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三章-诡异的于善和

各项总结在乔国民“细致、严格、高标准”的要求下,改动后如期上报,杨京辉难得清闲了几天,收发室来送报纸,杨京辉收到张贺卡,封面是淡蓝色调,在海边的沙滩上,两个少年卷起裤管牵着手在赶海,银白的沙滩上星星点点的点缀着些贝壳,天空中飞舞着几只海欧,远处隐约有一艘白桅杆帆船。打开内页,苍劲有力的字迹写道:“一别近月,君尚安否,新子轮值之际,谨祝兄弟万事皆顺,吾尚念君,汝记吾否?”--赫继权。

正是睹字思人,杨京辉的眼前浮现出那个身影,那个沉稳,亲和总爱伸手摸摸自己的头,对自己百般维护的人来。回来快一个月了,先是被材料压着,然后是发生了一些变化,虽然自己宽慰自己,但内心若坦然的接受,那简直是在自欺其人,想到此处。播了传呼台,给赫继权的传呼上留言,传呼台小姐甜美的声音传来,“先生,请问有什么可以帮助?”

……

杨京辉告诉她号码后数秒,那传呼台小姐温柔的通知杨京辉,请核兑清楚后再呼,因为电脑系统上显示,那个呼机号停用了。

……

杨京辉仔细核兑,确定没错后,失望得放下了电话,不可能错的,因为是赫继权写给自己的,那会是什么情况?是欠费了,还是如何,杨京辉心中满是疑问。

……

还有两天就到了西方的平安夜,读大学的时候,国内一些较大的城市开始重视起这个节日来,因为一连三天都代表不同的意义,所以精明的商家打起促销牌。省城本就异域风情浓郁,因此在国内一线省会城市里属于较早过“洋节”的城市。商场里会早早的装饰起圣诞树,橱窗上用一些电光纸,或剪或贴成一些英文或图形等案饰,也会拉上一串串的彩灯,营造起节日气氛。想起了大学,杨京辉忍不住又想起了苏映蓉。去年的此时,两人情意正浓,不过那时苏映蓉的聊天中己经带出了对未来的担忧。时间不过一年,现在两个人只能存在于回忆中了。

张小梅说家里有事,去了江川,要等到元旦之后学生期末考试才能回来。陆东升走后,曾和自己通过几次电话,陆东升说县委办工作比较忙,一则总得和书记出门,二则副书记与县委常委较多,县委办除了服务于这些领导之外,还要起草各类会议上的领导讲话,而这也是诸多工作内容的重中之重。恋人有事要忙,老领导新单位同样要忙。

杨京辉不由倍感孤独。上学时期盼工作,工作后却发现除了恋人,连个能说真心话的朋友都没有。这一日吃过晚饭后,杨京辉去了街上的租书亭,看书亭的是个老大爷,杨京辉经常光顾书亭,算是熟客,老大爷让杨京辉自己去挑选,转头继续自己的工作,随着家电业的快速发展,市场上兴起了一种叫“vcd”的电器,播放光碟,播放出来的效果好不说,还能唱卡拉ok,这个书亭也顺应市场,购置了一些光碟,连同传统的录相带一并出租,眼下这个老大爷正在给碟片贴标签上架,同时给那碟片的包装上贴上对应的标签,以方便顾客方便租碟。杨京辉在图书架子上仔细挑选了几行后,挑了本金庸的大作《连城决》,读书至今杨京辉小说真没少看,包括金庸的作品,唯独这个《连城决》没有看过,想到这些天都是自己,索性租了书回去打发时间。正拿着书向老板走去,书亭又进来一人,抬眼看去有些面熟,于是便往后退了几步,一来是书亭的空间不是特别大,过道很窄,此刻出去的话,与迎面来人错开不易;二来杨京辉还想和这个老大爷多聊几句,问问前段时间想要看的书还回来没有。

来的那人能有40多岁的年纪,他来问老大爷买了4盒空白磁带,待他买走磁带之后,杨京辉也没有回想起来,那个面熟之人到底是谁。于是和老大爷闲聊起来,老大爷是镇上老户,对镇上的人了如指掌,他知道杨京辉,刚才来人是于善和,一说到这个名字,杨京辉恍然大悟,怪不得觉得面熟,这于善和是陈桂英的爱人,为人最是老实,不然的话也不会养出那样的“蛇精”,杨京辉实在无法想像,有这么老实一个人相扶相守,陈桂英为何还会出轨,只是为了那个职位,为了那份虚荣?铁打衙门流水官,乔国民再威风,终究也还是要离开兴安镇的,这样的感情出轨,到底是快乐,还是刺激,或是寻求什么,他感觉实在无法理解。这样一个老实人,自己的妻子和上司公然乱情,他能默然接受,是为了家庭不散,还是……杨京辉同样无法给自己一个足以信服的理由。想到这些不由摇摇头,自己在替别人操无所谓的闲心。

拿着租到的书,办理完借租手续,杨京辉信步往宿舍走去。宿舍住的人不多,乔国民也不常住这,乔国民当上书记之后,倒是常回海城县里住了,但每次他留宿之时,陈桂英都会如约而至。

今晚走廊依旧很平静,杨京辉回到宿舍后,泡了杯茶,他不想睡那么早,想一口气多读些,金庸的小说一旦有时间读起来总是那么令人欲罢不停。读得正至精彩之时,待看到主人公狄云履履被冤,投入大狱被丁典暴打之时,走廊里有人在走动,脚步很轻,却渐渐靠近。是有贼吗?杨京辉不由放下书,闭了台灯,小心听着,注意着声音,那人似乎是贴着走廊一侧慢慢行进,穿过了自己的门一直向里间走去,再向里就是乔国民的宿舍了,今晚乔国民是不在的,下午时海城县有会,乔国民己经告诉过杨京辉。这个时间段会是谁?又听了一会儿,并未听到里间有什么声音。一会儿有人脚步凌乱的从里间再次快速穿过自己的宿舍而过。透过窗子向外仔细看,杨京辉依稀辨别出一个人的身影,正是在书亭里买磁带的于善和,像做过什么错事一样落荒而逃。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