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依旧阴沉,早上一上班,孟庆红召集几名男同志开会,让各自打理完手中的活,单位要统一行动,告诉大家会后半小时出发。

杨京辉不解,肖洪海告诉他是要下村去罚款,于是各自分头准备。8点半时老葛开车,孟庆红率领几名男同志下村去了。车临开出兴安镇时,遇到了陆书记的车,孟庆红停车下来汇报工作,说计生办下乡搞人口清查,陆书记叮嘱他们注意安全,说他去县里开会。上了车孟庆红很是高兴。对杨京辉他们说,陆书记很重视计生工作,关心大家注意安全。老葛说陆书记确实是重视计划生育,连他的车牌号都和计划生育有关,尾号428,不正是全省计划生育的生二胎政策吗?4是生二胎时第一个孩子要年满4周岁,28则是对妇女的规定要满28周岁才可以生育二孩。大家听后觉得是那么点意思,于是都笑老葛说他业务精通,知识都学杂了。

车子开进了九道沟村,在一农户家门前停了下来,这家大门横梁上还拴着条褪了色的红布条,院子里晾着小衣裳,大门就是简单的在里面划了一根小木棍,孙友斌下车后就像进自家门一下,划开木棍大家一众人进了院门。

靠着这家窗根拴着一条狗,见来了生人,开始狂叫不止,惊醒了在屋里睡觉的小孩子哭个不停,孙友斌来到狗窝前,那狗就缩进了窝内,伸出半个头来,叫得更狂,叫声都己沙哑,孙友斌迎上前去就是一脚,那狗变成了哀嚎,然后竟止住声了,屋里出来个60多岁的老太太抱着还在哭闹不停的小孩,领着一个同样被吓哭的孩子。怯生生的问,你们是找谁?

孟庆红对老太太说,大婶啊,我们是查户口的,家里几口人呀?都谁在这住呀?

老太太听到是查户口的就放松了警惕,把他们让进了屋里,但心里肯定纳闷,查户口你凶什么呀?跟狗一样。就回答孟庆红,家里5口人,老伴死了,她和儿子媳妇在一块住,还有俩孩子。

孟庆红接着套老太太,问道儿子和媳妇多大了?老大多大了,这小不点多大了?

老太太答道儿子28了,媳妇25,老大4岁,小不点1岁。

孟庆红接着问那你们家户口在家吗?我们要填表用。老太太就说那你帮我抱着孩子,我给你找找。老太太进屋的空档,孟庆红对孙友斌说,女方未到生育二胎年龄,孩子间隔不够。就这两条就可以罚上线3000块钱。

老太太找出了户口,孟庆红仔细看过果然是刚才推断的结果,把户口本交给了孙友斌,回头对老太太说,大婶啊,我们是计划生育工作队的,你媳妇违反了计划生育政策,一是年龄不够,二是生育间隔不够,你家这小不点是计划外二胎,你们得交罚款。交了罚款,过后到镇计生办领收据去啊。

老太太顿时打起了哆嗦,小声问孟庆红你们不是查户口的吗?咋又成工作队的了?

孟庆红说工作队也得查户口,先告诉你后告诉你都一个样。接下来说老太太赶快准备钱。老太太看了看这几个人,孙友斌人高马大的连狗都怕他,不由泄了气,违反了计生政策也觉理亏,但钱都在儿子和媳妇那把持又拿不出钱,只好哀求孟庆红等儿子回来的,孟庆红说我们车都开来了,拿不到罚款坚持不能离村,我们在这等你儿子回来。在这空档,孟庆红打量起屋子里来,这屋子收拾得挺整齐的,看家具摆设应当能拿出钱,就眼神示意肖洪海来,肖洪海又对老太太一顿劝说,计生办的人黑脸、白脸轮番上阵,老太太有些招架不住了,最后孟庆红对老太太说,这样,我单罚你一家你肯定觉得冤,大婶你要告诉我你这村还有多少这样的都住哪,我少罚你500块。老太太一听少了500,就把村里计划外生育的一一的告诉给了孟庆红。

收到了2500块,孟庆红带着计生办径奔老太太举报的下一家而去。

清查一天,孟庆红率队凯旋而回,查处本地计划外生育10起,抓到一户超生流动人口,总共收了超生罚款3万6千元,基本都是打的白条,落款一律留的是计生办“孙”,孟庆红让老葛把其中的2万6入单位帐,其余的1万,她做主给大家分了,她自己分了3000块,给杨京辉1000块,其余每人各得2000块。她分钱时解释的理由是,她是主任,杨京辉是新来的,所以就这么个标准。

得到钱后大家都在各自盘算着如何花费,杨京辉也在琢磨怎么处理这1000块。刚参加工作时得到的安置费属于提前预支,还没有怎么孝敬父母,而陆书记对他又这么好,他也想准备报答。想到这些心里有了些算计。

回到兴安镇后,他来到一家规模比较大的商店,挑选送给陆书记的礼物,知道陆书记不吸烟,于是他就准备送陆书记酒,在众多的酒中,他一眼看中了一个白瓷瓶装的汾酒,酒标上绘的是水墨国画风格,一个小牧童骑在一头大水牛背上,手中拿着一把短竹笛,河边站着一书生装扮的中年男子,留着美须,画面远处是飘动着酒旗的杏花村。描绘的正是杜牧的那首诗景,问了问价钱90元一瓶,于是买了2瓶。在另外一组腰带、领带的柜台,他又看到了一条银灰带铁红勾绘图纹的有包装盒的领带,售价是20元,于是正好花去200元钱,让老板找了一个黑色袋装好后回到宿舍。

回去后躺在床上正寻思怎么给陆书记送去,刘壮壮一身酒气进来了,进来后对杨京辉大倒“苦水”,老弟呀,你说这婚还能结吗?这哪他妈的是结婚,简直是拿刀抢劫呀,过礼时给了1万块外加三金不算,到现在又问我再要1万块奶金钱,我他妈的买房子装修就花了4万多了,我家也不开银行的,上哪他妈地去给她弄钱去?本以为是个老师有文化有素质,却终究还是农村的风俗,这婚我不结了,他妈地让她去嫁银行。

杨京辉不由一边劝他,一边安慰他,心里充满了对刘壮壮的同情。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