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五章-杨京辉代课

逐个谈心出师未捷,接下来和五年级的史宝玉的交谈与裴红霞如出一辙,没等杨京辉说完,史宝玉甚至抛出了舅公公去世的理由,即刻启程奔丧去了。

杨京辉不得不暂时放弃了再逐一谈心下去的想法,再谈下去难保不会出现整个学校只剩自己老哥一人独撑的局面。一下子撤了两个,接下来还要考虑明天,也许是今后一个时期的无人上课的难题,无人上课的难题到也为难不住自己。

杨京辉在思索这些烦事时,裴红霞和史宝玉聚到了一起,仿佛刚打过一场胜仗一般,“在镇里被领导踢来踢去跑这里来耍官威,小年轻的,也不打听打听,想拿你好开刀?让他自己讲去”,她们二人在肆无忌惮的议论,同事李平不屑的撇了撇嘴,起身离开办公室去找杨京辉。

“怎么样,小杨校长,新政还未施就遇到下马威了?李平微笑着对杨京辉道。李平是学校里的唯一一位公办老师,师范校毕业后没遇到杨京辉一般的际遇,和全天下绝大多数的师范生一样,没有背景和后山,被分配到村里教学一教就是十年,这些年身边的同事如何走上教师岗位的,她全都看在眼里,谁的水平如何,谁教得怎样,谁是什么人脉,她也全都了然于胸,正是因为自己的与众不同,在学校里让自己与那些没上过学就来为人师表的一道为伍,让李平很是不屑,也越是如此,本有机会飞离村校的她才会被上级相关部门领导以各种理由留了下来。

“我就不信了,走了她们两个学校还会黄了,大不了我重操旧业,披挂上阵”。杨京辉有些苦恼,但这些障碍在他眼里还算不得什么。

“行啊,小杨校长,没给咱师范生丢脸,咱师范生可绝对不做逃兵,但你一个人教不过来的,这样,五年级我再分教一下数学,另外我再帮你临时把一把班级,帮你减轻的压力”,对于李平的善意,杨京辉报以感激的目光。

第二天上学,五年级全体对于校长能来代课似乎有些见怪不怪,并没有杨京辉想像中的惊讶,杨京辉也没时间来备课,史宝玉连书及各项资料都没给他留下,杨京辉先是问了问学委讲到哪了,又先从学委那里借过语文书,大致翻了翻,停在了课文《海上日出》,1927年2月,巴金从上海踏上英国邮船“昂热号”,去伦敦留学。他将沿途的见闻写成《海行的日出》一书,《海上的日出》便是其中的一篇。文章分别描写了天气晴好、白云飘浮和薄云蔽日三种不同自然条件下的海上日出奇观,文字简洁,写的传神。

“为了看日出,我常常早起。那时天还没有大亮,周围很静,只听见船里机器的声音……”杨京辉声情并茂的读了起来,吐字清晰、抑扬顿挫,就像一个新闻播音员,杨京辉都己经读完了,同学们还没有回过神来。

接下来杨京辉又开始了分析和讲解,“我常常早起”,由此可以想见作者曾多次早起看日出的热切心情。开门见山点题,干净利落。“那时天还没大亮”,点明看日出的时间,照应“早起”。“周围很静,只听见船里机器的声音”。用“声音”反衬看日出时色彩纯净、气氛清幽的“静”的环境,还有交代具体地点的作用。……

一堂课下来,同学们沉浸在杨京辉精彩的讲解之中,而课后杨京辉按照当堂的举一反三分别留下“山顶日出”、“家乡日出”……等题目,要求同学们发挥各自想像,写一篇自己心中的日出之景。

李平挂念杨京辉的讲课效果,待看到五年级的学委来送作业,一脸崇拜的神情看着杨京辉时,知道自己的担心是多余的,不由心底对杨京辉大加赞叹。

而上到自然常识课,由冬季慎防一氧化碳中毒,杨京辉开始了发散联想型的教学模式,把这些平时只顾淘气的孩子深深的吸引住,他讲了红细胞运输氧的知识,讲了一氧化碳中毒的急救常识,由此及彼还讲了中医的以形养形,讲了冬季吃血制品的道理。

教历史课时,杨京辉则一改书本中就中国历史而讲述历史的传统,采用横向比对法教学,告诉了同学一个道理,在感叹祖国历史上的辉煌时,不要妄自尊大,同期的世界各地都有着各自的辉煌。

课堂上,同学们昂着头问杨京辉,“霍去病最后真的把凶奴打跑了?历史上凶奴灭亡了吗?……”

“凶奴一路向西,最后定居在了莱茵河畔,成为一方帝国……”,孩子们被带到了一个从未触及的领域,看着杨京辉的脸满是崇拜和尊敬。

……

孩子们听完课后回家有的向家长转述,很快李家洼村全体村民都知道学校来了位新校长,不但年轻而且学问大,孩子们崇拜喜欢他。

裴红霞和史宝玉在此期间偷偷趁放学的空档抓住两位同学问了问她们不在时的情景,同学们的回答让她俩倍感失望,同学简单的说了句听杨校长讲课大家都不困,不知不觉就下课了。二人原本准备瞧瞧热闹,结果发现到头来事与愿违,不但学生们认可杨京辉,现在村里人都知道了这件事,虽然这件事杨京辉一直没有评说些什么,但局面己经不是自己能掌控的了,没有把杨京辉弄成措手不及,而变成自己是可有可无的了,长此以往的后果恐怕会是变成被忽视的存在,于是相继回学校销了假,裴红霞抹不开脸,放不下尊严,没有和杨京辉说什么,自己备了本新华字典,每次都认真备课,遇到拿不准的字和事就查一查。

史宝玉则先把学委叫来问了问自己不在时杨校长是如何教课的,学委是个小姑娘纯真的把杨校长如何标准话发音,如何启发大家广泛思考,如何对待每一位同学都一一讲来,史宝玉这才发觉,自己原来成了井底之蛙己有这么多年,少不得当下改变,先是向杨京辉诚挚地道了歉,而后时常变得虚心向杨京辉请教起来。

临近五一时杨京辉召开了第一次全体教师会议,会议决定将每周五的下午确立为统一学习时间,学习两个内容,一是交流教学心得,二是每周的阶段总结以及下一周需要准备的工作。第一次会议效果出奇的好,出乎杨京辉的意外,老师们都很坦心的分享自己的心得,有的甚至能从学生的提问中得到一些启发。轮到杨京辉发表意见和观点时,讨论会变成了新闻发布会,原本预计能开一个半小时的会,最后散会时竟然开了三个小时。裴红霞对杨京辉说,那个……小杨校长,我为上次的事真诚的道歉啊,我年纪大,你这么年轻又是领导,你批评我,我脸上挂不住啊,咱对事不对人,今天这会我觉得开得有必要,质量高,收获大,以后还希望杨校长多多指教……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