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京辉开解刘壮壮,你别看我年纪小,但在婚姻上我认为你们还是缺乏沟通,两个人若是真心相爱,就没有什么不可以直说,要互相体谅、互相担当,多站在对方立场考虑,你看你们婚期都定下了,哪能如此把婚姻当儿戏,沟通不成,就说气话不结婚了,真要是这样,即使勉强结婚了也难保不会婚后再因为什么而草率的离婚?有什么事还是要说开的,不能你这头一有矛盾就喝闷酒,生闷气,或许人家那头还不知道你的痛苦呢,也不要把什么事都想的过于坏,过于极端。说事时不能急,多换位思考,一次沟通不了要多次沟通,你未婚妻是老师,老师要教人子弟,为人解惑传道,应当是最明事理的人。

一席话说得刘壮壮哑口无言,刘壮壮对杨京辉投以感激的目光。谢谢老弟,没想到你虽然年纪小,但对事看却得很开明,我知道该怎么做了。那我和她去沟通去了啊。刘壮壮洗了把脸出去了。

杨京辉不由叹了口气,即对刘壮壮的无能表示无耐,同时又想到了自己,婚姻对于自己来说也是早早晚晚的事,自己会遇到什么样的伴侣?会是苏映蓉那样的吗?憧憬了一会,又回到了现实。

外面天色渐渐黑了,杨京辉觉得该去是去把东西送给陆书记了。于是先整理整理仪表,轻手轻脚的向陆书记宿舍走去。看到陆书记房间亮着灯,杨京辉又折回到宿舍,拎上那袋东西。踱着脚步,慢慢的在想如何向陆书记开口,快到陆书记房间时,杨京辉听到身边屋内传来阵阵稀稀疏疏的声响,隐隐约约似有还无,这一屋与陆书记的房间隔着一间,正是乔镇长的房间,但房间没开灯,难不成有老鼠?杨京辉又仔细听了一会,声音断断续续的传来,似轻吟、似呢喃,杨京辉恍然不由面红耳赤。收回了继续前行的脚步,轻手轻脚的折回了宿舍。

闭了宿舍的灯,将房门只留下一个很小的缝隙,躺在床上却似做了贼一般,心脏扑通通跳个不停。过了许久,走廊的深处传来了高跟鞋的声音,越来越近,穿门而过。杨京辉悄悄站在窗前以窗帘遮挡,一个身姿婀娜的身影走出了宿舍大门,背影有些眼熟,一时想不起来是谁,但从那一晃三折的水蛇腰来看,杨京辉已知道了是谁。又过了好久,走廊深处传来了锁门的声音,接下来是双皮鞋厚重的声音,这时向宿舍开来一辆车,车灯明晃晃的照着宿舍的大门,顺着车灯的照耀,杨京辉清楚的看到这次走出宿舍的是乔镇长。

车灯熄灭后,走下镇里的司机老杨,他进了宿舍收发室,取了什么东西,又开车离去。平复了好久,杨京辉才又来到陆书记的宿舍。临来时顺便把夹在《平凡世界》里的那份省人口报也带上了,忐忑不安的敲了敲门,屋里传来那熟悉的声音--请进。

杨京辉进去后回手将门带上,放下带来的东西,陆书记正在看电视,演的是羽毛球比赛,见到是杨京辉,陆书记眼睛一亮,小杨啊,快来,今天怎么有空到我这了?最近工作还顺利吗?

每次陆书记见到杨京辉都是这么关切的问候,杨京辉不由心中一暖,随之就被感动得一塌糊涂的,马上回答道,“工作还算顺利了,谢谢陆书记的关心,这不想我来就是想向陆书记汇报一下我的工作呢”,说着就拿出了那份省人口报递给陆书记看,神情羞涩又满怀期盼。人口报是都市晨报那种纸张,杨京辉的文章就刊发在已经折好的二版居中醒目的位置,所以陆书记一眼就看到了那一号黑体的标题《海城县兴安镇--开展三为主服务先行》,陆书记很是激动,拍了拍杨京辉的肩,不错嘛,进入工作很快,一个月就能在省报发表文章,没辜负我的期望。说看又仔仔细细地把文章通读了一遍。合上报纸递给杨京辉。

满是真情的说了一番话,“小杨啊,可能你能感觉到我对你的期望,在别人看来会以为我和你有亲戚关系,其实你知道吗?你和我年轻时特别相像,在你的身上我总能看到自己年轻时的身影,聪明、好学、上进、谦虚……,瞧我这么一说倒像是表扬自己似的。”说着话间陆书记从床下的纸箱里拿出一本泛黄的影集,打开给杨京辉看,在第一页有一张相片,一个年轻人穿着一条肥大的军裤,上身着一件白色衬衫,清秀的面容,迥迥有神的目光,那神态活脱脱就和现在的杨京辉一样,杨京辉不由看呆了。

怎么样?小杨你看咱俩像不像?

“是很像,其实陆书记我也正寻思这事呢,我一个农村出来的学生,何德何能得到陆书记赏识?我真的受宠若惊,唯有努力工作报答陆书记的知遇之恩”。杨京辉怯怯的说。

其实最一开始只是觉得你面善,于是心里就有一种说不出的亲近感,后来的接触就不仅仅如此了,你很聪明,很上进,求知欲强,为人谦和,这些都是我关心你的原因。好了这回说开了,你也不用再猜疑了,好好工作,多积累经验,做好将来帮助我工作的准备!陆书记语重心长的说。

哎哟!陆书记惊叫,这一局怎么连丢10分呢?被人打了个11:1,比分太过悬殊了,小杨,你平时看羽毛球吗?

也看一些,但这几年中国女队成绩不太理想,近年只冲出来一个叶钊颖,但与印尼的王莲香相遇时还是胜少负多。还是太年轻了。

不过我倒挺看好叶钊颖的,瞧这阵式就看决胜局的开局如何了?陆书记评论道。

两人索性看起了电视,不时的评论着,20分钟之后叶钊颖还以颜色11:1回敬王莲香,勇夺日本羽毛球公开赛女单桂冠。

杨京辉看了看时间,觉得应当离开了,于是对陆书记说,谢谢一直以来陆书记对我的关怀与提点,今天我第一次拿到奖金,一点心意请不要推辞,说罢把东西放到陆书记床边的桌子上,陆书记板起了面孔,“小杨,你大可不必如此,你只要好好工作就行,用不着这些世俗的东西”,杨京辉连忙解释,京辉是个有恩就要报的人,就这一点心意,陆书记不要折杀我了,我一定下不为例。“好,下不为例,记住啊,小杨,咱们之间,不要被世俗的繁礼所套,下不为例”。

那陆书记我走了啊,您早些休息,杨京辉起身离去。

杨京辉走后,陆东升拿出东西看,看到杏花村汾酒,举到鼻子底下用力嗅了嗅,仿佛闻到一股浓郁的杏花香,看到那条银灰带铁红勾绘图纹的领带,赶紧拆开包装放到衣领上对镜比划起来,一脸微笑。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