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节过后,县委办进行工作调整,陆东升找来常委秘书何劲松,和他一番委婉的谈话,说这些年他任职常委秘书尽职尽责,服务市委常委们,特别是几届县委书记劳苦功高,领导班子研究决定让他松缓一下压力,协助高强副主任分管车班,下一步召开常委会时全力以赴争取为他研究个好的前程和去向。

何劲松担任常委秘书多年,自是不傻,那一次夜间暗访,竟然连自己这个常委秘书都被溜了边,他己经意识到没有得到领导的信任,陆东升如此这般委婉的交谈,相当于给了自己以尊重和一个足够的台阶可以顺势而下,分管车班还是比较实惠的,外面的朋友难免会求到自己帮忙请用个车辆,说句到家话,车班里加油,车辆维修也是个相当油腻的肥缺。便没再言语什么,爽利的接受了陆东升的人事变动。

杨京辉就是经过县委办领导班子集体决定转任了常委秘书,对于杨京辉来接任常委秘书,有人联想起了在兴安时杨京辉曾是陆东升的下属,县委办一把手决定的人一安排,有些人心中不平之余,反倒生出且看好戏的念头,因为常委秘书表面风光,伺候好了领导会平步青云,伺候不好者,就会被及时的以任何理由谪贬,眼下的何劲松明显就是后者。

因为县委书记一职变动,原本过了元旦就该召开的全委会,就一直拖到了年后,而全委会不召开,其他的会议都譬如人大、政协两会,政府工作会,经济工作会,农村工作会等各类会议都无法召开,这些会议要贯彻落实全委会议精神,要围绕全委会议确定这一年的发展思路。

赫继权上任后的首次全委会,是彰显其执政理念的会议,他没有和政研室说如何执笔,因为第一次常委会时他曾经给各位常委部署过一件任务,“不需要长篇大论,不能要秘书代笔,你觉得海城怎么发展,有何优势而言?……”,按照他要求的时限,这些常委都交了卷,他很想看一看这帮常委到底有没有责任和担当,看看谁是秘书代笔,谁是真心为海城发展而忧虑。

9份稿纸手写的答卷,赫继权看后陷入沉思,甚至有些愤怒,就是一潭死水,保守至及,且不说是不是秘书们代笔,只看内容,倒真的是守土有职,难道是位置决定思维?海城县优势是两黑,两白,煤矿贡献率高,建议煤矿企业加快恢复生产;海城县剩余劳动力较多,建议可以实施劳动力转移……

赫继权叫来了陆东升,把9份“答卷”交给他,让他安排政研室不要受“答卷”的约束,大胆的去想,分析海城县的优势,拿出一个有改革意义的报告。

走廊里响起了一个人激动的声音,“县委是不是**的县委,**是不是要为人民服务,我是人民,我要见县委书记,你凭什么拦我?……”江景文、迟东强等人阻拦着那人不让他打扰赫继权,那人情绪越来越激动,声音越来越高亢,陆东升要把他引领到自己办公室,那人一看陆东升的办公室的门牌,道,我不见你,你是县委办主任,找你也解决不了事情,我要见书记,这事儿只有书记能解决。

杨京辉的常委秘书室紧挨着赫继权的书记办公室,他也早听到了那人在走廊里大声喧哗吵闹,本也想过去帮助劝解,待看到陆东升出面相劝,便没再上前,留在办公室门口观望,那人有些过份,执意要向书记室冲撞,杨京辉出面阻止,“大叔,您先平缓一下情绪,就算你有天大的冤屈,咱也得按程序办事不是?您情绪这样激动,这是办公场所,即使您诉说了委屈,不也打扰到公共秩序了?追究起来要承担治安责任的,我是常委秘书,您的情况我梳理一下,向书记详细汇报,您先和我说好不好?”。那人刚待说,向你汇报个屁,你一个小秘书还能办了书记的事儿了?我连县委办的主任不告诉他,我能告诉你?

杨京辉脸色一沉,做势播打电话,“公安局吗?,这里有人冲撞书记室,打扰正常办公,麻烦过来办理一下……”,那人一听要叫公安局过来,便泄了一口气,道,小子,行啊,官匪一家,蛇鼠一窝……。

杨京辉知道他在生受到阻拦的气,便也不和他计较,您该骂也骂了,该发的火也发了,我知道您肯定受了委屈,您不说我们哪能知道,即便您见到了书记,不也得把事情说清楚,由我们来核实再做出进一步的协调处理不是?

那人看杨京辉如此,只好退而求其次,那你先别让公安局来,我就和你说一说。杨京辉便作势播了号码,道,“公安局吗,我是县委办,刚才那位同志情绪平复了,对……对,不好意思哈。”

这人这才心地平复地向杨京辉说起自己要反映的事情来,6年前县里鼓励治理荒山、荒滩时,他承包了荒山,按照当时签下的合同包期将是50年,今年xx村村委会以……。

杨京辉听后也很气愤,只是前提如果他反映的情况属实的话,他问那人索要了承包合同,留下了电话号码,请那个人在办公室里稍侯,去向赫继权汇报。

赫继权听完杨京辉的汇报后,道,你让那人先回去,告诉他两天后给他答复。杨京辉将那承包合同复印之后,原本返交给那人,告诉他两天之后再来。

赫继权叫来了陆东升,安排核实事件的真像,告诉陆东升如果事情属实,谁犯的错,谁就要为此付出代价,赫继权叹了口气,是要重拳出击予以整治了。祝贵带着政研室写完的全委初稿请赫继权过目。赫继权看后,扔在了桌上,没有言语。

下午下班后,赫继权主持召开了常委会,先是进行中心组学习,他亲自讲解,根据国家当前发展形势,发展经济势在必行,虽然全省在地理位置上是国家东部地区,但就经济发展而言远不是东部地区,发展速度甚至相当于西部,很多时候面对政策和机遇,总在持观望,等待的态度,殊不知因此而错过了无数个发展机遇,赫继权讲,今后的一个时期海城县就是要紧抓经济这一主线,不要再死守着二黑,二白了,那二黑是深埋在地下的资源,如此挖掘出来不经加工,属于出售原始资源,这一代人掘了子孙的财路,且这两个产业的开采存在不同程度的安全隐患,要由有资历,有实力的大集团来进行合理开发,海城县下一步就是要找寻替代稳定的经济增长点,他要各位常委解放思想,大胆创新,不要固步自封,不要保守……。临了赫继权刻意强调了近期时有人员到县委上访的事情,他看了县长一眼,意味深长的道,“要明白,县委是确定方针,发展方略的地方;政府才是干事执行落实的地方,是解决问题的地方,不要不作为……”。一番言语其他常委们面面相觑,县长纪永海坐立不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