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四章-祝贵之忧

赫继权关于领导干部提拔任用的新政,让埋头苦干的人看到了坚守的希望,也让一些倚仗人脉靠山的人无比心荒。这一部分人里就包括了县委办的祝贵,本来运作得时机己经成熟了,梁宝民都对自己表态了,过了春节常委会上一定研究祝贵,让他担任卫生局长,却未曾想人算不如天算,出了矿难,非但开不成常委会,连梁宝民都被平调回江川任了个不前不后的农委主任。眼下又传出来要公选领导,那样一扩大范围,自己的希望不大。

祝贵觉得还是得给梁宝民打个电话,“梁书记您好,哎,对……对,是我,还是习惯了叫您梁书记,一时半会儿也改不回来呢,还是觉得叫您书记亲呢,……哈哈,嗯,刚忙完全委会呢……寻思过段时间专程去看您……有个事儿,还得请梁书记您帮忙呢,您看这事该怎么办才好呢,祝贵感到很困惑呢,嗯……嗯,对啊!好,好的,那就拜托梁书记了,祝您工作愉快,过些天我专程去看望您,嗯,好的,好的……”

放下电话祝贵照着镜子,整理了一下头发,确定神态妆容没有什么差错,平复了一下情绪,去见党群书记兼组织部长李子臣。

祝贵走后李子臣回想起了去年祝贵来找自己汇报工作时的情境,那天的祝贵看起来格外真诚,一番讲述自己的奋斗史之后,言外之意是自己在县委办工作了十年,想换换工作环境,攒着一股子劲想到一个地方好好做点事儿,于是李子臣便问祝贵想去哪里,祝贵说觉得卫生局比较适合自己,因为卫生局的江局长明天正好到任,当然这后一句是祝贵心里说的,然后他便求李子臣多费费心,帮帮自己,将来一定好好努力工作,不辜负领导的厚望,临走时祝贵给李子臣留下一个厚厚的信封。

而去年的十一月时自己曾经和当时县委书记梁宝民有意无意的提到过祝贵,梁宝民对祝贵印象颇好,说祝贵是办公室的大笔杆子,工作多年嘱咐自己有合适的位置考虑予以提拔重用,当时自己试验着问了问来年有三个位置的主官即将到任,一位是卫生局长,一位是社区工委书记,一位是档案局长,看哪个适合?梁宝民道,卫生局,他搞过文字综合,心思会相对细致一些,比那些粗枝大叶之人会有优势,于是李子臣就明白了该如何去做。而未曾想出了矿难,眼下的新任书记赫继权目前看颇为强势,和海城县的任何人都没有关联,据说这赫书记是省领导看中下来渡金的,早晚还要回到省城,前途不可限量,海城不过是人家改革的一块试验田罢了,只看目前人家提出的这些超前的发展思路就……,再想到赫继权多次提及的选拔领导干部的改革,李子臣也陷入两难。

梁宝民犹豫再三还是给赫继权拨通了电话。

“继权书记,我是老梁,梁宝民,呵呵。还是你们年轻人好,老了不中用了……对……,那个,我就不绕弯弯了,想请你替我照顾个人,对,我不好开这个口呢,他能力、水平都很强,是有名的才子呢,对……当年那个全省推广的经验就是他执的笔,我知道……我知道继权书记有自己的用人略,所以才厚着脸皮请你力所能及的情况下给予关照,你也别太为难……”。

放下电话,赫继权很是烦恼,显然是梁宝民撤得太突然,收了祝贵的好处还吐不出来,只能厚着脸皮打自己的电话姑且一试了,这个面子还不能不给,但给得太快了,倒显不出面子的珍贵,赫继权对祝贵没什么好印象,当然这个坏印象全拜杨京辉所赐,因为刚到县委办时祝贵对杨京辉的种种打压,让杨京辉很是郁闷,所以那期间杨京辉没少和赫继权发牢骚,而自己到任之后,通过撰写全委会报告,赫继权没有感觉到祝贵的诚意,如果他真是所谓的才子,有那份能量,那他的态度让人不由置疑;而反之,只能说他是沽名钓誉。

赫继权尚在烦恼之时,李子臣来请示工作,因为赫继权只是说先行副职试水,而后再适机进行一把手竞选,所以李子臣硬着头皮来试试赫继权的态度。

“赫书记,按照咱县领导干部任用的条例,今年有这三位一把手到任了,您看?”如果没接到梁宝民的电话,赫继权一定会说干部尚需要观察,不熟悉人员暂缓研究,可想想刚接到梁宝民的电话,赫继权问李子臣,“是什么岗位”?

李子臣内心感到欣喜,这样一来,他就不用给祝贵退那厚信封了,便道,“有卫生局局长、社区工委书记和档案局局长”。

赫继权一听这三个职位,心中大概有了路数,原来祝贵掂记的是卫生局局长,其实社区工委书记也不错呢,但对于卫生局局长赫继权还是不想让祝贵如愿,便对李子臣道,组织召集县级领导和各单位一把手进行投票推荐,先把符合这三个岗位的人员名单拉出来,范围扩大一下,确定一下推荐条件包括,任职正科x年,年龄、学历都规范一下,就在今天下午进行投票。

赫继权之所以这么做,把时间定得这么仓促也是防止突击拉票,他也想透过这事看一下,这些人的根基如何,是否真得如盘龙那般错综复杂。

李子臣从赫继权办公室出来后,第一时间就告知了祝贵,暗示他自己尽可能多的拉些选票。于是祝贵中午下班没有回家,能拜访到的县领导和一把手都挨个打了个电话,拜托各位务必帮忙投自己一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