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二章-再遇苏映蓉

随着飞龙集团的落户,海城县的招商引资局面逐步打开,杨京辉与赫继权汇报了几次后,赫继权同意了杨京辉的建议,眼下逐渐步入项目建设淡季,这大半年总体来说,虽然招商引资取得了突破,但还是半路出家,摸着石头过河,要想招商更加专业化赫继权安排杨京辉去了国内经济最为发达的明珠市学习招商,明珠市是国内最早改革开放的城市,经过二十几年的发展,由一个不起眼的小渔村发展成为国际化的都市,好多国家的金融业都在那里建有分支机构,世界五百强、国内前一百强很多企业都在那里建有总部,在那里学习,一来可以学习到发达地区的先进理念,二来可以通过学习与当地企业家进行沟通联谊,如果能够洽谈成功,再招引落地,那将不单纯是引进大项目的意义,将实现南资北移,届时将会示范带动起新一轮的南资北移热。

电话一番联络后,杨京辉向明珠市招商局传真过去了公函,很快明珠市招商局给予了回复,真诚欢迎杨京辉去参观……杨京辉安排好家里的工作,便启程赶赴明珠,临行前报知张小梅要去明珠,张小梅电话那头叮嘱了一些事情,临了告诉杨京辉注意卫生安全,明珠市各行各业都特别发达,特别是服务业,她没有直接说破,但杨京辉懂她的意思,便向她道,会严格自律,回来后请张大小姐验明证身。

飞机飞行了六个小时后,缓缓降落明珠机场,离开家时家里气温己是零下,而明珠市却温暖如春,气温仍旧在十几到二十几度之间,与家里的晚春、初夏很是相似,街道两旁小叶榕、木棉等树郁郁葱葱,与家里的白山黑水满眼萧瑟不同,映入眼帘满目皆青。明珠市的招商局很是周全,事先帮助杨京预订好了住处,这住所不是什么酒店宾馆,而是明珠市的政府接待中心,只接待各地行政部门到明珠参观学习或是考察的同行们,虽然也收费但比起外面的宾馆和酒店却低廉许多,也安全清静许多,杨京辉带着行李箱去房间,这接待中心两个电梯间,杨京辉进了一间电梯时,另一台电梯正好下到一楼,电梯门即将关闭之时,瞬间杨京辉有个错觉,好像看见了一个熟悉的身影,他怀疑自己看错了,但电梯的门己经关上了,那人的身影分明就是苏映蓉。

……

第二天一早,杨京辉便去了明珠市招商局正式报道,在电话里沟通时杨京辉反复强调来学习的主要目的就是学习明珠市的先进招商理念,所以他坚决请求和明珠招商局的人一道工作,明珠方面的领导看他执意如此,便安排他到项目组和那些一线的工作人员先行接触。这一接触下来,杨京辉深深感到两地间巨大的差异,先不论理念,单就人员素质及分工就无法相提并论,云泥之别,这边编辑项目库的工作人员,熟练掌握两三种语言,这边做的项目书,那边同期互译就展开了,编辑的项目书完全是国际化的标准,不论项目大小,所有需要了解的信息,项目书中都能找到,一目了然。杨京辉一边学着,一边记着,虽然不能完全照抄照搬,但与海城县的实际相结合,还是有许多可以吸取和加以改进之处。一天学习下来,杨京辉认真做着整理,同时不忘记看着时间,明珠市招商局要宴请杨京辉,以对其到来表示欢迎,约好的时间晚上9点,明珠市不同于海城,在海城一般晚上下班后5、6点钟开始应酬,而明珠市是标准的大城市作息,朝九晚五,晚上9点钟,夜幕才刚刚开启。快要到时间的时候,杨京辉梳理梳理头发,换了身衣服去赴晚餐。

晚餐安排在一家粤港茶楼,明珠人虽然工作节奏较快,但工作之余人们还是延循了传统的生活习惯,请外乡人在本地一定要先吃最正宗的茶楼,说是茶楼但并不是像在家里喝茶的茶坊,而是汇聚了各类小吃美食特色招牌菜,一道道菜肴就感觉分量不大,却贵在精和多,蜜汁叉,竹笙西湖牛肉羹、蒜茸蒸元贝、焗鲈鱼、粤式肠粉、白切贵妃鸡……杨京辉都是闻所未闻,见所未见,明珠招商局的人还待点蛇羹,被杨京辉好意劝止了。一番交流杨京辉说得甚是诚恳,就是做为经济后发地区到明珠市实心实意来求取真经,同时表达有机会时回请各位明珠市的同仁,也真诚欢迎各位去海城坐客……。

回到接待中心时,时间己近半夜十二点,再有几步便行至电梯间时,杨京辉发现大厅里那个曾经以为看错了的身影,不由定下脚步,原来不是错觉,竟然真的是苏映蓉,此刻的她似是有些疲倦,靠坐在沙发上,身边没有其他人。

世界总是这么的小,即便来了万里之外的明珠市,却仍能遇到故人,比起那次在江川人事局遇到时,此刻的苏映蓉更加消瘦,头发长了,又回复到读大学时那般,她好像饮酒了,脸庞微红,杨京辉不放心她,便走了过去。

“映蓉?”,杨京辉轻声问询。

沙发里的她似乎有些迷离,循着声音抬眼看去,俄尔伸手揉了揉眼睛,晃晃头,不确定是在梦里还是现实,伸出手想要触摸杨京辉的脸庞,杨京辉把手伸向她,她便握住了杨京辉的手,虽然没有触摸到杨京辉的脸庞,但杨京辉的手依旧是那样的温暖,她便意识到这不是在梦里。站起身松开杨京辉的手,将散落的秀发揽回耳际,搓了搓脸颊,对杨京辉报以程序化的微笑,不好意思失态了,让你见笑了,一边说着,一边踉跄地拿起沙发上的手包摇晃着向电梯间走去。

杨京辉不知道苏映蓉到底这些年都发生了什么,只是觉得心里感到痛心,便跟着进了电梯间,苏映蓉道,16楼,麻烦你帮帮我,杨京辉便按下了那楼层,好巧,同住在一个楼层。

下了电梯,苏映蓉走到1616房间,从包里拿出房卡,告诉杨京辉,“我到了,要不要进来坐坐?”。

见她如此情形,杨京辉自是放心不下,于是跟进了房间,一进屋,苏映蓉就跑进了卫生间,沤吐起来,吐得翻江倒海般,一只温柔的手在她后背轻抚着,待她吐尽之后,搀扶着她坐在床上,为她递来一杯水,投了把毛巾为她轻轻擦拭。苏映蓉竟然依赖迷恋他的照顾,俄尔又想到了什么,一把推开他的手掩面而泣道,“杨京辉,你为什么要对我这么好,明明我要把你忘记了,为何你总会出现在我的世界里?”。

杨京辉没有言语,退身坐在沙发里,苏映蓉低泣了一会儿,没有听到声音,以为杨京辉己经走了,脱口而出便道,“京辉”,一抬眼看杨京辉就坐在那里,不由尴尬起来。杨京辉问道,你休息,有什么话明天再说?我应当会在明珠停留些日子,有机会再说?

苏映蓉道,“没事,不用管我,对了,我现在在云阳工作,在云阳市的接待办,这次是来这边学习的,也会在这边停留些日子。”

尽管杨京辉有许多疑问,但考虑到苏映蓉此刻的情形,杨京辉又替她倒了杯热水,转身离开。