四大碗菜,两个炒菜,一个凉菜,一个炖菜,一盘咸菜。因为中午喝了酒,杨京辉觉得胃不太好受,吃了一个馒头,喝了几口炖菜汤就己经饱了。

饱餐过后杨京辉没急着回宿舍,到兴安镇大街上四处转转。

海城县行政区辖8个乡镇,兴安镇虽不是县政府所在地,但交通便利,是通往海城上级地市江川市、邻市港口城市平都市、以及去往省城的必经之地。相比来看反倒是海城县政府所在地的地理位置不及兴安镇了。

兴安镇的地理要位,注定成为历任海城县在位领导都要花费心思好好折腾的所在。今天在公路沿岸划出片区域建开发区,明天又大搞文明村镇建设,今天上马马铃薯深加工产业,明天没嘴又变成某个加工行业。反反复复几年下来,兴安镇基础设施有了一定的规模,但没完工的乱尾楼及刚上马就下马的产业也为数不少。

好在进入九十年代中期,国家到省都出台了政策,秉乘着“要想富,先修路”理念,逐级开始拨款修建高速公路。兴安镇赶上了这个好时候。

兴安镇有一条笔直的主街,直通现在还废弃的开发区,至于摇摆杨京辉翻江倒海的那条路,不过是条原来的通乡公路,因为现在正在修新的高速路,施工运输车量较多压毁了路基才导致路面坑坑洼洼。主街还算宽阔,并行6辆车没有问题,路边栽种着柳树,沿着主街布满了商家,都是些小规模的,不过服装、餐饮、台球厅、食杂店等倒也一应具全。

时间渐晚,温度也就没有白天那么炙热,间隔二十几米才有的路灯亮了起来,路边开始多了些卖烤鱼、烤羊肉串、烤玉米的小商小贩。玉米的清香能飘得好远。

杨京辉来到一个摊位前坐了下来,要了一棒烤玉米,和小贩攀谈起来。

通过攀谈,杨京辉知道了陆书记来兴安镇前是海城县文化局局长,知道了在百姓心中陆书记相对比前几任兴安书记,还算是不错的书记,还确认了一个事实,就是孟庆红确实快要退休了……

上弦月升起来了,微风吹动着柳梢,不象省城读书时的夜空灰蒙蒙的,兴安镇的夜空很是通透,天空的正中横亘着万古流淌的银河,能清晰的看到仙后、人马等星座,杨京辉不由痴迷了。回到宿舍在安祥的睡梦中度过了他在兴安镇的第一个夜晚。

早上一到单位,孟庆红就召集所有人开会,任务紧急,如临大敌,县计生委要下来进行半年拉练检查,将采取随机抽样的方式抽4个村进行剖析,让各部门做好迎检准备。时间就在三天之后,孟庆红特别叮嘱肖洪海要密切关注县计生委对其他乡镇半年检查的动态,随时向她报告情况。全都布置完毕后,孟庆红叫上孙友斌让老葛开车下村去了。

肖洪海告诉杨京辉,他们是去转移超生份子去了。因为上级检查一旦发现计划外,兴安镇就会被一票否决,到时书记镇长一发火可就吃不了兜着走了,一票否决可不是闹着玩的,是和安全、综合治理一样,关乎到书记镇长能否获得县里表彰的各项先进以及当年的升迁。

杨京辉问肖洪海,那我刚来工作,查到我这我怎么办?

肖洪海说好在你来的时间短,即便出了什么情况,也不关你什么事,责任会全记在离任的宣传员身上的。

虽然肖洪海这么说,但杨京辉还是觉得不妥,从办公桌的小卷箱里拿出前任宣传员留下的资料仔细看了起来,都是些表、册、卡之类的,而且基本都是空表,杨京辉也无可奈何,现在他连兴安镇有几个村都还不清楚呢。看看别人都在忙着各自的迎检工作,他也不好意思向别人问东问西的。看肖洪海桌上有暂时不用的报表,他拿过一册仔细查看,知道了兴安镇辖14个村,兴安镇人口38472人,最大的村是东民村总人口3487人……

他从自己工作的空表中抽出一张是关于兴安镇三为主与三结合宣传大板的统计表,照着肖洪海的统计表中的村屯名称,依次誊抄下来。抄好了第一张表,再拿出来一个册子,需要记录的是在村级开展三为主的活动记录册。也依册子的规定,把能填写的部分依次完成。整整填写了一上午,凡是能做的他基本都完成了。

肖洪海的人口出生名单也核对完了,杨京辉就又和他聊了起来,“肖哥,刚才见你忙,没打扰你,我手头有的就是这些空表,按咱镇的情况我能填的都填了,你们常下村,你帮我看看这些该怎么填”,肖洪海接过杨京辉递过的表,看了一眼不由向杨京辉伸出大拇指,“兄弟,就是素质高,上手真快,这个表你还真别说,就是属于存档性质的,我来告诉你,哪些有板哪些没有的。

在肖洪海的帮助下,很快杨京辉的表、册都填写完整了。这时肖洪海的呼机响了,原来是过马乡的统计员呼来的,接完电话后肖洪海直呼“依腾太狼”来了,原来县计生委把过马乡查了个底朝天,仅在过马乡的桥头村就查出计划外漏报5人,流动人口未办理查验的10人。计生委主任下令了不把桥头村查个遍不离开过马乡。

孟庆红和孙友斌不失时机的回来了,听到肖洪海的内部消息,孟庆红的脸阴郁着。仿佛随时能滴下雨来,端起杨京辉的水杯一口气喝光了水,发布了她的命令,从现在起大家手里的活尽力完成,然后都跟着下村,以清理计划外生育为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