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九章-突发之难

海城县盛产两黑“煤炭和石墨”,行政区域内大大小小煤矿300多家,且分布比较集中,多数都集中在海城县西部的西岭乡,到了冬季,大大小小的运煤车量在白雪的映衫下,形成一道独特的景观,西岭乡挖出来的“黑金”直销出去,可以为海城县每年贡献gdp的30%,如此巨大利润之下,较大的煤矿都比较有靠山,或是有县领导在背后支持获干股,或是有县领导找个亲戚在那支撑门面,真金白银的付出控实股,所以对于煤矿的生产,只要不是人命关天的大事,海城县的领导几乎达成了一个默契的共识,不过份关注。

下了第二场雪后,江川市安委办下发了一份关于安全检查的通知,要求各地认真检查排除一切可能发生的安全隐患,做好春节前的安全防范检查与宣传。依照惯例,梁宝民组织县级领导大家大车小辆的下乡视察走方安全去了,出发前常委秘书早早就把电话播了过去,“梁书记要去视察安全生产,一定要做好迎检工作”,来到梁宝民负责的一家煤矿,检查完下井登记记录后,梁宝民又来到井口的通风口,检查风扇运转情况,矿主伺机给梁宝民发厚大的棉手套,梁宝民接过手套戴上,握了握有东西藏在里面,索性也没去说破什么,电视台记者及时的跟在后面做现场报道,“日前,县委书记梁宝民轻车简从,到xx煤矿检查煤矿安全生产,梁宝民认真检查了煤矿生产日志,详细察看了矿井通风设备的使用情况……”,随即梁宝民又来到煤矿大门前,以煤矿大门为背景,电视台为其采录同期声,梁宝民道,“为认真贯彻江川市下发的xx文件精神,海城县所有的县领导全都责任到位……坚决抵制……发现一例,查处一例,决不姑息……”,还义正言辞的说了几句严密防范排查安全隐患之类的话语,县电视台记者便回去制片了,新闻晚上将是头条,届时也将会向江川电视台报片。上车之后,梁宝民把手套放进了包里。

……

12月26日,西方的狂欢夜,海城县的一些新潮小青年也都赶着时髦儿宿夜狂欢,大街上聚集着欢庆的青年,拿着啤酒当街做饮的,三五成群,互相搭着肩,或是燃放焰火的,这一天除了是节日看起来和平日没有什么不同,晚上8:00县委办紧急通知全体第一时间赶往单位上夜班,“看来是出大事了?”,杨京辉寻思着。

办公室的气氛很压抑,江景文告诉杨京辉晚上6点钟时成鑫煤矿爆炸了,现在死伤不明,领导们都赶往现场了,让大家待命呢,估计江川的领导也都要往这赶了。

成鑫煤矿现场,梁宝民心急如焚,年关岁末,元旦春节将至,江川又刚下发过安全检查的通知,在这个关键时刻放了这么大一颗“卫星”,真特么滴点背啊,虽然安全责任问责县长这个行政官员,但做为书记,事故势必会影响到他的升迁。海城县的县领导都聚集在成鑫煤矿现场,救护车,消防车都在待命,事故原因初步判断是矿主为了节约生产成本,关闭了通风风扇,导致矿井内瓦斯浓度超标引发爆炸,事发时有两名下井人员逃生成功,但后背被爆炸产生的热气流轻度灼伤。

安平市的专业救援队赶到后,救援才真正展开,而据那两名生还矿工说,除了他两逃生,井下被困矿工x人,生死不明,但如此规模的爆炸,恐怕生还希望不大。

晚9点,江川市市委书记、市长、负责安全的副市长,江川市委宣传部、江川市外宣办、江川市新闻媒体都赶到成鑫煤矿,在煤矿的办公室召开了紧急会议,现场办公的结果是海城县警方己控制住了煤矿矿主,冻结了矿主在各银行的存款,同时将事故报告省安委办,省安委办派出专家尽快认定故事类别,要求江川市本级媒体展开正面报道,从江川市、海城县全力开展救援,积极救治生还者,组织安排善后等方面进行报道,争得舆论主动权,留下了江川市委宣传部副部长和外宣办主任坐阵,以迎接应对域外媒体……。

第二天凌晨3点,省安委办派出的专家等人陆续赶到事故现场,陆东升电话通知留守在家的江景文等人去军用品商店购买军大衣、手套等物资,因为省市领导陆续到来,得穿军大衣御寒。

江景文只好一大早去军用品商店敲门买大衣,随后带着杨京辉等人赶赴到救灾现场。陆东升一夜未睡,眼里布满了血丝,江川市领导开完现场办公会后便己回返,梁宝民等县领导也回到家中休息,以应对接下来不知多少天的救援和善后。

亮天后救援进展终于加快了速度,安平市又派出了一组专业救援队,安平市是省内有名的煤城,所以救援队是省内乃至国内最为专业的,两组救援队一道推进,随着遇难矿工遗体被找到,救援宣告结束。

接下来将转入陪偿,及安抚遇难矿工遗属等善后阶段。省安委办专家最终认定矿难系矿主违反安全生产规程,善自关停通风设备导致瓦斯超标引发的爆炸,不存在监管不到位的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