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京辉约见张小梅的地点是在江川的一条步行街,省内的好多城市都在模仿省城那条全国闻名的百年老街,这条步行街同样把省城那条街全盘复制,地面有好多不规则又硌脚的大小不一的方石,街边是异域风情的铁艺灯,街道两侧则是一些专卖店和餐饮休闲娱乐场所,杨京辉在那约好的咖啡店内等候张小梅,向服务员点了杯水,不多时张小梅到了,己到了深秋的季节,张小梅穿着件铁灰色的风衣,围着条紫红色的围巾,散披着卷发,坐到杨京辉对面时带来一阵凉爽香意。

杨京辉不由得看得呆了,张小梅羞涩而又骄傲的伸出手在杨京辉眼前晃动,“没看过美女吗?怎么眼睛都直了?”,杨京辉道,“看过美女,但没看过如此绝色的美女,惊若天人呐……”,张小梅道,招了几次商,把嘴都招贫了。

杨京辉问张小梅喝点什么,张小梅点了杯原味咖啡,杨京辉诧异道,“我还以为女孩子都喜欢点一些卡布奇诺或是拿铁之类的,点原味的你不嫌苦吗”?张小梅道,“原味的咖啡才最能品味到咖啡的香浓,如同品味人生,其实苦味过后仔细回味流转在唇齿间的是甜香呢,你来试一试”。杨京辉道,“我还是喝水,相比而言,我还是喜欢茶或者是水,喝咖啡还是喝不惯……”。

二人正聊着天,有人抱着花束走进咖啡店,一个花童走到杨京辉这一桌,送给张小梅一束花,是一束火红的九支玫瑰,张小梅道,“我们没有预约这个,你送错了?”,那服务员问道,“您是张小梅女士吗?”,张小梅有些错愕,只好接过了花。那人走后,张小梅疑惑地看着杨京辉,意思是说不是你吗?杨京辉耸耸肩道,“张小梅女士魅力无法抗拒,有人送花了,假装嫉妒和委屈……”,张小梅在那花束之中发现了花卡,“我不知道未来到底有多远,只希望能和你一起看每天的日出日落,每天清晨睁开眼睛就能看到你在我身旁,嫁给我,虽然此刻没有婚戒,但我真的想要和你在一起--你对面男士”。看到此卡,就算张小梅再迟疑也知道是杨京辉的刻意安排,但她可不想显露的太过明显,于是道,“本姑娘还真是魅力无法抗拒,想和我看日出的对面男士?”,听及此处,杨京辉坐直了身体,身体略向前倾,一幅等待张小梅对自己品评的样子,但张小梅的视线越过了自己向后面看去,嘴里还在念着“想和我一起看日出的对面男士”,你说送花之人会不会是你后面那位大叔?杨京辉顿时一脸黑线……。

难得看到杨京辉吃了个干瘪,张小梅心情格外舒朗,挑剔杨京辉道,“难得浪漫一回,你都不知道把名字具全了”,杨京辉本以为设计的这个环节最后的结局应当是,张小梅接过玫瑰感动得热泪盈眶,拉着自己的双手点头答应嫁给自己,没想到会是这个版本,尚自己感到郁闷中。张小梅把手中的原味咖啡加了些糖搅匀后,用小银匙盛了一匙送给杨京辉,这就是生活,看在你第一次送花给本姑娘的份上,赏你一勺甜咖啡……。

走出咖啡店,外面起风了,看到张小梅有些冷,杨京辉便把自己的围脖取下来围在了张小梅的脖子上,杨京辉深情的看着张小梅道,“我说过的,飞龙集团的项目有了眉目之后,就来找你,我没有说玩笑话,嫁给我,小梅,我想和你在一起,想和你每天看日出日落,就是单纯的想要和你在一起,你是个好姑娘,你从未曾因我在乡镇还是村小,在县城还是哪里而待我有任何不同,总是鼓励我,为我加油;而有些话我也从未曾对你说过,活了二十多年,从未曾如此思念过一个人,早上起床的时候会想,吃饭的时候会想、走路的时候会想、睡觉和时候也会想,会想此刻的你在做什么,你是否一样在想我,而错过你我不知道我将何去何从”……。杨京辉的一番表白,让张小梅湿了眼圈,张小梅道,“傻子,即使我答应嫁你,也得问问爸爸的意见。”说罢害羞的低下了头,杨京辉紧紧的拥住张小梅,这么说你是答应了,你答应嫁给我了?我……我好开心。我们去见你爸爸,我们现在就去见他好不好?

去见张爸爸的途中,杨京辉忐忑不安,不住的问张小梅,他很严肃,会不会不苟言笑,会不会像法官审问犯人一样……

张小梅旋开了家的门锁,先进了门厅,在里面一边摘下围脖一边示意杨京辉快些进屋,进了屋后,沙发上坐着一中年人,张小梅道,“爸,我回来了”,杨京辉连忙问候道“叔叔好”,那人道,“有些时日没见了,小杨?”,杨京辉抬眼看去,那微笑的中年人不是别人,正是上次去见张可时一同见到一起共进午餐的中年人。杨京辉不由感到大囧,“那小可,小可竟然和叔叔联合起来骗我……”,张爸爸笑道,“一回生,二回熟悉,小梅也没告诉你?”,张小梅俏皮的眨眨眼,刚才路上把小杨局长紧张极了呢,“我就说我爸爸是最容易接触,最具亲和力的老爸了”,一边说着,一边撒娇似的搂着张爸爸的脖子。

张爸爸道,“我听小梅说了,你那个项目中间还有许多曲折啊,不过最后到底还是成了,你和我说说看”,杨京辉少不得把项目的情况向张爸爸做以详细的讲述,张小梅看看爸爸,再看看杨京辉,二人聊得甚是投机,张小梅的内心感到很是温馨和甜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