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章-这才是重奖

签约仪式定在了省城的华侨大厦举行,飞龙集团此次落户到海城的项目总投资达到了7亿5千万元,包括一个禽类屠宰加工厂,一个火腿肠制品厂、熟食制品厂、骨粉厂、饲料厂……不必看各厂的加工能力,如果各厂都能建成投产,单就安置当地劳动力就可安置4000余人。

因为飞龙集团的地位,以及项目的重要性,省里主抓农业的副省长也亲临现场,赫继权的老领导,现己就任人大副主任的老领导也到会场为赫继权助威,天蓝色的签约背景板前,省、市及海城县的领导纷纷站定,共同见证历史性的时刻,海城县县长纪永海做为海城县行政代表与飞龙集团钱董事长在合同书上签字,互换合同书握手合影留念,礼仪小姐端来了红酒,大家端杯举酒庆功。

赫继权让县委宣传部邀请来了国家和省、市的媒体记者报道签约盛况。省报以整版的形式刊发了飞龙集团落户省内的消息,大大的标题“亚洲最大规模禽类加工航母正式落户xx”,站在了全省的高度,高度评价了项目的落户对于全省的拉动和示范带动意义。省电视台,江川电视台都对签约盛况进行报道。

签约仪式结束后的欢庆酒会上,飞龙集团钱董事长对赫继权道,这次飞龙集团海城项目之所以会成功,除却海城为之不懈努力的付出,你可要好好感谢感谢你这个招商局的小杨局长啊,有魄力、有胆识、有眼光、有思想,很好、很好啊……

而赫继权的老领导则对赫继权说,此次项目据说海城与宁城竞争,同省的不同城市争取一个项目,对省级而言,不在乎项目落在哪里,落哪都没出省,但对省级个别领导而言,项目落哪就有区别了,最终项目落在了海城,恐怕会有人不高兴的。叮嘱赫继权言语上要注意,不要刺激到对方,以后接触时要注意尽量争取对方的理解。

赫继权向那位副省长敬酒以示对亲临现场的谢意时,那副省长道,还是你们海城行啊,我听说宁城也和你们争呢,人家那头都准备要签约了,这肉都咽到嗓子眼了,硬上被你们给抢了过来,行,我看有这样的信念,什么样的项目你们都能干成。不过,争是争过去了,项目可要好好实施哦,不要让省里失望。

赫继权想到老领导的话,当下没有过多言语,一再感谢x省长长久以来对他在省里期间的照顾,对自己到基层工作的照顾,还烦请x省长有时间亲临海城检查指导工作。

……

对于招商局面如此迅速打开,特别是自己梦中都渴望能够谈成的飞龙集团的落户,让赫继权信心大增,自己的执政理念,一项项将会得到落实,海城将会彻底改变模样,告别过往“二白、二黑”时代,经济将结束徘徊不前,将与现代市场经济正式接轨,这里面最大的功臣莫过于杨京辉。

赫继权决定重奖杨京辉等招商功臣,不单独是他偏爱杨京辉一人的原因,而是想要在海城树立起一个导向,让大家知道招商才是事关当前全局的头等大事,谁招来了大商重商就会重奖谁。

赫继权找来李子臣,说出自己的想法,李子臣道领导干部没有这样任用的,这样的政治优待属于违规提拔,杨京辉的副科也才是今年刚提拔起来,正常应当年满两年后才提拔正科,当然如果确实优秀,以及贡献非常大,也可以考虑破格提拔,不过倒也有两种办法可以满足政治上的优待,一种情况是杨京辉现在任职是招商局副局长,履行的却是实职,可以直接任职招商局局长,但级别暂缓,等两年之后直接提职正科,这样的话名先履顺了,也不算是违规;另一种情况是更改杨京辉的组织档案,把提职时间前移,可以移成在乡镇提的职,不过考虑到他刚参加工作也就第4年的光景,即便再往前移改时间,也只能改动一年,仍然要等到一年之后才可以提拔为正科。

赫继权沉思了一会儿,想到两年之内自己应当还在这里,便安排让李子臣去办理,暂时先履行名份。发改委主任不再兼任招商局长,杨京辉独自担任招商局长,成为政府三十一个组成局之一。

赫继权随即找来了财政局长,一番商量之后财政局长领命回去制定奖励政策去了,当然这里需要招商局的配合,招商局需要确定出招商项目的额度,难易程序,财政进行核算,再参照项目投产后可以创造的效益,计算出奖励比例,此番赫继权制定的政治优待和经济奖励虽不是针对杨京辉一人,可也算是量身定做了,不过此新政确实为海城日后的招商起到了巨大的推动作用,不过杨京辉他们一行人是首批受益者罢了。

海城常委会上通过了县委组织部与县财政局汇报的关于重奖招商引资功臣的决定,按照奖励比率的计算,此次的龙飞集团投资额为7.5亿元,计算的百分比为投资额的万分之一,杨京辉作为项目主负责人,最终获得奖励7.5万元,被提职为招商局局长;朱未然获得奖励2万元,被提拔为畜牧局副局长;其余人等都有不同的奖励。

扣完个人所得税,杨京辉领到了财政奖励的资金有6万多元,想想在数月前在县委办工作时还曾经去财务室问过住房公积金购房的情形,杨京辉感慨万分,现在来看,心里不必对父母抱以愧疚了,可以凭个人的能力去购置房子了,应当连装修款也差不多够了呢,心里感到无比踏实与自豪。立即给姐姐打了个电话,告诉她一切安好,请勿挂念,同时告诉了她自己得奖金的消息,姐姐在那头为杨京辉感到骄傲,说这下子父母能更好的安度晚年,她叮嘱杨京辉要注意身体,一个人在外照顾好自己。

放下电话,杨京辉就想到了张小梅,其实这么长久以来和张小梅的关系维持在恋爱中未想终结,杨京辉心中也是在等时机,眼下时机算是成熟了?拿起电话播通了张小梅的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