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四章-不如把握现在

步出飞龙集团,朱未然去办理一些杂事,杨京辉便联系张可,二人约定在xx故址门前见,青江省省城固阳市在关东大地上历史较为悠久,有近600年的历史,和其他相类省份对比,城市规划比较合理,道路宽阔,街区相距较远,商业区分布均匀和理,其实固阳市人口要远多于相邻两省省会,但宽阔的街上车辆或是人流却不见拥挤,交通不见堵,人的心情便会舒朗起来,不会那么焦躁,连带着生活、工作的节奏都平缓下来。

杨京辉到的比较早,张可还没有到,那故址门前游人如织,都在导游举着的小黄旗带领下举着相机在拍照,故址外是一圈高高的围墙,外面是那条悄然流淌了600年的护城河,故址围墙内百年松柏似巨人伸出苍劲的手臂拥抱蓝天,围墙外同样是古松,不过比起墙内略为年轻一些。杨京辉一边看着这些古松,一边感慨每一株松的神韵,暗赞松真是一种神奇的植物,似树中的帝王,万古长青……。正在思绪飘飞之际,张可来了。

张可一上来就给了杨京辉一个大大的熊抱,杨京辉连忙示意他住手,不然“老人家受用不起”。杨京辉留意到张可还带来一个中年人,那中年人身形高瘦,目光温和落在两个人身上,微笑地看着两个大男孩打闹,张可道,“我听姐姐说了,你升官了?是不是要请我吃饭啊?用公款还是自掏腰包?我想想吃点什么好呢?……”张可在那思维跳跃起来。

一下子回头看见了那中年人,张可耸了耸肩,道看我都忘记了介绍,拉着杨京辉向那人介绍说,这是我……也是我姐的好朋友——杨京辉,别看年纪不大,现在可熬到海城县招商局长了呢。这位是……他指出中年人介绍,这位是,是我的……我的一个亲戚,你叫叔叔。。

杨京辉不好去问是什么亲戚,道了声,“叔叔好”,一行人便奔东八巷口去了,在固阳那东八巷口同样是条老街,街上云集了诸多百年历史的老字号饭店,张可说有两家选择,一家坛肉、熏肉大饼很正宗,另一家烤猪很棒,最后还是让张可拿了主意,张可说那坛肉那家还会有免费的开胃胡麻汤,很是过瘾,时间长不喝还真是想念。于是三人奔了那家饭店而去。

趁着杨京辉没留意,张可向那中年人眨了眨眼睛,那中年人略微颔首对张可的行为表示默许。

张可做主点了坛肉、熏肉大饼、拌猪耳……,一人一小碗胡麻汤,开始了午餐,张可基本成了主角,不停的问杨京辉这那那这的一些事情,问有的没的一些事情,问杨京辉最近和姐姐联系没有,又问杨京辉和姐姐是如何认识的,还问何时准备向姐姐求婚……,遇到这么彪悍的准小舅子,让杨京辉哭笑不得,可看到张可这样一个可爱的大男孩,杨京辉只好有些问题据实以答,有些问题告诉他少儿不宜。那中年人只是微笑在倾听,待到张可问杨京辉来青江的目的,杨京辉少不得大体讲述了一下招商的一些事情,因为内心里己把张可当成了家人,所以杨京辉即没隐瞒也没过度去宣染,毕竟张可是学生,讲太多自己遇到的难题徒增大家的烦恼,只是表示无论有多么艰难一定也要让飞龙飞到海城,说到这里时杨京辉的眼里充满着必胜的信心。那中年人对杨京辉印象颇好,告诉杨京辉现在各地都在招商,都想招到所谓的龙头,招到真正的大企业,目前的局面各地就好比是买家,那企业是卖家,买家一多,卖家自然就端起架势来,想要招到大商要舍得牺牲,好比你钓鱼一样,无论用出了多大的诱饵,最终鱼能钓上来才是关键,毕竟那线是握在你的手中,一番比喻让杨京辉仿佛看到另一个境界,思想上得到更进一步的解放和开化。

那中年人鼓励杨京辉招商工作不可能一帆风顺,一蹴而就,好事都需要多磨的,他让杨京辉做好持久战准备。走了之后杨京辉给张可发了条短讯,告诉他放他包里三百元钱,这次行程来去匆匆,没来得急准备什么,让张可专心读书。

返回海城的途中路过江川,杨京辉去看张小梅,张小梅在平阳区妇联工作,那妇联平时没什么太多可忙碌的活动,张小梅清闲得很,接到杨京辉的电话张小梅很开心,张小梅让杨京辉去单位找她,到了张小梅单位时,己是下班时分,其他同事早己离开,只剩张小梅杨京辉二人,张小梅收拾完材料,关了电脑和杨京辉并肩而行。杨京辉告诉张小梅在固阳去看了张可,陪张可吃了顿午餐,张小梅便向杨京辉打听起张可来,杨京辉对张小梅说还认识了她们家一个亲戚,描述了大概的样貌,张小梅微笑着问杨京辉张可是如何介绍的,杨京辉说只介绍说是你们家的亲戚,让我叫他叔叔。张小梅似是极力控制着要笑的情绪,没再说什么,骄傲的如同一只孔雀一般扬起额头,问杨京辉,“杨局长请我看场电影,现在热映的《泰坦尼克号》”。

电影果真是在热映,一连排了一星期放映档,依旧人山人海的,据说有的人看过一遍还会再去看第二遍或是第三遍,影院售票口排着长龙,到处都是电影的宣传海报,俊男美女的搭档,好莱坞电影帝国的扛鼎巨制,海报上罗丝站在船头微微伸开双臂,杰克在她身后双臂环拥着着她,给她以安全和依靠,任凭前面有多大的风浪,这一刻记得你就依偎在爱人的怀抱中。

看电影离不了买爆米花,买爆米花时,那人劝杨京辉二人再买纸抽,因为这个悲情的电影会让人潸然泪下。

电影里杰克牵着罗丝的手从高贵的头等舱跑到下等贫民舱里,挎着臂弯跳着欢快的苏格兰舞蹈,跑到甲板上向大海里吐口水,躲着罗丝未婚夫从背后打来的枪,在杂货仓杰克为罗丝羞涩的爱的写意……再到后来罗丝的未婚夫扮成女人进入救生船苟且偷生,杰克为了救罗丝在大屏幕上缓缓沉入海底,影院里啜泣声一片,杨京辉感到鼻子发酸,再看张小梅己是雨落梨花,泪水涟涟……

散出影院,张小梅尚还沉浸在电影的情节中没有走出来,她问杨京辉,如果你是杰克,我是罗丝,你会怎样选择?

好像凡是看过这部电影的痴男怨女们都会想过这个问题,用生死考验爱情的忠诚,考验谁爱谁多一些,谁比谁更爱谁,把自己与情侣幻想成为电影里的主人公一样,非要纠结于一个无论怎么回答都不会有圆满答案的问题,张小梅同样未能免俗。

杨京辉道,“没有假如,我若是回答和电影的结局一样,你会说我没认真想你的问题;我若是回答让你沉下去,我独自孤独终老,你会说我虚伪,活下去的罗丝也不过是将爱深埋在心底,另嫁他人。其实设想那些不可能存在的假如,不如把握现在”。说到此,杨京辉拉着张小梅的手,温柔的为她拭去尚未流尽的泪水,紧拥在怀中,在她耳边低语“我很珍惜你,愿意和你过一辈子,我爱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