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二章-又见苏映蓉

人生总是这么奇妙,有些人明明想忘却,想从记忆里删除,却总会让你意外的遇见,苏映蓉对于杨京辉就是这样的人,明明想忘记,心里却总会有个位置为她驻留,一年多没见,不用刻意去想念,有些时候也会触景生情般不由自主的想起她。特别是自己被调到李家洼村这一年,有时代课讲到某一篇课文,这一篇课文在师范校时曾经被当作范文让大家轮流来讲,就会不由自主的想起她,想起和她在一起讨论如何自信的登台讲解,如何抓住台下人的心理,引导他们的情绪跟随着自己的思路……

一年多没见了,她的脸有些圆润,头发短了,举手投足间一投成熟的韵味由内而外的散发,但为何她的眼神有些躲闪,她看向自己的眼神不会定下来超过五秒就又不知闪躲到了哪里,她的眼神里看不到幸福与自信。

“好巧,你不是应该在宁城?,怎么会来这里?”杨京辉问道。

“是啊,真的好巧,我偶尔有事情要来办,路过,只是路过”苏映蓉的眼神闪躲,似乎不愿让杨京辉真切的目光窥探。“你来江川是?”苏映蓉反问。

“我来报考公务员”,咨询一些报考事宜。对于苏映蓉的闪躲,以及如此巧合的出现在江阴人事局,杨京辉不愿去猜想了,既然成为了陌路人,既然人家不想和你讲,何必继续纠缠,或许她真的有什么事情要办呢。

“你还好,要办的事情办完了吗?接下来还有别的什么安排?”杨京辉问道。

“那个……我还有别的事要办,你忙你的去”,苏映蓉欲言又止。

“好,后会有期,你多保重”,目送着杨京辉的身影消失在走廊尽头。苏映蓉黯然神伤,刚刚自己多么想和他多聊一聊,多想告诉自己没有忘记他,多想告诉他自己有多思念他,多想告诉他自己要离开宁城……自己这是怎么了,曾经那么坚毅的决定终究是错了吗?苏映蓉背靠着墙无助的缓缓滑落蜷蹲在地上,没有任何依靠。

杨京辉摇头感慨人生无处不相逢,去新华书店买了些模拟试题,还是会忍不住的再去想想苏映蓉,本以为不会再有交集的两个人,看到她的眼神还是忍不住想知道她究竟遇到了什么。

即然到了江川,离赫继权大哥在的望江也很近了,杨京辉决定去看看那个对他关爱有佳的赫大哥,从江川坐车不到半小时就到了望江,望江虽然与海城同隶属江川管辖,但望江是县级市,经济发展也海城要好,市区比海城县要大一些,街道宽广平坦,甚至还有一些品牌专卖店、肯德基等连锁店的身影。

记忆中赫继权大哥告诉过自己是在这里任职副书记分管政法,于是杨京辉就去了望江市委办公楼,进了市委秘书室一问,才知道赫继权己升职做了市长。

大哥,市长?杨京辉不由得傻笑了起来,人生真是处处充满了奇迹,即然会遇到意想不到的苏映蓉,赫大哥当市长有什么可稀奇,只是赫大哥这升迁速度也太……,继续如此下去不得进中南海了?想着想着不由自主的又是傻笑,那秘书看着杨京辉怪怪的神情,问道你没啥事儿。

杨京辉问清了赫继权的办公室,高兴的去找赫继权,赫大哥会不会向我摆官威?我来看他可是给他一个意外的惊喜?他会高兴吗?此刻他会在做什么?他还会给我一个拥抱吗?还是端正的坐在办公椅上端起了架势?……没几步就快到赫继权办公室了,浮想连翩中的杨京辉被人叫停了下来,原来是个秘书,他问杨京辉何事,又道赫市长不在家,出差了,杨京辉倍感失落,再次核对了一下赫继权的手机号,那个秘书警戒般的看了看杨京辉,不过既然杨京辉都有赫继权的号码,显然不是上访群众。

杨京辉失落而归,回返的途中,呼机响了,杨京辉按下信息查看,是陆东升发过来的,告诉杨京辉省里统一招考公务员,县委办拿出三个名额,希望杨京辉最好能够报考,叮嘱杨京辉要好好准备。

回到学校后,杨京辉接到了张可的信息,好久没有这小子的消息,杨京辉去村队部给张可回播了一个电话,电话中张可拉开了话匣。他告诉杨京辉现在就读于x美美院,专业主修动画,兼选了雕塑专业,他觉得动画专业以后可以专攻动漫市场,目前这方面专业很热,会很有发展前景,而选择雕塑专业是为了增加自己的立体空间美感。他报怨杨京辉这么久了也不打个电话,连赫继权都因为那个舅舅老师的缘故看过他,杨京辉却没了消息,让他很是不爽,他又问询了杨京辉现在的情况后,开始和杨京辉聊起了家事,他抱怨家里的人都太过自私,他还是怀念小时候,那时一家人团团圆圆的,很美满,姐姐和他两人围在爸妈身边很是快乐,后来一切都变了,一个人出现了,妈妈和爸爸大吵一架,妈妈说爸爸卑鄙,不该用欺骗的方式留住她,她本以为会和爸爸相伴到老,但爸爸的欺骗让她不能容忍,姐姐和自己只是在哭,妈妈什么都没有要,毅然离去,爸爸一瞬间仿佛苍老了许多。姐姐从此变得不爱说话,姐姐恨妈妈的绝情,恨这个家,所以长大了大家都为了自己更好的活着,选择了离开。

杨京辉听个一头雾水,张可把杨京辉当成了亲哥哥一样,可自己对他家却还不够了解,只好认真的做了一次听众,不时的出言安慰张可,最后还许诺将来有时间会去探望张可,才算解脱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