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长得像陆东升

姐姐和杨京辉相差了5岁,因此在小时候,妈妈忙着时,都是姐姐在带他,所以杨京辉和姐姐的感情非常好。

姐夫和姐姐一样都在过马乡学校教学。姐夫的言语不多,总是一副乐呵呵的样子,人很厚道,也很孝顺,家里的一些活不待父母吩咐,基本全包了。所以杨京辉很尊重姐夫。

午饭妈妈准备了一大桌,把杨京辉带回来的烧鸡撕了,做了一个青椒炒肉、一盘炸鱼干、一盘蒜泥黄瓜丝、一盘木耳炒肉、一盘炸肉段。启开了西风烈,包的是芹菜馅饺子。一家人其乐融融的吃着。相互间满是关心体贴与浓浓的亲情和爱。

杨京辉很是舍不得这家的温馨,但第二天还要上班,不得不乘车回去,临行时妈妈给他带了罐芥菜丝炒肉和一罐咸黄瓜炒鸡肉,还带了一包烙饼。告诉他不要心痛钱,和同事好好相处,少说话多干活,不要发牢骚。杨京辉一一应下,上车时一家人都来送他,临开车前,姐姐想起件事告诉他,这段时间有个叫苏映蓉的女孩子打到中学电话,问杨京辉工作的消息,叮嘱他有空给人家回个话。

回到宿舍,杨京辉觉得有些累,就躺在床上休息了一会,这阵子刘壮壮没再和他女友吵架,一直忙着他的结婚,偶尔还会回宿舍住几天,今天也没有回来。休息了一会,杨京辉想起是周末镇政府浴池该开了。拿上洗潄用具去洗澡了。

浴池人不多,也就三四个人在淋浴。等杨京辉脱了衣服到大池子里躺着泡澡,那些人就洗完离开了,刚一下水时杨京辉还觉得温度挺高,泡了一会就渐渐适应了感觉到舒服极了,全身的毛孔都张开了,身心得到无比的放松,在水中杨京辉像孩子般挥动着双臂,双臂搅起的波浪在水中翻涌,一浪一浪的侵袭着水中的身体轻柔的痒痒的。杨京辉想起了留言册上的话,想起了在临行时姐姐转告他的话,眼前浮现起那个俏丽的面容来,回忆起了与苏映蓉在大学时的点点滴滴,回忆起了那个黄昏时分在结束学校广播播音后他们在树丛中散步,在浪漫的月光下,他们生涩的接吻。苏映蓉的头发柔柔的,随着轻风不时拂过杨京辉的面庞,痒痒的,柔柔的……杨京辉感到体温在上升,热水全都浸到身体里去了,身体的某处在膨胀,要怒放,慢慢的不自主的手就按在那处高点上,在水下轻轻捏着揉着,上下套弄着。不由自主的绷直了双腿,那个位置越来越痒,需要速度与力量。像山顶有一朵娇艳的花,散发出耀眼的光茫,吸引他不由自主的向上攀爬。。。。。。终于登上了顶点,采摘到了那艳丽的花朵,杨京辉急促的喘息着,如释重负。水中升腾起一团团乳白,慢慢飘散了。

仿佛有人进来了,杨京辉红着脸,平衡着呼吸,回头看看并没有人。慢慢从池中站了起来,来到花洒下淋浴,观察着自己青春的身体。洗好之后,杨京辉来到更衣间,意外的看到了陆书记。

陆书记正往身上穿衣服,杨京辉不由大迥,难道刚刚自己激情时刻身后真的有人,陆书记看到了吗?会不会觉得自己很龌龊,不由脸上阵阵发烫。

只好硬着头皮打招呼,“陆书记也来洗澡了,什么时间来的?怎么没看到您?”

陆书记微笑的看着杨京辉,“来了好一阵了,浴室里雾汽太大,其实我也没看到你呢。哎洗过以后真舒服哇,好好休息休息,以更大的精力开始新一周的工作。对了来兴安镇有一周了,工作怎么样了?适应了?”陆书记满是关心以长者慈爱的目光注视着杨京辉。

杨京辉不由收回胡思乱想,正襟回答,谢谢陆书记的关心,工作上同事们对我帮助很大,我一定好好工作,不辜负陆书记的期望。

二人穿好衣服向宿舍走去,陆书记提议去杨京辉的住处看看,杨京辉不由受庞若惊,快步带领陆书记回到宿舍,请陆书记坐好后为陆书记倒了杯水。

陆书记打量起杨京辉的陋室来,杨京辉住在里面靠窗的一头,蓝白相间的格子床单,朴素而简洁,床头挂着杨京辉的白t恤,枕边放着本书,陆书记拿起来看是路遥的《平凡的世界》,陆书记随手翻了几页,对杨京辉倍感亲切起来,引以为知己的样子,“小杨你最近在看这书吗?真想不到你这样的年青人竟然能沉下心来看这样的著作。杨京辉本来就很喜欢书中孙少平,常常为孙少平与郝红梅的感情感到惋惜,一听陆书记也看过这书,遂与他探讨起来,二人为书中人物的悲欢离合唏嘘不己,相互交流着自己的观点,不知不觉中天渐渐晚了下来。

杨京辉的肚子不适时的响了起来,这才想起二人说了许久的话,晚饭都还没有吃,便对陆书记说,陆书记,看我聊到感兴趣的话题就忘记了一切,走我请您喝一杯去。陆书记连忙推辞,我哪能欺辱你一个刚参加工作的孩子呢,好坏不说我工资也比你高呢。这么晚了食堂肯定没得吃了,镇上许多饭店我去也不太适合,再说即便是吃饭也得我来呀,我哪能欺辱你一个刚参加工作的孩子呢,好坏不说我工资也比你高呢。买两包方便面去我屋煮去?此时的陆书记俨然不是了领导,只是一个老大哥一样。杨京辉笑道,今天我回家去了,还带着饼回来哩,书记您不嫌弃的话,咱俩吃饼?陆书记说好,于是杨京辉为二人各自倒上一杯开水,打开了妈妈给他沙布包,一层层沙布打开,那饼清淳的麦香味就溢了出来,原来这饼不是油饼,开水烫面和制,两个饼胚间刷油后撖成一张饼,放在锅内会鼓起大泡,两面烙成微黄的小泡就熟了。吃饼时可以一撕为二,抹上酱汁卷上葱丝、肉丝很是可口,即不会像油饼那样腻口,还有浓郁的小麦清香。但今天只带了饼回来,没有葱丝,杨京辉想起了两罐小菜,就都启开了,拿起一张饼一撕为二,一张上面卷的是芥菜肉丝,一张上面卷的是咸黄瓜鸡丝,请陆书记品尝。陆书记接过吃了后赞不绝口。说“小杨你看,这不比上饭店强多了吗?”,一再说好吃,自己又动起手来。杨京辉笑道,恐怕这样请大书记吃饭也是前无古人了。陆书记没有答话,只是一边吃饼一边笑看着杨京辉,那一瞬间,仿佛面前站的就是年轻时的自己。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