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三章-元宵夜会

一元复始,万物更新,寒假一放,杨京辉就难得了清闲了起来,不同于以往刚上班在镇里当秘书那会儿,这个寒假也给了杨京辉充分复习和与家人团聚的时间。公共基础知识那一本书杨京辉几乎倒背如流。这期间海城县人事局通知将在3月初进行公务员报名,仍旧是一家三口的春节,电视机里播放的是中国老百姓都会守候的年夜饭“春晚”,喜庆归喜庆,但杨京辉己对这个播出十几年的节目感到厌倦,人越来越多,一首歌五六个人唱,倒是越发让人怀念刚办春晚时一个明星唱几首歌的情境,守候着赵本山和范伟的出现,范伟头带一个浴帽般的花头巾包头,赵本山依旧一套中山装前进帽的打扮,一家人看得会心的微笑,那个叫小辣椒跳了一段火辣辣的舞,让杨京辉感到印象深刻。

妈妈比较严肃的向杨京辉提出了个人问题,希望杨京辉的另一半早点出现,早日了结终身大事,好让自己提前抱上孙子,杨京辉微笑不语,妈妈在水饺里包了一枚硬币,说谁吃到了新年就会大吉大利,新年的愿望就会实现。

杨京辉吃到第二个饺子时就被咯到了牙齿,舌头轻轻推送一枚硬币掉落在手心,妈妈甚感欣慰,忙问杨京辉新年许下了什么愿望,爸爸说愿望不能说出来,和生日愿望一样,存放在心里就会实现。杨京辉逗妈妈开心,道我许的是早日给你领回来儿媳妇,让老妈得偿心愿。其实杨京辉许下的心愿是一祝父母身体健康,二祝此番考试能够如愿,三祝所有关心他的人平安快乐。

初一饺子初二面,初三的合子满家转,初四咯饼炒鸡蛋……妈妈的食谱总是按照规矩来,永不会乱来,一直忙活快到十五了,元宵是现成的应当不用自己作了,杨京辉觉得再吃下去,自己该成汤圆了。想想该出去走走了,于是乘车去了江川。走之前给张小梅传了条短信,张小梅回复在百货大楼见。

下了车杨京辉往百货大楼方向行进,街上行人越来越多起来,有些小商摊摆到主街上来,城管也没有去清理,有卖糖葫芦、糖炒栗子的,有卖冷烟火的,还有卖一些莹光饰品的。百货大楼的门前人来人往很多,却没看到张小梅的身影,杨京辉只好等了一会儿,年轻人越来越多,成双成对的情侣,仨伍成群的小青年,又等了一会还未等到张小梅,杨京辉寻了一个电话亭而去,刚走了几步,有人在后面拍了他肩膀一下,杨京辉回头一看,不是张小梅,一个高他近一头的大男孩调皮的笑着,原来是张可,张可问道,“这么巧?你来看我吗,杨大哥?”

杨京辉不好回答是或不是,正在两难间,张可从身后拉出一个人来,“原来你是来看她的,重色轻友,好色之徒”。

张小梅脸冻得通红,有些害羞的出现在杨京辉的面前。

“你……你们”,随际恍然大悟。

“是呗,这是我姐,我是她弟,你看我们长得像吗?”,张可调皮的问。

杨京辉不由感慨世界之小,张小梅说,是啊没想到小可还和你认识,你一到时我们就看到了,小可说他见到一个熟人要过去打声招呼,我一看原来是你,想不到不用我介绍了,你们早就认识了?

杨京辉想到张可是在他去宁城找苏映蓉时认识的,不由尴尬起来,没再说什么。

倒是张可没心没肺特别开心的样子,“嗯这样挺好,不错,这下可真的好了,不久的未来是不是准备当我姐夫啊?老实交待,你有没有这个雄心壮志?不过你得先让我高兴起来,我同意也很至关重要哦……”。随际手臂便圈上了杨京辉的脖子,假作去嘞杨京辉脖子的模样,惹得张小梅直呼他别没个轻重。张可取笑姐姐,“还没怎么样,就心疼上了”。

仨人向前走去,张可说要吃糖吵栗子,杨京辉便去路边摊买了回来,栗子刚炒出来的,用牙轻轻一咬圆润的栗仁就脱壳而出,内膜脱得干干部净净,嚼在嘴里甜糯糯的。

一会儿张可又要吃糖画,那糖老板将熬煮好的糖汁画在一个刷着油的玻璃板上,等糖冷凝后,轻轻撬动,就画好了一个糖画,张可让那老板画一个蝴蝶,那老板依言画了,他又让那老板再画一个梅花,那老板照样做了,末了他让那老板画一个忍者龟,那老板说不会了,于是他接过老板手中的糖汁自己倾倒画出了忍者龟,张小梅怪他顽皮。

锣鼓敲响了,一队队秧歌扭了过来,有挑着花篮的,花篮里都点着蜡烛;有带着假头套扮大头娃的,于是孩子们指指点点,那扮着孙悟空的扛着棒子大摇大摆走到孩子面前,呲牙咧嘴扮鬼脸做怪相,把孩子吓得往后直躲,踩在高跷上面的猪八戒扛着钉耙把长长的猪嘴直往孩子面前拱,惹得孩子掏出鞭炮燃放起来赶他走。

热闹的大街行人如织,秧歌看罢之后,仨人又聚首到一家鸭血粉丝店去喝鸭血粉丝汤,汤很清鲜,鸭血煮得恰到好处,咬起来感觉到脆韧,鸭肠也韧劲十足,再滴上红油,暖暖的吃下去很是舒爽。

又过了半个小时,开始燃放起了烟花,气势浩大的水帘瀑布从天而下,似银河移落到地上,或高或矮的礼花依次燃起,天空中绽放起了大朵金菊,紫柳,还有一串串飘飞的红灯笼,有人开始放飞起了孔明灯,孔明灯越飞越高,像人们给天上新种上去的星星。火树银花的夜空下,张可挤在杨京辉和张小梅的中间,他高高的个子,左边揽住张小梅,右边揽住杨京辉,不时的惊呼他们看这看那,张可的身后,两个人的手慢慢靠近,然后紧紧握在了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